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员的自我修养 ———专一性与丰富性的人生


(alphaplus) #1

在病房外听到医生们正在讨论如何维持我隔壁床老人的生命,医生的建议是让老人在医院继续待下去,同时保持注射各种营养,和持续的检查。

老人似乎不太愿意接受医生们的建议,他想出院,有时候他会喃喃自语,好像是在跟某人说话。

:我身边的人都走了,一个接一个从我身边离开。

:很多人走的时候我连句话都没来的及说。

:我最亲的亲人,朋友,我没法挽留他们。

:很多年以前我就一直和孤独相伴。

我不禁思索,是否还有办法能让老人重新燃起对生的欲望?想了半天答案是没有。

病痛折磨和如影随形的孤独是老人与这世界的唯一联系。

——————————————————————

很早之前我就有念头想要写这样一篇文章,一篇关于我们的生活,我们对于自己一生定义的文章。

但是满头黑发和稚嫩的脸似乎一直在提醒我,好像没有资格现在讲这种话题。

犹犹豫豫了老半天逛到了这篇文章,生命的直角坐标系 - 混沌巡洋舰 - 知乎专栏,看到别人优秀的文章总是能激发我写作的欲望。

在刚从事交易的前几年我一直抱有这样的一个理念,任何人,哪怕是智商再高的人,他也很难同时在很多领域里达到非常顶尖的水平,因此,在人生的初期,认定一个方向,然后将一生的精力,思考,时间都花费在这一目标上是最优的策略。

我一直认为我是对的,所以绝对有必要不浪费任何的精力在其他领域里。

——————————————————————

常常听到职场里的一种比喻,刚毕业的大学生就和白纸一样。

白纸意味着有无限的可能性,有任何可能的未来,强大的塑造性,但同时也意味着,他什么都不是。

我们的人生从一开始是无意义的,如同白纸一般,具有强大的可塑性,但也什么都不是。而唯一能给他定义的人只有我们自己。

初次了解了trader这个职业,极大的震撼了我的内心,我无法阻止我对于成为一个trader的追求。

第一次,我为自己的生命下了定义,我准备让交易时时刻刻充满我的生命,我不再是白纸,我是trader,这是我的标签,不管别人认同与否,我首先定义了我自己。

我把所有的精力和热情都投入这个目标,就好像all in一般一把全下注这局,但如果失败了呢?我尽量避免不回答这个问题。

———————————————————

据传说,在上海常熟路和淮海中路那一带,许多券商和私募的高管都跳过楼。

每逢股市大崩盘或者经济萧条,那条路上的高楼大厦里就会有高端人士上演高空秀。

他们都有过辉煌的时刻,但在站在窗台前的那会儿,他们都无法再唤起对生的渴望。

在兢兢业业的努力学习如何成为一个优秀的trader时,我感到充实和进步,但同时我也感到了我的生活和交易死死的绑在了一块。

我的生活不再由我做主,我很难再次使我高兴起来,如果我不能在交易上赢钱。相反我也很容易疯狂起来,如果我的头寸赚了大钱。

我在想,明明我们可以感受的到更多,经典的电影每重看一次又会有更多的体会,经典的书籍重新翻阅一遍又发现新的内容,我们的生活不是不能拥有更多,而是太多时候是被自己的目标蒙蔽了双眼。

当我不再关注我的穿着打扮,不再关注我的健康,不再关注世界的进展,不再关注我感兴趣的物理,生物,宇宙,游戏,电影,音乐,等等等,我的生活就如同掉进了发霉的地下室一般散发恶臭,令人厌恶。

我甚至惊讶的发现,原本我面对充满波动性行情的免疫能力突然消失了,我开始很难控制在面对大涨大跌时的自我意志,在一天的工作结束后,我始终无法让账户的盈亏浮动离开我的脑袋。

即使我已经离开了工作岗位,但我的人生并没有结束,而我对自己的一生只下了一个定义。

人生的高度因专一性而变的强大,也因专一性而使得韧性降低。

————————————————————

曾几何时,有个女友强烈的要求我,不应该再打游戏,如果你不是富二代,不应该再看电影,如果你没完成手头的工作,不应该再抱有幻想去尝试做不切实际事情,如果不能在目前公司里出人头地。

我告诉她,我需要时间去探索,需要更了解自己,否则走错了路怎么办。

现在我发觉我是对,即使我已经对自己的人生下了定义。

我仍然需要幻想,否则我就不可能想出关于系统的分类,我仍然需要音乐,它使我身心放松,调节压力,我仍然需要一点点游戏,让我的情绪得以发泄,我也需要多关心这个世界,关心身边的人,身边的事。

甚至有时候,我的一桩成功的交易,就是源自于我在物理或生物或医学方面的探索。

————————————————————

如果我不能保持我生活的丰富性,我便不可能是一个受人喜欢的人,同时我也无法在交易上取得更好的成绩。

我听音乐不仅仅是打开音乐播放器,更是在聆听我自己的内心。

每一件我认真去做,去感受的事情塑造了我,成就了我,同时也在交易中反映了我。

当我接受了更多的不同,就仿佛是接受了人生更多的可能性。

与这个世界的联系越多,就越是唤起我对生的渴望,生命力就越是强韧,反之我的生命便脆弱如同玻璃般易碎。

——————————————————

Cant help it. Things have been bad with me. I am tired of fighting. Cant carry on any longer. This is the only way out. I am unworthy of your love. I am a failure. I am truly sorry, but this is the only way out for me。

Jesse Lauriston Livermore,1877–19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