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生存指南三


(mmforever) #1

资金管理是我们这一次讨论的内容,在前面我们详细的说明了止损的用途和功能,如果没有止损的正确运用是没有办法进行资金管理的。如果新手在交易中一次交易失败就足够好的交易员一年里的甚至几年里出现的最大回撤,那资金管理只是个摆设,如此就并不正确。止损应该成为资金管理下面的一部分。

或者说,止损和资金管理应该像是下上级关系,资金管理不需要知道止损的细节,但是它主要提出自己的要求和标准。在特定情况下,资金管理应该介入事态进行控制。止损是交易计划的一部分,但是应该通盘考虑资金管理的情况。我们个人交易者,执行止损和资金管理只能依靠自己,我们没有条件建立风险控制的机制来保护自己的安全,我们的安全完全取决于我们自己如何看待资金管理的意义,这实际上提出了很高的要求,所以有一些交易员在大型机构中交易可以表现的很好,但是当独立出来会遇到这类问题,很多都是由于机制依赖有关。

金融机构中这类分工当然大有好处,但是个人交易者不具备这样的条件,但这也是将自己对整个交易的认识提升到更好水平的动力。

同时做一个计划设计者,执行者,以及风险控制者并不是件简单的事,需要我们对收益风险关系的理解在很高的水平,而且方法一定要强韧,这是指,从方法上我们消除可能的左侧胖尾,有很多因素实际上隐含了可能的左侧胖尾,只是由于时间的原因,这些胖尾没有被激发,所以交易者的表现似乎不错,但是当那些没有被认识到的因素发挥作用非线性的放大,遇到样本外的市场波动,就会形成极端性的事件。

这样的例子我知道在2014年就发生了一次,一个交易生涯持续接近二十年的期货交易者,一天之内就损失了资产的三成左右,致使其管理的期货基金投资人蒙受巨大损失,基金净值大幅度跌破平仓线0.7。因此引发了投资人的集体诉讼,这证明后台监控就相当于是形同虚设。

由于基金一段时间持续运行于损益线下方,这个交易员一直承受巨大压力是必定的,这可能是促成他单日炸毁的原因之一,情绪化和挫败感之下的执行变质。然而从交易方法上说,我推测他的方法隐含着一个巨大的左侧胖尾,它可能隐藏了多年,而后在压力,情绪,市场特定走势的激发下,毁灭了这个交易员的生涯。当时由于之前国际原油期货大跌,他发现国内下游期货产品强弱不一,因此卖出获利的空头头寸巨量押注亏损品种下跌,但是该品种随后大涨,导致巨额损失。

然而还有一个本可以简单的就避免这种情况发生的办法,那就是资金管理,只不过在这个例子里资金管理被交易者所抛开,而不是独立的制约交易者。

这很可悲,人性的黑暗可以轻易的毁灭交易者,而在此过程中交易者可能全然不知。当一个交易者交易失控时,旁人尤其是那些专注于风控的有经验的人会很容易发现这一点,健全的机制就能够给予很多保护,除非这个交易员主导了风险控制这一层,换句话说,脱离资金管理的要求设定独断的交易计划。

在探索交易的过程中,很多左侧胖尾是需要逐步认识的,谁也不能保证说,自己的方法不会隐含左侧胖尾,因此机制就是重要的,启动机制的时候要多想绕开机制可能发生的无法承受的后果,机制就是为不确定性而准备的,所以不要思考未来如何如何。

这个交易员据我所知参加了不少次交易大赛,而且表现优异,但是仍然炸毁于仅仅一天,这提醒着我们在市场中生存是需要多么的谨慎。我们也许不会理解所有那些的不起眼的因素,它们叠加起来如果不加制止就会毁灭一个交易者,但是我们要知道,在资金曲线明显表明不利状况时,要更仰赖资金管理的保护,而不是踢开资金管理。

