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进阶之灵活性的建立(2)


(xmnz) #1

承上,建立灵活性首先需要正确的止损,因此灵活性只能是那些首先理解了止损的第一个效用的交易员才能具备的特质。于是就产生了止损的第二个效用,获得更多收益。但是,就像有知友提出的,新手还很难运用好止损,因此对灵活性不全面的理解可能会造成更多损失。我赞同这一说法,因此我努力的希望将止损相关的东西整理成为一个知识构架,以便新手去对照学习,评估自己的位置和进展。我想起当我学习止损的时候,由于对止损一无所知,认为止损不过是承认一次交易的彻底失败,因此总是想绕过止损,然而最终只会输的更惨。

所以我认为只是告诉新手们要把止损作为本能或许不够,让他们理解前因后果会更有利于学习。我自己是强制自己止损然后孤独无助的对抗止损留下的伤疤后才慢慢的理解止损带来的好处,于是当止损第二个效用开始发挥后止损对我而言已经几乎不产生精神的痛苦。

因此当新手还无法体会第二个效用时,他只能坚信这么做是为求生存唯一能做的。而其中的痛苦只能自己消化。我很赞同赛伯格关于交易员必须专注的观点,专注是偏内向人群必须强化的优势,否则就无法同偏外向人群竞争。专注让一个交易员在频繁遭受失败时保持和市场的互动,注意力不会轻易分散。喜欢并行计算的朋友可能做起交易要难受一些。

但是在处理重大损失时,我还是建议新手应该暂时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忘记市场对你的伤害,更正确的说法,应该是自己对自己的伤害。一方面暂时远离市场,但是要在理性恢复后进行思考,仍然是向市场寻求答案。所以我总是认为,交易者不要把市场识做对手,说是老师更合适,和市场互动时要有体育精神,为求进步而不是一次胜利。

新手不得不每一段时间就停下来处理伤口,这也是自发学习止损的必然过程。对更有经验的交易员来说,这也会发生,不过保持持续交易的能力是良好收益率的一个保障,我自己可以做到每年被迫休息的时间不超过几个交易日。所以一般而言,好的市场机会出现时,我总是有精力应付。相对而言市场波动给我造成的情绪伤害不足以经常让我被迫远离交易,我基本是可以随时处理市场的新信息。

为具备建立灵活性的条件,我们第二个要做的就是重新建立正确的交易思维。幽灵的礼物关于这一点有很好的讨论,那就是,进入市场时我们首先假定自己的观点是错误的除非被市场证明。新手往往首先假定自己是正确的,除非止损告诉他们错了。这里有很大区别,这种区别有点类似于不同司法观念的区别,更发达国家的警察来证明有罪的方式,因此无法证明有罪即为无罪。或者严刑逼供的司法方式,嫌疑人无法证明无罪即为有罪。

对可以严刑逼供的国家而言,做警察实在是相对容易的多的工作。但长期而言结果是什么呢?毫无疑问,除了社会公平性持续下降之外,恐怕就是警察探案能力捉鸡了。

我以同样的观点看待议会制政治家遭受的挑战,我认为这种制度下会倾向于出现逻辑能力更强的政治家,而绝非集权制度。在交易中也是一样,新的思维给交易者更多挑战,让他必须更理解自己所建立仓位代表的意义,因此他能首先假定自己的仓位是错误的,市场没有证明就清仓,而不是无所事事的等待止损的击中,或者止盈。

具备这种思维首先就更能理解止损的意义,其次可以让交易者学会避开灵活性带来的损害,这么说很好理解,因为现在你不再会认为如果不该做多就去做空,因为有太多种可能,既不能做多也不能做空,你能做的就是等待市场给出答案。

当交易者理解现实的复杂性之后,就会更充分的理解止损的必要性,随后是减少频繁转向那种不正确方式带来的麻烦。市场的确不是涨就是跌,但交易者不能不该做多就去做空,因为应该做空的理由远严格于不能做多的理由。

但是由于随机性的影响,交易者不可能完全给出自己的逻辑成立的看法就会被证明,偶然性仍然会起作用,让你倍受挫折,但是用太宽泛的止损以及首先假定自己正确的方式可能不是最好的方式。

我在一些书中看到过这种提法,说不应该做多就应该做空,我认为这并不正确,这么做会过度容忍资金曲线的波动,虽然灵活性会不错,但是回撤控制力会大幅度下降,导致灵活性的一点上升并无意义。我的习惯是主要控制回撤,当机会出现时,保持自己在最佳状态附近。很多时候计划要不断更新才能贴近市场行为,这也是灵活性必须发挥作用的原因。

我见过很多人在相互辩论时有这种思维,一个有价值的理论不必要对一种现象提出解释,或者说,驳斥一种理论无用不必首先给出更合理解释现实的新理论。要理解观点或者理论的局限性,才能更好的理解止损的原因以及如何看待灵活性。归根结底,还是那种绝对理性主义作祟。要知道,正如哈耶克指出的,人类文明不是指导的结果,而是自发的试错的集合。正如创新不是因为行业规划,而是自由探索。把你的每张头寸看成是自由探索的元素,你就能更好的运用止损,以及建立灵活性。

这里给出一个关于交易的例子,设想在8月12日我们建立了A股市场的多头头寸,我们假设,由于前期3050附近形成了一个三重顶,那么在8月12日所建立的头寸可能演化的很不错,因为对一个三重顶的突破如果迅速而有力,可能会有很好的赔率。当然,在8月12日收盘我们仍然不知道突破能否出现,看起来很可能,但是结果仍然未知。8月15日市场突破,并且一度有力的突破了年线,现在看起来很不错,虽然收盘有所回落,但是市场仍可能保持强势。但是8月16日这个走势看起来相对疲软一些,尤其是银行类个股的表现,不像是一个强势板块。8月17日公布了深港通批准的消息,但是市场低开震荡仍然没有转强。

现在有太多不利的信息,市场突破三重顶之后整理的时间比预期的更长,因为我们的高赔率建立在迅速突破年线的假设之上,银行板块强势转弱势太明显,利好出现之后没有上涨等。因此,按照假设,我们就几乎失去了所有的持仓理由。虽然强势突破井喷的行情诱惑着我们,但是比照现实,我们还是觉得这种可能性正在不断下降,于是平仓就是按照原则,简单的选择。现在我们的处境很不错,平掉了获利的头寸,空仓观望。那么现在不能做多,应该做空么?我不会这么看,首先是,强势突破年线的可能性虽然大大下降了但仍然有可能存在,因此这一方面应该建立新的交易计划准备。其次,市场也有可能沿着年线呈现出反复的震荡走势,在这种情况下交易的赔率大大下降,而且市场的复杂性正在快速上升,在新的计划建立之前,应该降低交易的频率以首先获得保护。

这就是我说的等待市场给出答案的时刻,要正确建立灵活性,这种理解是必要的。确切的说,市场的行为太复杂以至于交易者能够理解市场正在发生什么只属于少部分时间,在这部分时间里我们要赚很多钱,在市场那些不被我们所理解的时刻,我们控制损失的规模,这样我们从总体上就是一个赢家。如果我们具备了灵活性,根据最新的信息调整自己的观点,扩大对市场行为理解的范围,并且保持在最佳交易状态,那么才可能成为一个持续的赢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