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进阶之归纳法问题


(overeal) #1

尼古拉斯.塔勒布在其主要著作中总是提到归纳法问题(Problem of induction),无论在哲学方法上,还是在交易实践中,这的确是极端重要的一个问题。通过从历史中提取规律,然后归纳迭代,就产生了历史决定主义的某种形式预言。当然,今天的我们已经见识了很多这类预言的失败,从地球末日到阶级斗争学说。无论其继承者如何修订这些学说,当初的预言之失败是无可否认的。对归纳法的过高评估以及对绝对知识(是高估归纳法的结果)的追求最后是对随机性的忽略,这可能就是绝对理性主义的基础。反过来,对归纳法持有怀疑态度,怀疑绝对知识的存在就会选择信奉经验主义。

索罗斯(不仅是他还有很多社会科学家)已经说明了为什么,在有思想的人参与的社会科学中,绝对知识(真理)无法企及,最多只能不断接近。原因在于“预测者改变预测对象”,即便在自然科学量子范畴中也有这种现象,观测行为本身改变被观测对象。在市场这类有很多参与者的场合,真理更是镜中花水中月,因为预测者无法预测别人对自己行为的反应,最后这种预测变成无穷层级,使得预测的效用很难估计。

绝对理性主义在拉普拉斯妖的描述中达到顶峰:假定一个完美智能的上帝,可以快速的处理足够多的信息,具备完备的知识建立方程,于是未来的一切在上帝眼中都不过是完全设定的。这个勇敢假定当然受到牛顿建立力学方程的辉煌成就鼓舞,现在我们知道这些假设条件大都是不可能达到的。完备知识不可能,处理足够多的信息更不可能。因为处理这些信息产生的熵就已经完全的不可逆的改变了被预测对象。所以当预测做出之后,结果根本就毫无意义。

我不知道世界上重大发现或者理论知识的建立有多少绝对理性主义者的贡献,我相信肯定有这些人的份。但我非常确定世界上最失败的实验或者假说——产生高昂的成本以至于足以抵消很多次假说成功的效用,大部分都能找到绝对理性主义者的身影。

作为交易者我们在市场中不能总是进行最失败的实验,由于交易者必须非常好的保护自己任何时候的资本,因此我显然反对将绝对理性主义带到市场中来。关于在市场中的实践,我更倾向于经验主义,相对而言,我会更低的评估知识的价值(因为归纳法问题),而更多依赖经验和交易习惯。

我在《交易进阶之回撤控制》中说,学会资金管理这类知识不会自动获利,或者说自然的开始做出平滑的资金曲线,很多时候资金曲线的平滑程度取决于edge——可以理解为交易者相对市场的一点优势。市场比任何人强大这是真的,但是在市场中持续获利必须要具备edge。市场强大在任何时刻都主导了参与者的预测,但是赢钱不必总是做正确判断。所以,市场强大和持续盈利交易者相对市场存在edge的说法并不矛盾。

我相信edge更多来自于经验而不是绝对知识,或者说,归纳法要被正确的使用,这就是交易中的经验主义而不是理性主义。很多时候我也在思考edge究竟是如何出现的,但是一直到现在我也没有得到满意的答案——这实在很正常考虑到经验主义和理性主义已经分立了这么久。

但是学习资金管理的重要性不在于交易者可以立即获利,很多时候都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因为亏损的交易者不见得不具备edge,缺乏正确的资金管理也会导致亏损。在过去某个时间,我认为我所有的交易方法和理念都错了,当牵扯到杠杆时,我永远无法对抗自己意在捕获趋势的波动率。换句话说,我的生存完全依赖运气,而获利都是暂时的。然而当我开始本能的止损并且学习资金管理的知识后,我就能实现过去不能实现的很多目标,尤其是将时间周期延长之后。

盈利的交易者可以通过正确的资金管理做的更好,但是他显然具备edge。亏损的交易者要做出平滑的或者至少是显示出斜向上趋势的资金曲线,就必定要首先学习资金管理知识。我始终这样理解——资金管理能够尽量的延长一个交易者的生存时间,在既定的条件下。而且可以提高交易者在生存时间内的学习效率。这很重要,学习或者说,利用经验的能力,会改变胜负的天平,最终使得一个没有edge的交易者具备了edge。

实际上我假定提出归纳法问题的目的并不是否定归纳法的意义,归根结底是要正确理解归纳法的局限。不知道任何理论的局限的人,是非常危险的,他们可以轻易的就搞砸任何一件事。经验主义并非完全否定归纳法,而不过是怀疑的,有保留的尝试归纳结论。这一点和理性主义的出发点显然不同。资金管理同样如此,即便学习资金管理并不自动实现平滑资金曲线,也必须去学习,因为这是最大化交易者生存机会的方法。

我们假设新时刻的价格P’被上一时刻的价格P以及(1-P)决定,并且乘以一个常数a,这就是洛基斯蒂克方程,只要建立这样一个相当“幼稚”的方程我们就可以创造无穷的复杂性。而实际上这个方程的形式是很具备现实意义的,如同我们寻求的Optimal f值,假定是,所有的事物都受到正反两方面影响,改变总是可能提供两方面的推动,所以评估任何事物或者工具我们必须清楚的认识到其优势和劣势,而最优化的结果隐藏在某个中间位置。

假设初始值P=0.2,a=2.3,价格曲线图如下:

![](data:image/svg+xml;utf8,)

最终价格收敛到一个确定的价格不变稳定下来。

a=3.1,价格曲线图如下:

![](data:image/svg+xml;utf8,)

价格最终在一个价格区间反复震荡,而该价格区间的两端则小幅度变动。直观上看,具备典型的周期特征。

![](data:image/svg+xml;utf8,)

上面呈现的规律性(稳定值或者周期性)不存在了,价格涨跌显得相当混乱。

![](data:image/svg+xml;utf8,)

奇怪,周期性又回来了。

![](data:image/svg+xml;utf8,)

这一次相比a=3.75的情况似乎更复杂,几乎找不到什么有意义的描述。

以上,仅仅是一个极端简单的方程形式,就提供了一个可能无穷复杂的非线性动力系统的输出。而我们知道天气系统,湍流,股票市场其内在逻辑要复杂的多。但即便在这样一个输出中,我们能不能大胆的使用归纳结论,并且总是绝对相信自己的预言?所以我相信真正的交易者其精力用在建立计划和风险控制上,预测的事情,真不太懂。我交易的很差那段时间很喜欢做小众化的预测,现在我偶尔做预测的原因,只不过是想检测自己摆脱自我的能力。

但即便该模型提供的有周期性的那种情况,其上下区间也是在不断震荡的,现实中,当杠杆牵扯进来,那种波动率就可能造成交易者破产,更无需说周期性可能只是暂时的!

交易者在提炼经验时仍然运用归纳法,并且尽量的给每一次非随机性的因素假定一个逻辑,但是对未来的看法只能是猜测,于是,我们就会开始发现,真理的真值并不重要,也不太担心周期性或者归纳逻辑的跳变——因为止损起到了关键的作用,而且也只有止损,能够帮助我们对抗混沌系统。注重效用而不注重真值的哲学就是实用主义(Pragmatic),实用主义绝非“有用就是真理没用就是谬误”的有奶就是娘哲学,误读真理就会误解实用主义。

我相信运用资金管理开始本能的止损正确看待归纳法问题仍然不会自动实现盈利,在市场中建立edge是很困难的,但是我相信这些知识会是有用的,但edge的其他成分是什么,正如理性主义和经验主义分立了这样久仍然有各自为数众多的信徒一样,世界永远在寻求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