有人认为资金管理会束缚收益率,我想是因为新手对风险缺乏认识。交易者决不能犯上面的那种错误,因为一旦发生,所有的一切就都结束了,永远没有机会再开始。对交易者而言,尤其是那些有志于替客户打理资金的交易员来说,资金曲线就是你的名声。积累你的名声需要好多年,但是毁灭它一天就够了。

无论发生何种情况,资金管理必须总是作为交易者所服从的指导目标。当这个目标提出的要求更难以达成时,通过降低交易头寸以及休息等方式总会有办法。世界最大资产管理公司桥水的dalio在访谈中提到过,他们公司招聘交易员的风险金只有三个百分点,如果输掉了风险金的一半,就会降低交易规模到一半,如果又输掉另外一半,那只能请他另谋高就。

不止一个交易大师提到过交易不顺利降低规模的做法,为求达到资金管理的要求调整交易规模,当资金和状态恢复后可以重新按照正常规模交易。这也是按照凯利公式提供的原则交易,风险金和资产比例恒定,只不过在现实中,我们应该同时考虑回撤的因素决定下注规模。

有一个知友问我,如何做到每天把过去的成败抛在脑后,其实资金管理就是关键之一。我告诉自己,无论如何,我不想要那种收盘后就如坐针毡焦头烂额又期待市场重新交易的一天,为了更好的交易,这种交易日决不能出现。要实现并不难,保证自己的日收益率下限就好。日收益率可以允许它向上波动,但是向下一定要设定界限。而且你要遵守资金管理的条款,作为独立交易者,你必须依赖自己控制自己。

现在大概我把资金管理应该所处的位置说清楚了,它应该是交易中最高的一层,交易计划应该考虑资金管理的要求,而不是各自行事。资金管理在紧急情况发生时应该有优先权,交易计划必须学会在资金管理的要求下布置。这么说不是要求交易者绑着双腿跑,而是给交易者配上刹车。

一个通常的账户一般花费65%的时间用于从回撤中恢复,而恢复过程一般又是回撤过程的三倍时长。我们知道回撤越大,恢复就越困难,因为损益两侧不对称。所以控制回撤不会降低交易者的收益率,反而会提高收益率,而且最重要的是,降低情绪管理的难度,以及炸毁风险。

不过具体的资金管理条款根据交易者的个人情况设定,每个人会不同。

我非常赞同一位知友说的,交易系统就是自己给自己颁布的宪法,风险管理就更是如此。当紧急情况发生时,是遵从它,还是一脚踢开,就决定了我们作为交易者的生和死。

回到之前我给出的反面教训,在长达十多年的生涯里这个交易员没有积累可观的收益,就说明收益率本身存在隐患,大幅度回撤可能会间歇性出现。但是当涉及到给投资人做资金管理时,就必须遵从整个机制。当资金持续的回撤出现后,对主观趋势交易者而言,可能意味着自己的策略不被市场认可,对系统化交易者可能仅意味着随机性的干扰。但是,资金管理的条款如果被重视,交易计划就必须更为谨慎、现实、且目标有限。想一次性恢复甚至发大财是危险的信号,那意味着交易者被损失捕获了,只考虑资金而忽视了市场信息。恢复是持续性的过程,必须认真对待。我们不应该拒绝降低头寸,因为这可能避免我们卷入一个自我加强的恐怖漩涡,在这个漩涡里,情绪化,重仓,损失之间自我加强,可以一天就毁灭一个交易者的一生。

所以抛开交易方法隐含的左侧胖尾不论,我认为这个交易者没有在交易时抛开自我相反在最为生死攸关的时刻,他被自我完全占据,虽然他的经验远比我丰富,但我不会绕过机制任由自己行事。我知道在交易中负面的东西可能加速引发更多负面东西,所以我的习惯是专注于处理回撤。如果他能够在回撤较大时降低交易规模,那么凭借过去的经验,恢复是很容易的事情。但如果置如此多的负面因素不顾,就很容易卷入自我加强的毁灭漩涡。

1987年美国股灾,Drukenmiller收盘后打电话给Soros,就像Soros回答的那样简单明了:I am licking my wounds at the moment,to fight another 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