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生存指南四


(humidity) #1

很久没有更新新手生存指南系列,交易进阶系列的确有很多相当高阶的知识,因此会自然导致响应者了了,当涉及到的知识越抽象,大家会越兴趣索然。我理解这一点,虽然这是我的偏好。不过相对于喜欢谈论非常抽象话题的哲学研究者,我还是喜欢讨论更有实际运用的话题,我又觉得他们讨论的实在太抽象而我不能理解。我所谈论抽象内容的意义在于(虽然抽象不是我擅长的领域),提高自己将原则正确运用,以及运用到多个领域的能力。

Sklansky在《扑克原理》中这样定义正确的玩扑克(对方有牌力隐藏的扑克项目):你打的越像是你看到对方牌,你打的就越有价值,相反,你就犯下越多错误。

这很好理解,偷看别人牌作弊的目的就是正确的玩扑克,每个人都能理解这一点。不过我突然发现,类似的原则可以移植到交易中:你正确的处理越多的信息,你的交易就越有价值,相反,你就犯下越多错误。

这也相当好理解,谁不知道呢?可是,什么算是有用的信息呢?有些信息已经出现了但看起来似乎不重要,有的信息根本没有公布但是却隐藏在价格里,有些信息公布了但是似乎又过多的兑现了自身价值。

的确如此,所谓正确的处理信息,是很难衡量的,最终我们只能说,某个市场中的持续赢家应该是一个非常好的信息处理者,他很早发现信息并且做出正确处理。但是对单个信息的解读做出判定,实在是很困难。进入这个话题,我相信仅凭目前的知识水平,是难以有清晰的结论的。不过依据这个关于交易的原则,我们就可以立即发现,一些很明显的错误。

比如下面这个问题——设置非常宽的止损为什么是较差的策略?

在之前的新手生存指南系列里,我们讨论的宽止损的害处主要是从它容易激发人性弱点的角度,虽然也说明了,在浮亏较大的情况下,人本能的拒绝不利于自己的信息这一缺点,结论是越宽的止损引发负面黑天鹅的概率越高(凹性增长)。这方面的例子的确不少,最有名的可能是约翰麦利威瑟在LTCM面临巨大浮亏的时候,绝口不谈破产风险只谈市场蕴含巨大机会,或者希特勒在看到证明苏联坦克工厂已经在乌拉尔山以东恢复生产的证据照片时,勃然大怒拒绝相信。

LTCM的管理方式似乎不会涉及到止损的问题,因为他们追求的利润是必然存在的,是上帝的安排,任何价格的反向运动都是建仓的理由,而越大的反向运动理由越充足。在LTCM这里,他们交易的事物没有理由受到两方面的推动。可事实是,即便强大如黑洞这类事物,基本粒子也能从其中最终逃逸。黑洞吸收越多质量对周围事物引力越强似乎是一个只会自我加强而不会受到反向削弱的极端化事物,但也并非如此,黑洞最终仍然会蒸发。所以显然,我相信LTCM还没有理解中国古代的阴阳概念,而声称是做空工具造成了A股熊市的人显然也应该思考一下平衡的观念。

LTCM就是我认为的属于绝对理性主义范畴的例子,绝对理性主义认为,发现绝对真理于是就可以为所欲为,因为他们的行动就代表了上帝的旨意。所以,止损的确没什么重要的意义。

但是从情绪控制的角度讲,止损之后,使得情绪重新被控制住,让理性主导大脑,而后重新建立交易计划这个策略,几乎永远比绝不止损等待价格反转要好。当然,对于已经出现了巨幅亏损的交易者来说,选择前者确实很难,所以我们的交易原则是永远避免巨亏出现,用止损保持你在Comfort Zone里面。如果你觉得在交易的时候,不设置止损自己相当舒服,而执行止损就会不舒服,那么你可能需要改变这一点。

在《幽灵的礼物》中,幽灵说:大部分交易者总是假定自己正确,进入市场之后什么都不做,等待价格要么击中止损,要么击中止盈,这是错误的。我们的交易方式与之相反,我们进入市场之后总是假定自己错误,除非被市场证明是正确的

如果从前面关于处理信息的角度理解,这句话就显而易见了。不正确的交易行为在等待要么击中止损要么击中止盈时,忽略了太多期间市场给出的信息!这是一个关键,形成了这样的交易习惯相当于,从进入市场的那一刻起,自然的忽略了所有市场给出的新的信息,而这些信息,会影响接下去的价格走势。

