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进阶之理性主义VS经验主义


(darcylike) #1

无论讨论止损,止盈,资金管理,回撤控制,市场特征其中的任何问题,数学都会牵扯其中。Taleb在《Silent Risk》中进行了大量的数学推演,目的在于证明很多自己之前著作中提出的观点。他一面随意的嘲笑经济学家,一面给出自己的反击,展示在知识上自己并非是一个纯粹的经验主义者。

然而即便如此,他也并非是一个超一流的交易员,虽然我假设他理解整个交易知识的体系组成,进行了截至目前最好的归纳和整理。他理解大部分交易者脆弱性的根源,他对交易中的输家和赢家有自己详细的观察和分类,甚至将这些细微的差别扩展到很多远离交易的地方,譬如他认为真正的交易员着装应该更像是科学家,思维更是如此,而不是梳着大背头侃侃而谈如何预测市场那种样子。

但在我的经历中却发现,除去数学推演,交易中还有很多非常重要的东西,暂时是无法用数学量化的。甚至某一些从数学上正确的理论,在交易中实践意义很低。我想原因在于数学归根结底是对现实的抽象,在模型化的过程中,提出的假设和细节的实现中可能会忽略了一些关键。导致这些数学结论在交易中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有的时候,就不如纯粹经验主义的方式了。

我认为,在这些方面,情绪管理就是一个典型例子。也许在未来可穿戴设备和大数据的进展会让交易者情绪更多通过数学的形式得以表现,但我相信情绪管理仍然是对基础数据的深层次理解。因此,成为一个更理解自己的人,本身就是一种更可信赖的方法。这一点不依赖于未来科技的进展和外部条件。

从交易的整个构架看,情绪管理是倾向于经验主义的,在经验主义的领域,我认为主要应通过减法进行学习。即当我们犯了一个错误,我们本能的学会下一次不会这样做,因为种种原因,暂时我们无法确定其中的原因,所以归纳分类是不可能的。有的时候非要去进行分类会形成误解,以为自己理解了其中的原因,这样做会导致认知系统中会产生更多的错误。或者给自己的行为设置更多界限,导致有益的自由度下降。

在理性主义的领域,我们通过更科学的认知方法学习,可以归纳分类假设观察实验,当发现一个反例,这就是修正过去认知的机会,这就是知识的更新。但外界事物的复杂性总是被一部分人低估,导致理性主义的越界。用过去已掌握的知识,解释错误的原因,低估了随机性等因素,导致了知识的滥用。

市场自然属于复杂性事物的一类,因此行为千差万别难以理解,显然用绝对理性主义对待市场,效果甚至不如绝对经验主义。但选择两者任何其一都不是最好的办法,应该进行折中。Popper认为对这类事物而言,理论应该在解释和预言上对称:如果理论提出了对事物的预言,那么也应该完美的解释过去,反之亦然。按此,宣称“历史必然性”的人,应该同样有能力出具预言。如果预言失败了,却坚持强调“历史必然性”,那就是学霸作风。

正确理解自身局限的人不会这么做,不做无效预测,也不做断言式的解释。关于社会科学观点喜欢争论的面红耳赤主要因为对这一点上缺乏认识。在交易中,解释的目的是关于提升知识的运用范围,但资金曲线只关心交易者以后的行动。因此,我认为可以说,Soros对市场的认识超乎常人理解,但不能说他关于某一事情的解释是必然正确的——而且那也并不非常重要。

如果所受教育偏重理性主义成分,对自身局限认识不足,过度摒弃经验主义,那么从市场中遭受的损害会大的难以估量。因此对交易新手而言,侧重经验主义要远好于侧重理性主义。因为这里有一个巨大的知识空间需要开发,而这些知识从形式上是和过去不同的,绝大部分是非线性的知识,而不是线性的。侧重经验主义有更长的存活时间,然后正确的以理性主义的成分建立知识体系。

情绪管理的目标是,让交易接近数学给出的隐含增长率。由于随机性,资金曲线围绕隐含增长率上下波动,情绪从这里不断产生。资金曲线相对隐含增长率波动的越厉害,情绪化凹性增长的越快,这就构成了左侧胖尾原因之一。

在交易者具备edge和正确资金管理的情况下,情绪化的威胁仍然挥之不去,随时可能如同滚雪球一样扩大。那么在交易者显然还不具备edge或者资金管理不正确的情况下,情绪化就如同达克摩斯之剑那样危险。

一方面我们尽力的降低资金曲线的波动率,但在很多时候会过多牺牲隐含增长率。所以建立强大的情绪管理能力,就十分必要了。

不过如同上文所做的描述,情绪管理的基础就是正确的认识交易构架,越缺乏知识,正确情绪管理的难度就越高。如果没有知识,情绪管理在市场中是不可能的。显然,决策的优化取决于信息的处理和知识的运用,本身就降低情绪管理的工作量。所以我认为很多时候情绪管理难以达到交易者的目标,最主要的原因可能仍然是知识的不足,第二才是性格。

我确实认为在交易中本质单纯一些的人,对抗负面情绪更有优势,因为这些人能够较少的被干扰而专注于自己。相反很容易被无用的信息分散精力,导致情绪管理难度猛增。我知道Warren Buffett在千禧年互联网泡沫度过了难熬的两年时光,但是在情绪化的人潮中,他坚持了自己的edge。他是一个常年三点一线的人,而且要相隔很久才换一辆车,请Lebron James吃饭也只是一顿75美元的牛排。

和社会风气一样,市场会改变一个人的偏好,至少从表面上。在社会或者市场中坚持自己认定的价值——edge,并不是很多人可以做到的事情。但交易就是机械的理论上最优化兑现edge过程的反复。情绪化是这个目标的敌人,为很多特殊的市场状况放弃edge放手一搏者,比比皆是。

有人高估了自己的edge,认为自己进行交易就自然产生edge,这是不可能的,因为edge取决于特定的情况。不可能有人在任何情况下具备edge,否则Hayek本地知识这个概念就作废了——任何人在自己的经验中,有相对其他人的认知优势,Local Knowledge——进一步延伸,生而平等,天赋人权——当然的资产阶级经济理论。所以,受迫交易或者诱惑交易,都无视了这一原则。这是一个知识提升情绪管理的例子。

我认为应该多去分析交易中失败的例子,而少一些受到短期暴利者的蛊惑,原因在于复杂性,这样的例子还是不得不大量的归入经验主义的领域,而不是理性主义的领域。短期暴利是可能的,像是Paul Jones实现过单月64%的回报率,当然对更多人迅速炸毁也很常见。其实现的细节和知识往往不被人所知,因此就肯定不能通过理性主义处理作为加法。在细节和原理揭示之前,我们无法确定的解释其原因,这一点和之前阐述的原则一致。

但这不是建议去永远保守的交易,Paul Jones能够在正确的时候冒险,越盈利他敢于冒越多的风险,所以他的行为是正确的。不过在所有这些知识逐渐清晰起来之前,经验主义是非常有帮助的,尤其在情绪管理的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