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离开蓬勃发展的私募基金行业

用户成长系列
标签: #<Tag:0x00007f73eaf4b3d8>

(小马哥) #1

一、 这是个焦虑的时代

开往广州南的高铁上,偶遇雄安新区某局长外出调研,几番寒暄后局长打开了话匣。局长向我大吐苦水,其所在辖区以前仅仅是靠旅游吃饭的小地,现被划到雄安新区后,政府集聚了大量资源,不得不搞新产业园开发,先进制造产业园、总部基地。。。。但又对当下宏观形式看不清方向,不知道搞何产业,大领导提议搞新能源汽车,下属只能纷纷附和。

最近参加了一个银行业的会议,会上各路行长大佬们热情洋溢地解读一行三会政策,对经济、行业前景作出各自的分析和判断,畅谈传统银行业务转型等。例如富滇银行利用其所在地云贵的旅游资源,重点打造旅游型银行;江苏银行多年来每周六坚持开创新研讨会,仿造卡尔森在《关键时刻》中的做法,赋予基层员工更高的主动性,推动体制的创新与转型;当然,当然大多数银行都在追热点,金融科技、供应链金融等等。银行真的能做这么多吗?

在周期转换的当下,从资金荒到资产荒,本质上是行业过于追求与经济周期不匹配的高收益率,却没有能够为市场风险、信用风险正确定价,最终引发流动性危机。人们在‘路径依赖’下抑制不住对资产负债表扩张的冲动(廊坊银行资产规模两年内从400亿做到了2000亿)、对高收益率的追求、对2015年股灾前那波牛市的怀念……不切实际的想法与达不到预期所产生的焦虑,弥漫在各个行业和各个年龄段人群中。

二、量化类私募的存活时间

现在回头来看,可能2013年及之前才是量化对冲基金的黄金发展时期:2014年12月遭遇大票反转危机,2015年牛市中跑不过多头策略,下半年股指期货被限,2016年深度贴水能赚钱的有几家,16年底面对即将解禁的股指拥有无限的期待,但随着股指放开后4月份一波新的回撤又作何感想呢呵呵,2017年风格切换从size到盈利,难道Asness的Value and Momentum在中国要应验?

摘录一段时评:“在存量博弈、机构博弈为主的市场中,市场风格无论如何变化,万变不离其宗,一定是围绕企业盈利、盈利增速与可持续性的研究展开的。当前我们看到的风格扩散,无论是周期行业,还是次新股等等,都是建立在盈利或者未来盈利预测超预期基础上的估值修复与提升。”每每看前一年,都觉得特别幸福,现在开始入坑做量化的朋友,真佩服你们的勇气。要不要考虑下转基本面量化呢?^_^

提几个问题:

Q1 什么样的量化类私募能生存下去?

目前规模还未缩减的量化私募非常少,能维护一定规模的大多都采用不收管理费作为条件;对比来看,多策略比单策略投顾生存要好一些;能在2017年用任何手段做出5-10%收益的投顾还能保有一定的规模;对资金的把握能力决定了能否活下去,私募的目标就是活下去而已;元盛、宽立在中国的净值也比较一般,干不过QX,JC,CY等白马,但别人能活下来,能收1+2+20;还有两个极其严重的现象,一是合伙人级别人物离职,今年几家非常有名的私募已经出了状况,例如阿巴马已经散伙了;二是现金流吃紧,50亿以上规模的私募融资困难,部分在出让股权获取现金支持;

Q2 策略角度看是坚守还是主动求变

比较悲剧的一类:14年12月回撤后主动加价值因子,于是15年上半年收益跑弱不变者,15年下半年还能把握3个月左右的交易机会,但16年4月回撤后考虑到国家队入市干预size回撤后又主观转为风格择时,16年最终亏钱,痛定思痛到了17年,回归本源坚持做小票,结果再亏半年。。。

Q3 中国股票市场是否还有alpha?

如果size和反转为伪alpha的话,真正alpha的应该是有的,但是非常稀少;另外也有一些size幸存者;能找到真正的alpha与你的背景资历没有任何关系;CTA趋势、中长线应该属于beta(均线,波动),日内短线类偏alpha一些;量化搞不过宏观对冲,有宏观能力的多策略投顾是非常厉害的,他们赚的正是量化人的钱!!

Q4 这一轮回撤的原因是什么?

