我的量化投资生涯


(caozihua) #1

一直都挺低调,也不怎么逛知乎,无意中发现这里的同行好像还不少,也希望可以多认识一些业内的朋友。

我自己2000年加入华尔街,在数家投资银行,对冲基金公司,以及公募基金公司研究管理不同类型的量化投资策略。曾在路博迈集团,及其前身雷曼兄弟资产管理公司量化投资部任职近10年,历任资深副总裁,全球宏观基金经理;2015年底回国后任某公募基金公司量化投资部,FOF投资部总监,及其海外关系企业(香港)4,9号牌照责任官(Responsible Officer)。现任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负责量化及多资产策略。

刚开始接触投资是在90年代末的大学时期。90年代末的美国股市正处于疯狂的网路泡沫时期,带有网路性质的科技股疯涨,纳斯达克指数从98年底的2200点飙升到00年3月的5000多点。1999年夏天我在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下属的贝尔通讯研究公司(Bell Communications Research)实习,9月开学后将暑期实习赚到的6000美元工资全部投入股市,年底学期结束后资产翻了一倍,从6000美金变成了12000美金。作为一个20来岁的年轻人,立刻有了飘飘然的感觉。但随着网路泡沫在2000年开始逐渐破灭,我在同学中的“股神”传奇也随之烟消云散。半年多大起大落的投资历程让我对投资有了初步认识,心态也从初生之犊不畏虎转变成了对市场的敬畏。

2000年夏天毕业后我加入一家名叫杰富瑞(Jefferies & Co.)的投资银行,在其股票交易部任分析师(Analyst),负责协助交易员交易,提供技术支持。这段经历让我对股票投资及交易有了专业上的接触,同时也让我了解到了何为“专业投资”。 一年以后,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加入了一家名叫Millburn Ridgefield的专做期货多空交易的对冲基金公司。该公司历史悠久,从70年代开始就专注于管理期货策略。

在Millburn工作一段时间后我决定回学校继续充电,为未来的职业发展做好准备。在研究生期间,除了平常的学业,我继续在投资行业实习。2004年夏天我有幸加入了一家专注于全球宏观配置的对冲基金研究部实习。这家名为Traxis Partners的对冲基金公司由已故的投资业大老Barton Biggs创立。Barton Biggs是前摩根斯坦利投资管理部创始人,作为合伙人(Partner)在摩根斯坦利服务了40年,在创立Traxis Partners之前曾任摩根斯坦利主席,在业界有极高的声誉。

自90年代中后期,量化投资这个行业开始逐渐兴起。各大投行和基金公司纷纷开始组建量化投资团队。高盛在华尔街各大投行中走在了前列,其量化投资策略团队在90年代中成立,到2004年已经非常成功。其最大的全球阿尔法基金(Global Alpha Fund)在2007年初规模达到10亿美金,几乎是全球最大的单只量化对冲基金。雷曼兄弟在华尔街历史上一直是属于较为激进的投资银行,规模虽然较小,但一直把高盛作为主要的竞争对手,在量化投资方面也不甘落后高盛。雷曼在2004年夏天决定组建量化投资部。而我在2004年底拿到硕士学位后,作为团队第二人加入了这个新成立的部门,正式开启了我的雷曼时间.

我的领导,也是雷曼兄弟量化投资部创建人Wai Lee早年毕业于香港大学,在美国Drexel University取得金融博士之后在哈佛大学商学院作博士后研究,和高盛量化策略部的一些领导是哈佛商学院一起做研究的同学。博士后毕业后曾先后加入摩根大通资产管理(JP Morgan Asset Management)和瑞士信贷资产管理(Credit Swiss Asset Management)负责量化策略研究开发。在他的引领之下, 10年中,我参与研究管理了量化权益中的量化多头策略以及全球市场中性策略;以商品期货为主的全球商品CTA策略;以及结合全球商品期货,股指期货,国债期货,外汇期货的全球宏观战术性资产配置策略。这三种策略及其衍生是全球量化策略的主流,以规模来说几乎占据了全球量化策略规模的90%以上。从2005年初入职一直到2014年底离开,整整10年的磨练让我对量化投资行业以及投资本身有了非常深入的了解。对各类投资模型的研究和构建积累了丰富的经验。14年底,出于对职业的选择我离开了打拼10年的团队,加入了一家多策略对冲基金公司管理其部分资金,直到15年底决定回国发展。

2015年底回国后,我选择加入一家中等规模的公募基金公司作为新职业生涯的起点。这家基金公司虽然成立时间不长,但是发展迅速。加入公司后,我先后成立了公司的量化投资部和FoF(Fund of Fund)投资部,开始深入研究中国二级市场,建立适用于中国的量化投资模型。经过一年多的研究,逐渐熟悉了国内二级市场股票,期货投资。并为发行策略产品做好了准备。同时,我们的部门负责接管了公司的指数投资业务,总管理规模接近了百亿。但在17年下半年由于公司业务的需要,我被派往香港,成为香港关系企业的4,9号牌照持牌官,也因此暂时放弃了国内的业务,转往香港发展。2017年底,经过深思熟虑,我决定我的职业生涯还是应该放在国内而非香港,因此跟公司提了离职,回美国做了短暂的修整后与2018年三月回到中国加入了另一家公募基金公司,负责量化以及多资产策略。

移民美国25年,加入华尔街18年,经历了不少人生大事。911这天是永生难忘的。永远不会忘记如何从洛克菲勒中心的办公楼被全体赶下楼,在全纽约交通系统停运的情况下步行数小时回家。更忘不了在世贸中心最高三层办公的券商Cantor Fitzgerald 公司在这一天损失了2/3的员工,而我在911前两周刚去面试,很多人的脸还历历在目。08年9月15日这天也是一辈子的痛,一百多年历史的华尔街4大投行之一的雷曼兄弟轰然倒塌,从而引发了全球金融危机。而身在雷曼的我正处于风暴的中心,在一片混乱中还要保持镇定,安抚家人与客户。所幸最终我们整个量化投资部跟随雷曼资产管理部独立成立了新公司路博迈集团(Neuberger Berman Group), 业务也一切照旧。在投资方面,经历了07年量化权益“Melt Down”, 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11年的日本地震/海啸危机,12年到15年的欧洲债务危机等数次所谓的黑天鹅事件。每一次都惊心动魄,但是最终还是平安度过。

投资本身是一个反人性的事情,绝大部分不成熟的投资人做的不是投资,而是投机,其本质与赌博无差别。在业内这些年见到了不少非常会讲故事的“股神”,专业的基金经理也接触了不少。现实情况是,只要有行情,“股神”到处都是,但是应了一句话,只有潮水退了才知道谁在裸泳。

量化投资的真谛为两点: 量化研究,系统化执行。优秀的量化投资将正确的投资理念经量化研究后数值化,规范化,然后以系统化的手段执行,以规避投资过程中最大的敌人:人的天性(贪婪,恐惧)。量化投资可以有效地帮助投资人坚持长期正确的投资理念,真正做到投资的长期性和一致性。国内市场的相对不成熟,以及投资人的相对不理性导致国内市场的机会远远大于海外成熟市场,量化投资由于其本身性质,更可以有效地从中获利。量化投资在国内大有可为。


【整理分享】知乎量化交易及其子话题高赞精华帖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