所以止损越宽,忽略的信息就会越多,因此从交易原理上说,交易者犯的错误就越多。而这还没有谈及交易者的人性弱点和负面黑天鹅容易因为更宽的止损而激发。

作为一个交易新手,可以去检查一下自己的交易记录,是不是总是在亏损的交易上停留太长时间——而这个原因是几乎所有交易书籍中讨论的亏损的主要原因。

我们找出的这个原因和交易水平无关,因为我们不能总是寄希望于什么信息都不去处理就能赢钱!所以立即改掉这一点,你总是能比过去做的好一些。

我们并不是说,宽止损总是较差的策略,但是如果交易者总是以宽止损收场,而很少有主动止损的情况出现,那么从处理信息的原则看,这立即就可以被定义为错误。所以《幽灵的礼物》中建议的首先假定自己的错误的,除非被市场证明,就相当容易理解了。

问题二——为什么绝不要做长期预测?

天气预报的准确性随着时间的延长而显著下降,6天是准确预报的已知极限,如果预测六个月之后的天气,只能预测出平均值。6天大概是整个大气层绕地球一圈的周期。在市场中有人喜欢做中长期预测而乐此不疲,但是却忽略了同样是属于非线性动力系统的天气系统的原则。难道市场和天气系统有什么显著的本质区别?或许有人说,市场是被操纵的,所以猜测某些人的意图总比猜测一个随机性的集合可能会准确。似乎有道理,当大量的散户在市场顶峰开始云集,或者说很多人谈论的人人谈论股票现象就意味着泡沫的出现。不过泡沫的威力在于,它有可能生长的无限大而越过了做空者的风险线或者空仓者的忍耐力。相对而言,我相信中国特色市场经济比西方经济体更容易产生令人啧啧称奇的泡沫,原因可能在于期权制(导致长短期利益不平衡)。具备这些知识,所以我能够经常对前景看淡,却又正确的做多,而从来没有试图在过高估值的范围放空,因为在泡沫的波动率面前,评估估值的意义不太大。

然而,猜测某些人的意图的波动率可能超过猜测随机性集合的波动率,这也是可能的。所以当然内幕消息在国内市场非常有优势(当然假消息更多),作为一般交易者我们却不能指望这一点。另外,那些意图也可能随着时间改变,这也产生新的信息,因为整个世界经济形势又是不确定的,而这个事物又必然影响到国内,所以“意图”随着时间改变是绝对有可能的。从这个意义上说,热衷于中长期预测,按照交易处理信息的原则,是错误的——尤其是固守在自己过去的预测上太久,而从来不肯改变。

张维迎和林毅夫关于产业政策的争论,我认为从信息处理的角度看,显然张维迎的结论更可取,因为即便没有政府处理关于产业的信息,市场自己也可能够处理实时的信息。但,如果政府主导关于产业的规划,那么政府的规划,能否及时的根据信息进行调整?我们的五年规划或者什么,会不会越出了像是天气预报6天原则的类似范围?这样的规划,更可能降低了社会实时处理信息的能力,而不是通过更好的处理信息而获益。所以,如果政府总是固执于长期规划,那显然就完全不顾后期的更新信息和知识,绝对是更差的策略。

但实际上这个观点就是波普尔在《历史决定论的贫困》中叙述的预言的困境——忽略了未来的信息和知识变化。你不能总是做一个一本正经的预言然后对后来的信息一概无视而期望自己正确。

交易者对自己计划太有信心的一个坏处就是信息处理的工作暂停了,当巨大的盈利出现,而交易者又做了一个长期预测或者说,带有止损的预测时,这就是一种错误。人在困境时以及顺境时都容易犯下信息处理的错误,所以交易的确很难。所以,最佳交易是,在任何时候,不停止信息处理的工作。而我们这里完全不会讨论,关于如何处理信息是正确的话题。所以,结论是有价值的。而止损不能太宽和不要做中长期预测的行为,都是依据信息处理的原则得出的。同样,这就解释了《幽灵的礼物》中的这句话:**没有长线交易,只有转化为长线的头寸。**没有人能够知道自己头寸的性质。

为防止歧义,我要这样说:中长期预测对交易者评估潜在赔率是有帮助的,但是这种预测绝对不能帮助你控制风险,以及最重要的是,如何赚取最多的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