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进阶之回撤控制


(alphaplus) #1

这一部分我们讨论处理回撤的问题。

事实上,回撤并非是新手所独自面对的问题,无论交易水平如何,回撤不可避免,它本身就是内嵌于交易的一部分。情况不过是,新手的回撤幅度,以及频率都会相当高,因此处理起来经常会相当棘手。

关注回撤控制的原因主要有两点:第一,我们决不能在一个持续情绪化的状态下交易,而这种情况往往发生在资金出现大幅度回撤之后。(情绪化的出现还有其他的原因,但是资金的大幅度回撤是一个主要的原因)第二,为了提高收益率,我们决不能在回撤中浪费太多时间。

所以,如果我们观察到自己有情绪化的情况出现,那么就应该采取一些控制措施,使得情绪平复之前,不会做出自我伤害的行为。比如说,在交易时感到身体僵硬,不自然,刻意控制面部表情,这是很显然的情绪化的征兆,我们应该暂时休息或者至少降低交易规模,或者经过大量的思考之后再行动,以便让理性重新占据大脑。

很多时候本能暂时接管了大脑,甚至连交易者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处于情绪化状态,这种时候我们只能根据回撤控制的条款行事。这些规则实际上是止损等风险控制方法的补充,应该成为交易者的本能。这是指,即便交易者否认自己处于情绪化状态,但是依据本能,他仍然必须执行过去制定的交易规则。

对新手而言,显然否认自己处于情绪化状态是常见的情况,因此制定严格的回撤控制条款是很必要的。新手从情绪化中摆脱可能需要的时间以周甚至月记,在这些时间里,亏损的交易自我加强,如果交易者在这样的时段里没有办法制止这种自我加强,反而为求快速扳本增加头寸,结果非常可能是灾难性的。

由于大部分交易系统都表现出都有正相关性的倾向,因此,在回撤已然威胁到控制目标时,降低交易头寸或者停止交易是必要的,也是相对简单的方法,时间会冲散情绪化。这一点是无论交易者是否认定自己情绪化都必须去执行的工作,因为只有这样才相对安全。

还有一种常见的情况是,我们事先仔细评估的一个机会,因为某些偶然因素,致使我们没有能够成功交易,丢失巨大的获利机会。这很容易导致一个强烈的情绪化,而这时在资金曲线上是观察不到情绪化本身的,我们对日内每笔交易序列进行分析也不可能得出情绪化的结论——很多时候因为样本太少不足采信。像在这种情况下,对一个新手交易者来说就是很难处理的情况,因为他们很少有警觉意识到这会招致危险,而且由于感觉受到不公平的对待,也不愿意平复这种情绪化。

熟练处理这种情况需要交易者已经在市场中存活了很久,有足够的经验。每当我们在交易中犯下一个错误,我们应该以“再不要怎样”的思维学习这个错误,就像是塔勒布说的排除法。我们如果因为丢失机会情绪化,结果在随后的交易中快速回撤,结果很快触及了控制目标,我们就有一个新的经验,它是关于“再不要怎样”的。那么下一次碰到这类情况,我们就可能比上一次犯错的概率更低。

在交易中不要建立太多关于“要怎样”的经验,因为这种思维的确有点脆弱性蕴含在里面,除非整个交易系统很强韧,但这种思维仍然会影响曲线的平滑程度,造成回撤太多太频繁。我们建立更多的“不要怎样”的经验,才会让自己的生存概率平缓的提高。

所以,回撤控制和止损的目标看起来很相似,在一个复杂的市场中尽可能的给予交易者最少的情绪化问题,最多的理性状态,和学习机会。有了这些我们才去谈如何提高交易水平,否则每个交易者脆弱的都如同暴风中的树苗,我们的止损不可能对抗市场波动率的整个范围,在这个范围里,只有市场本身是强韧的,任何单个机构都不可能是。

有一个问题是,譬如交易者现在正处于一个不大不小的回撤之中,由于规则的原因,他(她,为简便以后一律用他绝非性别歧视)现在降低了交易规模。然而,同时他的交易系统却提示他一个较大的交易机会可能出现。这时他应该怎么做?

