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进阶之黑天鹅(一)


(xmnz) #1

这一次我们讨论的主题有点奇特,军事爱好者可能非常喜欢关于坦克的话题,我并非一个军事爱好者,虽然我也喜欢研究相关的特定知识。在真正军事爱好者眼里,我是一个外行,不过我可以说我实际上在讨论的是交易。

是英国人制造了第一辆坦克,并且将其投入到1916年的索姆河战役中。创新的确是非常随机的事情,斯文顿中校提出了关于坦克的设想,但英国陆军却毫无兴趣(思维丧失自由度),作为海军大臣的丘吉尔却下令组成“陆地战舰委员会”(归纳法)。于是“马克”一型坦克正式诞生,最关键的速度只有3英里每小时,配备机枪而不是后来的坦克炮,故障率肯定过高——计划投入48辆到战场,但实际仅有18辆参战。

按后来的装甲战理论看,这是标准的步兵战武器。其对抗的目标是步兵,速度和步兵相近,主要的战术目标是突破战壕防线——一战中最典型的攻防手段。在拉锯战中,如果没有空间得以拓展——通过间接路线,那么出其不意是不可能的。于是就是双方不断投入资源的惨烈长时间消耗战。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西线也成为最无聊的战争,未来战争在当时看来,似乎也就将是无穷无尽的消耗战(朝鲜战争是后来的又一个典型)。

英军上尉、军事思想家李德哈特,曾经最早的和富勒一起提出了后来的现代战争思想,他是世界上最早发现和提升坦克真正价值的人。但他的思想没有获得英国军界的重视,反而是在战败的德国,他的思想被极少数几个人真正的视为圭臬。

最早的一批就包括闪击战名将古德里安,此时隆美尔在意大利战场显示出指挥步兵的天才,并且写了经典的《步兵突击》。但隆美尔真正注意到闪击战的价值,是在古德里安于波兰战场显示出迅捷的行动之后。

古德里安希望将坦克作为陆军主力兵种时,步兵和骑兵仍然是优势的传统兵种。因此,即便在算是白纸一张的德军内部,坦克也遇到很高的阻力。对德军而言幸运的是,希特勒注意到了古德里安的思想,并且鼓励古德里安将自己的看法付诸实践,此外还有当时古德里安的直接上司,虽然即将退休,但是也算是最早转变思维的将领之一。

古德里安细心的观察法军的军事演习,认为法军在演戏时,过于按部就班而缺乏灵活性。似乎在法军高层看来,由于阵地战难以达到出其不意,战争只需要制定较好的战前计划以及较好的执行就足够了。在阵地战中,战壕,地堡,大口径火炮是最重要的,所以虽然法军同样在后来大力发展了坦克,重炮重甲是其典型的标志,但这样就大大牺牲了速度。

古德里安断定法国人沉浸在消耗战的思维中不能自拔。在英国,坦克受到的重视程度是三国中最低的,坦克被视作是为配合步兵行动的兵种,不能脱离步兵单独作战,这种状况甚至一直持续到晚至托布鲁克战役,隆美尔在日志中说,英国人在战场上的反应总是很慢,而他们的坦克从来没有打算离开自己的步兵。

不过将闪击战理论实践的难题,除去守旧的思维外,是很多技术细节。德国在英法默认的情况下接收苏台德地区时,希特勒为了向世界展示德军的强大,命令其主要的几个坦克师向着捷克急行军——一路受到当地民众的热烈欢迎,在对当地人讲话中,希特勒还留下了激动的泪水。但是,之前的数百英里行军途中,竟然有超过60%的坦克抛锚。

虽然德国宣传部门大力鼓吹其装甲部队的威力,但古德里安认为这实际上暴露了德军装甲部队尚不成熟,亟待解决更多问题。不过好在似乎英法等主要国家没有注意到,这很容易理解——因为坦克长距离行军能力的欠缺,和传统战法是并不冲突的。

传统战法认为,阵地战的任何突破都无法造成胜负天平的迅速倾斜,因为步兵的速度缓慢,而且阵地的厚度可以为后备军的加入争取时间。所以,短暂的突破之后的结果仍然是恢复平衡。坦克最多在阵地撕开一个口子,但重型战防炮成本远比坦克更低,所以用坦克进行攻坚的损失是会远高于收益的。

