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历史上最重要的一个判决


(yishui) #1

2000年,美国的总统大选在共和党候选人小布什(George W Bush)和民主党候选人戈尔(Al Gore)之间展开。这场总统大选非常激烈。两位候选人得到的支持票数极其接近,以至于到底谁赢得了大选这个问题,不得不被呈送到美国的最高法院去裁定。

布什和戈尔得到的票数如此接近,以至于最后谁能当上美国总统取决于谁赢得了佛罗里达州的选举人票。如果布什赢得了佛罗里达州的25票,那么他将赢得271张选举人票,比需要赢得总统选举的270张选举人票多一票,而输掉佛罗里达州的戈尔获得的票数为266,因此布什将以非常微弱的优势当选美国总统。

当时佛罗里达州的初步统计结果为布什比戈尔多获得了1784票,以不到0.5%的优势领先。在这种情况下,佛罗里达州的选举法自动启动重新计票程序。截至2000年11月10日,重新计票的结果显示布什仅比戈尔领先327票。

佛罗里达州当时的州长是小布什的弟弟,杰布布什(Jeb Bush)。布什和戈尔到底谁赢得了佛罗里达州成为一件棘手的悬案,最后只能由美国的最高法院来做出裁决。2000年12月9号,美国最高法院以5比4的微弱差别裁定:佛罗里达州无法在12月12日前完成符合宪法规定的重新计票,因此一开始的计票结果有效,小布什赢得了佛罗里达州。同时,这也意味着小布什顺利当选美国总统。

一场事关数亿国民生计的总统大选,最后的结果由9位法官来裁定,并且他们之中的意见分歧也非常激烈(5比4),这是不是我们需要的法律和政治体系?三权分立,即立法权,行政权和司法权互相独立制衡,是西方民主国家基本政治制度的建制原则。由最高法院来裁定总统选举结果,是否和三权分立这个原则产生矛盾?这些都是值得我们深思的好问题。

要讲清楚这些问题,我们需要乘坐历史的飞船,回到美国1962年的一场最高法院官司(Baker v Carr)。这场官司争议激烈,开启了最高法院干涉政治的先河。这场官司也改变了一直到今天的美国政治历史,包括2000年的总统选举。

1961年,田纳西州的共和党党员Charles Baker起诉当时田纳西州的州务卿Joe Carr。起诉的理由是田纳西州的选举法不合理。当时的选举法是在1901年,根据1900年的人口统计制定的。该选举法将田纳西州划成不同的选举地区,每个地区都有不同的选举人票数。问题在于,到了1961年,田纳西州的人口分布发生了很大变化,在该州的城市地区人口数量剧增(主要是黑人),而郊区人口(主要是白人)则没有什么大变化。如此的人口变化导致了一个有点奇怪的现象,即某些郊区即使人口稀少,他们拥有的票权却和比这些郊区多出10倍人口的市区差不多甚至更多。因此Baker以该州选区划分违反美国宪法第十四修正案中的同等法律保护(Equal Protection of Laws)为由提出诉讼。

作为被告,田纳西州州政府奋起反击。州政府的立场是:类似于选举区域划分这样的问题,是一个政治问题,而不是一个法律问题。因此这个问题不应该由法院来判别对错。持有该观点的绝非仅限于州政府。

![](data:image/svg+xml;utf8,)

比如当时9名大法官之一,Felix Frankfurter,就是这样一个坚定的保守派(Conservative)。Frankfurter说过:Courts ought not to enter this political thicket(法院不应该去干涉政治)。

![](data:image/svg+xml;utf8,)

但问题在于,在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中,他们的意见并不是铁板一块。和Felix Frankfurter相反的,是另一位自由派(Liberal)大法官,William Douglas。Douglas的观点和Frankfurter恰恰相反,在他看来,法院有责任去维持公义,保护少数团体的利益。在田纳西州这个案子中,那些居住在城市里的黑人居民就成了少数团体,因为他们每个人得到的选举权仅是郊区居民的几百份之一。

![](data:image/svg+xml;utf8,)

在Douglas和Frankfurter这两个死对头之外,还有第三位值得一提的大法官:Charles Whittaker。和前面两位大法官不同,Whittaker是个摇摆派,经常拿不定主意。Whittaker没有强烈的意识形态倾向,也不像前面两位大法官有维护保守派或者自由派价值的道德责任感。这也让Whittaker成为这个案件中最大的受害者:他要不停的被两种意见反复折磨,被强迫做出自己的选择。

平心而论,对于最高法院是否应该干涉选举区划分规则这样的问题,自由派和保守派都有一些道理。从自由派角度来讲,如果最高法院不挺身而出来改变游戏规则,那么地方政府是不可能有动力去做出任何改变的。因为这些地方政府的领导人,一般都是地方经济和政治势力的代言人。因此他们的动力只可能在于保护当下的政治结构,而不是去主动挑战或者改变它。

