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应试图预测黑天鹅,而要适应它们的存在

黑天鹅
标签: #<Tag:0x00007fc06475bc10>

(小马哥) #1

过去的一年里,频繁起飞的黑天鹅事件让人应接不暇,仿佛世界变得越来越复杂,事情变得越来越不可预测,风险也变得越来越难以评估。

我们在变幻莫测的风险事件中折戟沉沙,也花样百出地探索事件的规律、迷信规律的力量。而塔勒布以亲身经历告诉你: 惯常思维是错误的。在911事件和次贷危机爆发之前,他与众人背道而驰,两次重仓做空美国股市,因此而获利丰厚,一举成名。这样的做法虽然令人咋舌,但让你不得不重视黑天鹅的力量,不得不跳出狂热的趋势投资,翻一翻《黑天鹅:如何应对不可预知的未来》,练就一身迎击黑天鹅的功夫。

黑天鹅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在发现澳大利亚的黑天鹅之前,欧洲人认为天鹅都是白色的,“黑天鹅”曾经是他们言谈和写作中的惯用语,用来指不可能存在的事物,但当第一只黑天鹅出现时,这个不可动摇的信念崩溃了。黑天鹅的存在,寓示不可预测的重大稀有事件,它们常常带来意料之外的重大冲击,但人们总是视而不见,并习惯于以自己有限的生活经验和不堪一击的信念来解释它们,最终被一只又一只黑天鹅击溃。那些黑天鹅事件兼具稀有性、冲击性和事后可预测性的特点。 随着世界越来越复杂,黑天鹅事件的影响一直在扩大,而那些我们试图通过历史来预测的正常事件,却变得越来越不顺理成章。

我们为什么看不见黑天鹅?

人类的天性使然。

黑天鹅存在于各个领域,无论金融市场、商业、经济还是个人生活,都逃不过它的控制。低预测性和影响力大的结合,使黑天鹅现象成为一个很大的谜。更重要的是,我们习惯于对它视而不见。我们时常为已经发生的事情担忧,却很少考虑那些可能发生却实际上没有发生的事情。

为什么黑天鹅事件会发生,而我们却无法从中学习?因为没有发生的黑天鹅现象太抽象了。塔勒布说,美化的、柏拉图式的简化东西天生容易被看见。人们最喜欢的,是故事,是被证实的东西,是显而易见的、具体的、可触摸的东西。人们喜欢的,是已知的模式和有条理的知识。一直错误地以为他们的理论能够衡量不确定的事物。人们在归纳问题上犯下错误,企图将纷繁复杂的事实都套用到已有的柏拉图化的模式中,把关于不确定性的理论运用到现实世界,最后产生的却是荒谬的结果。

甚至,那些在 学校“学习”优秀的人更容易上游戏谬误的圈套。这在金融学和经济学中尤为明显,比如你的投资经理在对风险进行定义时,可能就排除了黑天鹅的可能性。

黑天鹅的逻辑是什么?

你不知道的事比你知道的事更有意义。因为许多黑天鹅事件正是由于它们不被预期而发生和加剧的。生活是少数重大事件的累积结果。这些事件影响着历史的演变进程,而不能预测意外事件则意味着不能预测历史事件,更不能够改变历史进程。因此,历史的经验和数据不能够使你拥有预测能力。在预测上,非常聪明和掌握大量信息的人并不更具有优势,或者说,普通人与专家都是一样无知的。

我们的世界是由极端、未知和非常不可能发生的(以我们现有的知识而言非常不可能发生的)事物主导的,而我们却一直把时间花在讨论琐碎的事情上,只关注已知和重复发生的事物。未来将越来越不可预测,而人性和社会“科学”合谋起来向我们隐匿这一点。黑天鹅现象来自我们对意外事件发生的可能性,或者说来自于我们的知识盲区,因为我们把自己知道的东西太当回事了。

正常的东西经常是不重要的。几乎社会生活中的一切都是由极少发生但是影响重大的震动和飞跃产生的,而同时几乎一切关于社会生活的研究都聚焦于“正常”,这可能导致柏拉图化(柏拉图化是指由于只关注那些纯粹而有明确定义的“形式”而导致的错误)。柏拉图化使我们所知道的与你以为你知道的远远不是一回事,我们对周围世界的任何简化都可能产生爆炸性后果,因为它不考虑不确定性的来源,它使我们错误地理解世界的构成,黑天鹅现象由此产生。

历史和社会不会爬行,只会跳跃。它们从一个断层跃上另一个断层,中间只有很少的摇摆。而我们喜欢相信,那些我们能够预测的小的逐步演变。其实,我们只是一台巨大的回头看的机器,而且人类极为善于自我欺骗。今天,生活在这个星球上需要超乎寻常的想象力。我们缺乏想象力,而且压制他人的想象力。

如何适应黑天鹅的存在?

所以,塔勒布千方百计地告诉你一个事实:你不能够预测历史事件,也不能够改变历史进程;你不应该试图预测黑天鹅,而应该适应它们的存在。

当你知道预测是有局限性的时候,或许会深感无事可做。但是,塔勒布强调,对预测的批判是为了使你避免对大范围的有害预测的依赖,仅此而已。我们虽然难以完全准确的预测未来,但仍然能从未来的不可预测性中获益!

事实上,如果你专注于反知识,也就是你所不知道的,就会有许多事情可做。比如,你可以通过最大限度地置身于正面的黑天鹅事件的影响下,来享受黑天鹅现象的好处。而在风险投资领域,未知事件能够为你带来大得不成比例的回报——你可以从一桩稀有事件中获得巨大回报。正确的策略应该是尽可能多地做尝试和尽可能多地把握黑天鹅机会。

塔勒布努力把他作为证券交易者的“杠铃”策略推广到真实生活中。如果你知道容易犯预测错误,并且承认大部分“风险管理方法”是有缺陷的,因为有黑天鹅事件的影响,那么 你的策略应该是极度保守或极度冒险,而不是一般保守或一般冒险。不要把钱投入“中等风险”的投资,而应该把一定比例的钱比如85%-90%,投入极为安全的投资工具,比如国债,余下的10%-15%投入极具投机性的赌博中,用尽可能多的财务杠杆,比如类似风险资本的投资组合。这样,你就不受错误的风险管理的影响,而静待正面的黑天鹅事件的影响的最大化。与此同时,也要保持对负面黑天鹅事件的警惕。

当然,在强调预测的不可能性之余,塔勒布并不是要求你不再预测。因为,生活中离不开观点,但要在正确的地方做判断、甚至犯傻。比如,对于你自己的小问题,你就不必保持这种对预测的批判,而是保持人性,乖乖接受人类存在认知自大这一事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