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进阶之专注交易行为


(sonyzh) #1

在交易进阶之避免过度适应中,我受到深度学习方面知识的启发,尝试寻找避免过度适应市场的想法。交易者要不断去适应市场的原因包含两方面:第一,交易者应该尽量利用可以利用的任何趋势。第二,交易者应该尽量贴紧市场节奏,这样市场产生异常变化时,交易者在思路上可能转变的快一些。

于是,在交易者和市场之间,立即建立了反馈关系。市场阶段性的特征被交易者不断接受,因此才会觉得市场更友好。但阶段性特征又会潜移默化的影响交易者(尤其是主观交易者),通过试图适应环境的生物本能。不可避免的,阶段性特征包含很多噪声,结果是交易者开始从交易行为上不知不觉的偏离。

用来衡量深度学习智能的知识水平的函数,给了我另一个启发。交易者过度关注阶段表现,尤其可能对避免过度适应不利。从整体上,任何一个阶段盈利的多或少,和随后的变现是有可能存在负相关的。这和生物过度适应环境在环境快速逆转之后会灭绝同理。和所有生物一样,我们应该尽量的适应阶段性环境,而且我们也不知道环境逆转的时间。我们唯一的优势是,我们知道环境可能会逆转,而且我们知道应该保持一个优化的机制。在深度学习中,这就是随机性的非功利探索。

现在的结论是,我们拒绝环境对我们交易行为的改变,但它允许它改变我们的交易观点——接受有意义的信息,但对噪声免疫。

对我而言,我认为较为重要的交易行为指标是:胜率、赔率、平均持仓时间、手续费利润比例。现在我认为这些是更能描述我自己交易行为的指标,而资金曲线和回撤都相对表面一些。所以,我在新手生存指南中建议要严控资金回撤,对新手来说,这会造成很多交易停摆去进行情绪处理。但在交易进阶中,我的看法就有所不同,相对而言,高水平的交易者应该试图接近更本质的东西。

我更希望在观察自己交易表现时,胜率处于较低水平,原因是我更希望做更长时间的持仓,这样我必须经常冒险让自己获利的头寸变成止损出场。所以胜率和平均持仓时间存在某种程度的负相关。于是赔率也会上升。如果我的平均持仓时间上升,那么显然手续费会相对下降,很可能导致手续费利润比例下降。

很多最初级的交易者会更在意胜率,希望大部分单子都是盈利的,办法是加宽止损或者并不设置固定止损。我们都知道这样的行为最后会付出惨重的代价。而且我在之前的文章中也试图去证明非常宽的止损是绝对错误的。我相信自己的假设,但并不打算纠结太长时间,毕竟交易员不是科学家,我们在思想的运用上有很多自由。

我假设任何时候试图提升胜率都可能是得不偿失的。不过市场有时候会引诱交易者这样做,所以对这些指标观测是重要的,以确保自己的交易行为一直保持在轨道上。

这个专栏里的细心读者可能会发现,这里的观点和赛博格Cyborg在他一篇文章观点的非常相似。的确如此,这也是为什么当他的文章一发出,我就给予毫无保留的称赞。

深度学习中对价值函数最大值Q-value估算的方法给了我一个启发,我于是认为我如果更关注于我假定更本质的东西,那么我是否能发现自己的某种真实表现其实在不断变好。就像Deepmind程序得分不断上下起伏时神经网络对Q-value的评估在不断上升一样,让我能够跳出阶段性的市场纷扰,专注于自己的内心。

于是我设计了一个粗略的标的交易难度TD的衡量方法:在分时图中,我将每分钟上涨和每分钟下跌的幅度加总,除以日内分时图经历的涨跌转换次数,得到的结果再除以指数,得到相对的交易难度。数字越低,证明分时图锯齿越多。反之则价格越流畅。从意义上,这有点像在估计Hurst指数在描述的东西。

然后我用当天的盈亏额除以这个结果,得到的视作是交易的相对表现RP。我的逻辑是:当天交易难度越高(TD数值越低),交易频率应该越低,因此如果出现亏损应该也保持在很低的水平。当天交易难度越低(TD数值越高),交易频率可以提升,因此出现亏损应该可以较高一些。这都指向了一点,RP越低证明交易表现越差,反之证明交易表现越好。

![](data:image/svg+xml;utf8,)

![](data:image/svg+xml;utf8,)

![](data:image/svg+xml;utf8,)

我对自己强调更长持仓时间交易行为之后的交易进行了统计,结果是荒谬的:虽然并不追求胜率,但是依然达到了0.75。而同时赔率达到9.3倍。最大盈亏比达到19倍,最大亏损/平均亏损比只有2.7倍。这显然的告诉我,我绝对应该满仓交易,也许有一天我会做好准备,不过暂时我还是决定继续观察。这些虽然是阶段性的,不过我相信其中有某些逻辑起到作用。

以上结论也涉及到我关于交易频率的假设,过快的处理信息和过慢的做出反应都是较差的行为,信息在市场中的价值先增后减。我认为,暂时我对自己交易表现的观察符合自己之前提出的所有假设。

在资金管理的知识中,有很多方法衡量交易表现。即便如此,有很多阶段性的出色表现最后止于某次惨重的失败,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一个交易者的记录可信度提升的速度是交易时间的开平方。可信度增加的相当缓慢,显然不能依靠时间去鉴定一个交易员是否可信赖。我现在更倾向于从多个方面观察一个交易员,甚至包括言谈举止。我并不相信资金曲线就是本质,资金曲线也有存活者偏差的可能,虽然太长时间相对可信,但问题是时间就是价值所在。所以我不认为资金曲线证明太多,至少没有我认为某些更接近本质的东西那么可信。我更看重一个交易员相信什么,以及如何思考。

我个人反对且反感在交易讨论时扯东扯西用资金曲线证明压制别人的观点,资金曲线有可能什么都证明不了。LTCM所有年度的资金曲线简直完美,除了最后一年。作为一个交易者,我认为这是不自信的表现。让我们都更接近事情的本质,和知识本身不是更符合来这里的目的么?

很多时候在意盈亏表现,甚至包括回撤控制,都会造成过度适应,结果是偏离最优整体表现。由于市场绝无雷同,交易表现究竟如何难以衡量。专注于自身交易行为,结果可能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