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党的2016:绝处逢生


(mmforever) #1

2016年,对于美国的共和党来说,可以用四个字来概括:绝处逢生

在11月8日的总统大选前,共和党可谓风雨飘摇,风声鹤唳。要讲清楚这个道理,需要先从美国人的政治观念的代际变化这个大背景讲起。

从总体上而言,美国人的意识形态倾向在以下这些人群中有越来越左倾的趋势:年轻人,受过教育的知识分子,以及非白人群体。而持有这些政见的群体往往会投票给民主党。

在刚刚过去的2016年总统选举中,有一些选民的背景数据,可以帮助我们更好的理解这个问题:

![](data:image/svg+xml;utf8,)

在希拉里(民主党)和特朗普(共和党)各自的选民中,特朗普代表的共和党只是在白人中占有优势。而在其他所有的种族中,希拉里代表的民主党都领先共和党。黑人选民中有高达88%的选民将票投给了民主党。西班牙裔和亚裔也有更多的选民支持民主党。

![](data:image/svg+xml;utf8,)

在选民的年龄分布上,民主党在年轻人(18-44)中间比较有市场,而共和党则在45岁以上的中老年中得到更多的支持。也就是说,共和党代表着过去,民主党代表着未来

![](data:image/svg+xml;utf8,)

根据美国研究机构PEW做出的分析显示,美国的年轻一代(18-35岁的Millennials)的人口数量在2016年第一次达到了和老一代(52-70的Baby Boomers)人口数量相当的水平。同时我们不要忘记,每一年美国大概有400万年轻人达到18岁的法定选举年龄,成为新增加的选民。而老年人(Baby Boomers)的数量则在不断减少。因此年轻一代(Millennials)将会成为选民中的中坚力量,而这部分人群恰恰是民主党的铁票票仓。

![](data:image/svg+xml;utf8,)

这样的年龄变化也造成了一些有趣的现象。比如美国的ABC曾经播放过一个短片,采访了几对父亲和女儿。父亲支持共和党,而女儿则支持民主党。父亲支持拥枪,表示特朗普在对待女性的问题上确实犯了错误,但是可以原谅。女儿表示特朗普完全不能接受,只有民主党才是美国的出路。上面这个片段显示的是两人通过视频对话讨论他们的选举倾向,但都无法说服对方接受自己的观点。

![](data:image/svg+xml;utf8,)

在选民的学历分布上,两党的分歧也很明显。在高学历选民(本科以及以上)中,民主党占据明显的优势。而在低学历选民中,他们则更多的倾向于共和党。

同时,在美国的主流媒体,除了FOX以外,几乎清一色的都有偏左的意识形态。这个问题在我的另一篇文章《美国媒体的政治倾向》中有详细分析(https://zhuanlan.zhihu.com/p/21513249)。因此从舆论角度来看,民主党占有更大的话语权优势。

由于以上提到的这些变化,共和党的核心支持群体越来越被压缩到一个特定的群体,即年龄偏大的低学历白人。在这种情况下,共和党党内兴起的类似于垂死挣扎的极右翼民粹主义(或可称为特朗普现象),就变得不那么令人费解了。

这种极右倾向即使在偏右的共和党内部也引起了很大恐慌。以杰布布什,罗姆尼等人为首的共和党内部传统势力,“建制派”,对于特朗普围追堵截,恨不得将其除之而后快。即使在特朗普赢得了共和党总统提名后,共和党内的大佬们对于他们是否支持特朗普还是显得支支吾吾,无法光明正大的说出自己的意见。

在克利夫兰举行的共和党提名大会上,代表共和党做演讲的泰德克鲁斯(Ted Cruz)拒绝表示支持特朗普竞选总统。共和党前国务卿科林鲍威尔(Colin Powell)公开表示自己会投票支持希拉里。即使在大选的前一天,共和党发言人保罗莱恩(Paul Ryan)还在接受采访时说到:共和党不是特朗普的一家之党。可见这些共和党的“主流”对于特朗普并没有多少好感和支持。

所以在11月8号的总统选举前,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极度分裂的共和党。他们在内部选出了一位几乎所有人都不喜欢,不看好的总统候选人。这位候选人充满争议,并且带有极右和种族歧视倾向。这些倾向和国家整体的意识形态变化趋势背道而驰。很多资深的共和党党员,或者前共和党政府的高官,公开宣布会投票给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一个四分五裂的共和党,被其中比较激进的小部分极右势力裹挟,把整个政党绑在一起冲击全国大选,这就是共和党的大佬们面对的现实。