古德里安接受了李德哈特的观点,认为装甲部队应该单独设置,而不是混在步兵之中。对阵地薄弱点的攻击至少应该动用超过3个装甲师以求迅速扩张战果。在入侵波兰时,每个德军装甲师包含大约四百五十辆坦克,波德战争结束后希特勒决定对坦克师扩编,不过主要是通过原有装甲师分拆而成的,这样每个装甲师只有二百多辆坦克。在这个时候,隆美尔已经是第七装甲师师长,这主要是由于希特勒的赏识。不过相对来说这个装甲师的战斗力是德军中最弱的,70%是捷克式坦克,其余主要是一型坦克和二型坦克,只有少量是三型坦克。

与法国人相反,古德里安认为基于闪电战的理论,对坦克而言,最重要的是机动性,包括速度和续航力。第二是火力,这是为了对特定目标的迅速突破。第三重要的才是装甲。与法军完全不同,古德里安认为战场形势瞬息万变,计划是一方面,但灵活的指挥更是关键。受到这一思想指导,二战前德军装甲兵建设就非常重视通信,德军很早就实现了大量坦克配备无线电设备。作为一个对比,两年后苏联的T-34仍然是只有指挥车才配有通信设备。

闪击战理论认为,在形成突破口之后,不应该保护突破口和巩固阵地,而是应该立即形成纵深向阵地后方的交通要地,补给线,机场,铁路,甚至敌方首都,重要城市做突破。以彻底打乱对方整个部署,使之陷入混乱。因此,装甲部队有力的后勤保障是至关重要的,航空侦查同样如此,而身处战线后方的大本营,在指挥时,就会与过去完全不同,在后面我们会看到这一转变从思维上有多么的困难。

英法对德宣战后双方进入了“假的战争”,都躲在防线后面而谁都不肯率先进攻。因此时也的确没有可能进入“真的战争”——此时英国完全没有准备好战争,法国同样如此,更无须说德国。德国将整个部队调往西线重新部署,至少要耗费数个月时间,而装甲部队恢复最强作战能力至少需要半年。波德战争粉碎了波兰人大骑兵的幻想,就此德国的骑兵正式退出序列,但英法似乎仍然对闪击战做出反应。

几个月时间过去了,丘吉尔对国会乐观的宣称“希特勒的最佳进攻时间已经错过,他已经没有机会”。从英法联军的角度看的确如此,但对德国而言,由于没有东线-西线连续作战的计划和准备(希特勒先是对军队保证,波德战争就会带来和平,但他并不这么认为),错过最佳进攻时间是必然的。希特勒假装释放善意,但是英法心意已决,时间拖延的越久,英法越认为胜利天平在向自己倾斜。于是希特勒说服德国陆军只有再向西击败法国才可能得到真正的和平。

一次偶然的事件,导致了西线战场的演变最终出乎绝大部分观察者的预料。

这时德军总参谋部提出的对法作战计划几乎就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施里芬计划的翻版。但希特勒看到这个计划之后却兴趣一般,希特勒从天性上喜欢创新出奇,但据李德哈特的看法,希特勒有天才的战略头脑,但是由于缺乏战术训练,导致有时战略想象力缺乏支撑。

一架德军飞机莫名其妙的载有计划的全本起飞,暴风雪使得这架飞机迫降在比利时的机场,随后计划落入比利时人之手,据德国驻比利时武官的消息,当晚比利时国王和英法两国首相进行了长时间的通话。希特勒得知此消息的第一反应是,准备下令军队立即行动,但精明的特质还是让他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当然在英法两国看来,此一计划也可能是假的,是德国人故意的疏漏。但李德哈特怀疑德国海军上将abvehr局长Canaris与这一事件有关,善意的秘密泄露希特勒的计划,以制止战争的进一步扩大毁灭不可能通过战争崛起的德国。

德高望重的德军名帅龙德施泰特的参谋长曼施泰因,这时给希特勒提出了自己的计划,后来的曼施泰因计划。这个计划起初被总参谋部反对,并使自己受到冷遇,但希特勒的一个贴身军官是曼施泰因的追随者,为其愤愤不平,安排了这一次会面。喜好军事冒险的希特勒对曼施泰因的计划非常称赞,并说只有曼施泰因才真正理解自己的想法。

此前曼施泰因特意去征求古德里安的意见。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古德里安曾经在阿登森林地带作战,熟悉那里的地形。曼施泰因设想集中装甲部队快速通过阿登高地,出其不意的形成重点突击,而在法国北部的比利时一带,只去占领重要的桥梁和堡垒作为佯攻然后转为防守,牵制英法联军主力。这个想法获得了古德里安的赞同,古德里安告诉曼施泰因,阿登高地绝对有可能通过大量的装甲部队。

下一篇我们会观察整个黑天鹅发生时,那些历史上的著名人物的反应,这些反应反过来也定义着黑天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