但是从保守派角度来看,法院干涉政治,确实也可能大开一个潘多拉魔盒。如果开了这个先河,那么以后法院涉政的边界在哪里?除了在选举区域和规则上做出裁决,法院要不要在其他政治问题上成为裁判?事实上三权分立的一个核心要义就是,法院不应该有政党派系色彩,成为任何一个政党的利益代言。

法院涉政甚至可能对民主制度本身造成威胁。因为总统是大家经过民选选出来的,而法官却并非由民主选举这个过程产生。让政府指定的法官,去决定甚至改变民选的结果,这还能是一个民主制度么?如果法官们的权力这么大,可以影响一个国家最重要的决定去制约政府,那么谁来制约法院和法官们的权力范围呢?

围绕着Baker v Carr这个案子,美国最高法院里的几名大法官之间展开了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激烈战争。作为中间摇摆派的Whittaker,是两个阵营都要极力争取的重点游说对象。在一次Whittaker和Frankfurter的讨论中,Frankfurter花了一个多小时给Whittaker上了一堂政治理论课,然后强迫Whittaker选择加入他的阵营。这些压力让Whittaker不堪重负,他需要经常服用镇静剂来缓解这样的压力。在一次本来定好的法庭辩论中,Whittaker忽然玩起了失踪,连他的助手都找不到他的踪影。这时候他的其他同事意识到,Whittaker的精神状态可能已经无法胜任这份工作了。几天后,当时的美国总统肯尼迪宣布:Whittaker大法官从最高法院卸任退休。

Charles Whittaker的儿子Kent Whittaker,在一次采访中说:那段时间我爸爸经历的压力极大。有一次,我弟弟发现父亲上楼去找手枪(来企图自杀)。

1962年3月26号,美国最高法院以6-2的投票结果(因为Whittaker那时候已经被送去医院,因此只有八位大法官做出投票)做出裁决,原告Charles Baker的申诉应该得到宪法保护。田纳西州州政府因为违宪而败诉,应该根据新的人口情况重新划分选区。该判决对于美国的选举法规产生划时代的影响:除了田纳西以外,美国几乎每一个州都需要重新划分选区,以保证他们不违反宪法第十四修正案中“同等权利”(Equal Rights)的规定。美国最高法院的另一位大法官,Earl Warren将该案(Baker v Carr)称为他的职业生涯中最重要的一个判决。

大法官Felix Frankfurter在该判决结束后,受到极大的打击,从此一蹶不振。没过多久,Frankfurter就发生中风,并且从最高法院退休。但是从2000年美国总统选举产生的布什对戈尔(Bush v Gore)一案来看,Frankfurter在40多年前的警告并非空穴来风,甚至让人感觉有不少先见之明。

2016年2月13日,美国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之一,Anotnin Scalia去世。在正常的程序下,美国总统需要提名一位大法官,获得国会通过来顶替这一空缺的大法官职位。2016年3月,美国总统奥巴马提名Merrick Garland作为顶替人选。但是一直到今天(2016年10月),美国最高法院第九位大法官的职位还是空缺,其主要原因就在于共和党控制的国会拒绝批准奥巴马总统的人选提名。

共和党议员麦凯恩(John McCain)和科鲁兹(Ted Cruz)甚至提出,如果希拉里当选美国总统,他们永远都不会同意她提名的任何法官。最高法院中最偏向保守派的大法官之一,Clarence Thomas对这个现象也非常不满。在接受采访时他表示:阻止新的大法官提名来代替Scalia的空缺的行为是极其错误的。这样会从根本上削弱我们的法律和政治体系。

以上的事实表明,美国最高法院的大法官指定已经是一件高度政治化的事件。从1962年Baker v Carr的案件的判决开始,法院涉政这个潘多拉的魔盒已经被打开,并且有越来越政治化的倾向。当年的这个判决让一个大法官去了精神病院,另一个大法官得了中风,其判决的结果也对美国的政治和法律体系产生深远的影响。

建立民主与法制的社会,是我们大多数人的共同理想。但是在如何达到这样的目标,以及需要采取的手段上面,相信不同的人都有不同的理解。从美国历史中学习他们的经验和教训,能够帮助我们更好的认识这个问题,思考并做出更理性的选择。

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data:image/svg+xml;utf8,)

数据来源:

http://www.salon.com/2016/10/28/republicans-arent-sure-if-they-want-to-fill-that-vacant-supreme-court-seat-at-all/

http://abcnews.go.com/Politics/hillary-clinton-supreme-court-justice/story?id=43014620

https://www.oyez.org/cases/1960/6

https://www.law.cornell.edu/supct/html/00-949.ZPC.html

http://usuncut.com/politics/clarence-thomas-shames-gop-blocking-merrick-gar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