几乎让所有感到意外的是,这次赌博竟然成功了。在整个竞选周期中,共和党就像被关在一个急速下降的电梯里,每个人都担心他们会被摔个粉身碎骨。但是当电梯降落到底楼,大门打开时,他们看到的是遍地的鲜花和黄金,可以尽情享用。在2016年11月选举结束后,共和党拿到了白宫,参院和众院。在权力斗争中完全压倒民主党,实现了绝处逢生

所有这些,都令人不可思议。举个例子来说,共和党有很大一部分选民来自于虔诚的基督教徒,包括特别虔诚的福音派(Evangelical)。这些选民会把自己的票投给一个屡次外遇,结过三次婚,在大巴上大肆谈论如何玩弄女性的候选人,让很多人觉得大跌眼镜。这其中有很多原因,其中共和党议员John Boehner的解释比较有说服力。

![](data:image/svg+xml;utf8,)

在接受FOX采访时,Boehner一脸痛苦的表示:我会投票给特朗普。当主持人问他为什么时,他说:特朗普的很多做法我都不同意,我和他不是同一路人。但是我选的是SCOTUS,而不是POTUS。总统每四年都会换一次,而最高法院的法官可能会持续20年,30年甚至更长,他们对于美国的影响要远远高于一个总统。

SCOTUS是Supreme court of the United States的简称,意为美国的最高法院。而POTUS是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的简称,意为美国总统。对于像Boehner这样的共和党,他们关注的是最高法院里的大法官是否是一个真正的“共和党保守派”。为了确保第九位空缺的大法官符合共和党的选择标准,他们会支持任何一位能够帮助他们达到这个目的的总统候选人。

有些读者可能会问,民主党在上面提到的如此大好形势下,怎么会输的这么惨?这里面有很多复杂的原因。有一个主要的原因应该和希拉里这个候选人有关。

![](data:image/svg+xml;utf8,)

上图对比了过去三届美国总统选民总数统计。上图中的蓝色为投票给民主党的总人数,而红色为投票给共和党的总人数。我们可以看到,投票给共和党的总人数基本没有变化,一直稳定在6千万左右(2016年更少)。但是投票给民主党的总人数,则出现了明显的下降,从2008年的接近7千万,下降到2016年的不到6千万。

也就是说,与其说民主党输给了共和党,不如说民主党输给了他们自己的选民。希拉里没有能够像奥巴马那样,成功的唤起更多的倾向于民主党的选民去投她一票。在各种考虑和因素的影响下,这部分选民选择了弃权。

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美国民主党:盛世危机》(https://zhuanlan.zhihu.com/p/22941268),里面更加深入的分析了一些民主党面临的问题。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在有空时看看。

在历经了如此多的波折以后,共和党出人意料的大获全胜。但是在大胜之后,共和党面临的挑战也不少。首先如何应对党内的极右期望?大致来说,任何一个政党在获得选举胜利之后,都会向中间靠拢以获得更多的群众的支持。从特朗普和共和党角度来看,他们也不会例外。但是这势必也意味着他们可能会让把特朗普推上总统宝座的极右群体感到失望。如何在极右和中间温和派之间达到一个令大家都满意的平衡点,是执政党面临的第一个挑战。

其次,上文中提到人口变化趋势不可逆转,因此民主党的群众基础还在。特朗普和共和党需要将他们的支持群体扩大,去涵盖更多的年轻人和非白人种族。如果他们还是将自己的支持团体限定在那些年龄比较大的,学历比较低的白人群体,那么四年以后他们面对的可能是一场更为剧烈的大地震。到时候他们能否像2016年如此幸运的转危为安,绝处逢生,就很难说了。

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data:image/svg+xml;utf8,)

数据分析:

http://uselectionatlas.org/RESULTS/national.php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6FgnvbV1yU

http://www.pewresearch.org/fact-tank/2016/05/16/millennials-match-baby-boomers-as-largest-generation-in-u-s-electorate-but-will-they-vote/

http://www.breitbart.com/big-government/2016/11/12/day-election-paul-ryan-said-gop-not-trumps-party/

http://edition.cnn.com/2016/10/25/politics/colin-powell-hillary-clinton-endor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