量化投资失效的主要原因在于策略没有逻辑支撑,模型检验次数小于1000次的情况下,大多数因子策略并没有逻辑性;其次,策略组合没有逻辑性;模型基于过去10年左右的回测,而过去10年和未来10年属于不同的周期(不同的参与者、交易目的、动机、手段、工具),当然最重要是政策的指引,打压各种概念性质的炒作、一级对二级的套利等等;环境变了策略自然失效;

Q5 目前市场规模有多大

私募证券类的实缴规模1.6万亿,其中大部分是股票多头类,量化类占比应该是2000-3000亿左右;

Q6 什么是最重要的

我觉得是两个,第一是活下去,第二是收益。打德州大家都懂,最重要是仓位管理,只要不是nuts all in都有可能挂掉;活下来意味着一切;除非特别高的收益,比如自营,一年5w做到2亿,那无话可说,凡是做阳光化,做资管,活下去最重要;那些现在风光无限、嘚瑟自大的,是否考虑过未来也会风水轮流转的一天?第二重要的才是做出收益,收益是私募与资方建立长期稳定关系的充分不必要条件;

三、资产配置/FOF看起来很美好

量化对冲基金的迅速崛起,使得2015年私募FOF也加速发展,但2016年的熔断、股指期货限仓、深度贴水等恶劣外部条件严重压缩了量化类私募基金的发展空间,2016年底的流动性风险,2017年的风格转换,私募不好过,FOF自然也很难,当年比较知名的几家FOF也轮流倒下了,存活者奄奄一息。

比较赞同七禾网沈老板的说法,FOF看上去很美很厉害,稳健有余收益不足。私募/FOF的本质,与金融的本质完全一样,都是资源的把握能力:

(1)对大类资产的把握能力

拓宽可配置的资产品种范围,对每一类资产的特性有把握;至少事后知道为什么策略赚钱或不赚钱,基本逻辑是什么;

(2)对资金方的把握能力

资方是衣食父母,如何来定位资方(高净值客户,机构客户),他们的需求是什么,如何服务好他们的需求,确定战略合作关系;在与机构打交道时如果提升自身的资质,帮助他们解读政策,排忧解难;如何让资方相信你的专业能力,有更大空间做自己擅长的事;

(3)对投顾的把握能力

先做小人再做君子,投顾是否有欺诈嫌疑,是否说一套做一套,是否给到了最好的策略;是否专注于投资,是否天天刷王者荣耀,是否天天开大会赚名声而对策略研发不管不顾;策略是否成熟稳定,是否拿你的钱在做测试;是否能建
立价值观上的认同,是否有个人情感的链接:

FOF 看上去很美

总之,FOF是一项工程,每个环节都有精细化挖alpha的可能;资产配置决定了收益的90%;与资方的关系决定能不能活下去;很多人天真的以为做FOF就是选投顾选基金,我只想说最不重要的就是选投顾,选着好玩啊。。不要选出负alpha来就已经很完美;

四、离开,这是个艰难的决定

(1)私募发展挑战重重

被Gai爷的一句歌词惊呆“老子吃火锅,你吃火锅底料”。知乎某量化大神之前有一个经典的回答,他提到自己面试过3个应聘者,弱者太弱,强者太强,招聘能力态度居中者为好,为啥呢?要发家致富只能拿股份,而这个行业的所有人都是为了发家致富而来,所以理论层面行为层面的本质矛盾就决定了不可能形成大规模协作,老板和策略研发人员在长期有本质的利益不一致性,一家私募不允许有多个合伙人来稀释股份,策略核心人员必须拿大头(当然有例外);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62648994/answer/201542334

(2)做时间的朋友,做好个人能力的配置,寻求长期活下去的路

策略上线并躺着赚钱是每位量化研究者的终极梦想,但陈奕迅告诉我们“感情需要人接班,接近换来期望,期望带来失望的恶性循环”。当预期过高时,总会当头棒喝。

无论做出什么策略,都有失效的一天,那在此前的片刻空隙,为啥不给自己留一条出路呢?戴总提到曾研习邱国鹭的《投资中最简单的事》,并做详细笔记公司内部集体讨论,对于一个量化团队实属不易。中长期看,任何行业比拼的还是综合能力,团队作战能力,为啥华为这么牛,并不是看华为手机卖了多少部,任正非判断多准,而是怎么把18万人团结在一起,为一个目标而努力。像babyquant,在资管主业之外兼职知乎直播,也是非常好的一种选择。我想当时大部分入行时,动机一定不是单纯出于对写程序的热爱,对于机器学习、深度学习方法的迷恋,而是看到了一条可以通过自我努力,独自活下去的一种方式而已。

(3)世界还很大

整个资产管理市场70万亿规模(去除了重复),银行30万亿,券商资管接近20万亿,信托20万亿,公募(公募+非公募业务)15万亿,私募实缴10万亿(其中大部分是私募股权);私募量化类2000亿规模占总资产管理规模70万亿的0.29%;世界很大,还可以多出去看看,了解其他行业怎么活的;朝鲜都有氢弹了,万一三胖想不开去打美国结果导弹落中国来也说不一定;“狼哥你别学那朝鲜射火箭啊,吃不饱果然射不远啊!”(耳光乐队《狼局长十八摸》)

能活下去就好


来源:郭嘉公元 知乎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