我相信这个问题的答案因交易者是趋势交易者还是日内交易者而不同。对于日内交易者而言,当天的较大回撤往往意味着情绪化的出现,因此这个时候判定市场日内波动存在一个高赔率机会是可疑的。由于本身我们的主观判断只有一定概率为真,具体能否把握还和交易状态和运气有关,当又涉及到情绪化的问题时,这个判断为真的概率就大大降低了,而且由于交易状态处于较低水平,这个高赔率机会就不能等价为一笔不菲的收益。

所以认为对日内交易者而言,回撤控制本身更重要一些,因为情绪化的威胁更大,赔率下降而反向赔率上升(为求一个不存在的机会而冒险放任情绪化交易可能承担的损失)。对趋势交易者而言,处理情绪的时间更多,因而可以更倾向于进取。

这也取决于交易者对自己情绪化的识别能力和控制水平。不过,回撤控制的努力本身要求交易者总是努力做出风险更低而回报更高的交易,坚持这一点本身就具有很多价值。有时候一个交易者不必非要拿出很多风险金才能捕获一个大机会,这是交易的好处,从这个意义上说,交易的风险真的不高。

我们进行回撤控制的第二个原因是提高资金增长效率。为了斩断情绪化-亏损的自我加强螺旋,我们有必要在回撤达到一定幅度后降低交易规模,当然这样做在恢复时就会付出更多的时间,而如果我们不这样做,那么情绪化-亏损的自我加强螺旋就可能不会被斩断。但是,当我们决心控制时,从回撤中恢复的时间显然就会更长——除非我们不去降低交易规模,但是按照固定比例的最优下注方式,这显然是不正确的。倘使我们的每一笔交易互相独立,我们总是应该按照总资金的一定比例进行下注。

所以,我们的解决方案只能是随着回撤的扩大降低交易规模,但是这就会延长从回撤中恢复的时间,而且回撤已经出现的越大,我们付出的时间成本就会越多。当我们制定10%的回撤目标时,比如我们回撤到3%,那么我们降低交易规模的比如说1/3。因此如果我们的交易过程就像是扔硬币,那么恢复的预期时间就比回撤的花费时间多50%。假如我们回撤到6%才降低交易规模2/3,那么恢复的预期时间就比回撤的花费时间多200%。总而言之,如果我们按照最佳资金管理原则推荐的固定比例下注方式,那么我们面临的情况就是,回撤越深,我们的恢复时间凹性的猛增。除非我们无视这一原则,坚持始终固定额度下注,但是这会自然的造成一个非优化的交易结果——其中还蕴含了更多左侧黑天鹅风险。

第二反正弦定理(The Second Arc Sin Law)

假定我们在扔无偏硬币,人头记1,反面记-1,记录扔N次我们所取得的总和。当然,由于每一次期望为0,因此总和的期望也是0。记录这个总和的曲线,扔第N次之后,我们恰好在第K次达到最大值或者最小值的概率分布情况是,K=0或者K=N的概率最高,而在K=N/2中间处概率最低。

在交易中,我们假定资金曲线围绕隐含增长率波动进行,那么第二反正弦定理告诉我们,资金曲线对隐含增长率最大偏离(向上或者向下)最可能发生在开始或者结束,而最不可能发生在中间部分。(感谢知友Yangsir提醒,这个定理我很久没有研究导致记混了,而且错误的表述显然的违背了大数定理的原则,实在抱歉)

引述这个定理的原因,在于我认为这说明了花费更多时间让资金曲线待在隐含增长率上方的重要性,所以我们总是至少可以期待正向的最大偏离更可能出现,而不是反向的最大偏离。

不同的人对回撤控制之目的可能有不同的观点,以上两个观点是我个人对回撤控制的看法,我其实还认为回撤控制的另外一个目标是让一个交易者能够在任何时间点有能力做出最好的交易。这对一个交易者真的太重要了,我们都说市场机会总是会有,这的确不假,但有的时候,一个重要的交易机会的成功捕获依赖于交易者在一个很短的时间范围内做出正确的行动,越出这个时间范围,交易难度就会大大上升。所以,一个能够始终良好控制回撤的交易者,能够比其他人更有优势,因为他没有那么多情绪要处理,也没有什么后顾之忧可以阻止他去正确的赢。

最后,所有资金管理的内容和知识都不会让一个本身没有edge的系统自动获利,它只是让一个具备edge的系统尽量的获取更多可能的利润。但是,也可能一个不具备edge的交易者通过长时间的交易具备了微弱的edge,而一个具备微弱edge的交易者可能具备更多的edge。所以,资金管理的知识本身不会平滑出一个好的资金曲线,因为好的资金曲线取决于资金管理的方法以及交易系统的edge两方面。这是Ralph Vince在《Money Management Mathematics》中强调过的。动态的看,资金管理等知识可以让一个不能盈利的交易者存活更长时间,以争取改善edge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