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中的跳跃点问题,德州扑克中的攻击性


(darcylike) #1

本文是原计划中live的一个部分,但是由于申请不能包含主观交易的相关话题,因此发在专栏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回报率后续影响的发生逻辑

让我们来研究下面的问题:假如市场最后走出一个V形反转的走势,而我们在固定的位置A入场,在整个趋势完成之前,我们交易并且只交易一次。还有一个附加条件,假如头寸没有被止损掉,那么我们总是能够持有到C点卖出。研究我们所使用止损幅度和实现收益的关系。

![](data:image/svg+xml;utf8,)

结论似乎相当简单,我们设置的止损越短,我们的损失就越小,随着止损幅度增加,我们的损失也扩大。然而一旦止损幅度使得我们的头寸越过了最低点B,我们就能最终实现正收益。于是两者之间的函数关系存在着一个跳跃点,在E和F之间。

然而跳跃点有可能招致严重后果。因为它挑战着我们近似线性的奖励惩罚系统的认知,我们倾向于对一丁点区别导致的迥异结果难以接受。这就是潜在的情绪化隐患,其中还包含着沉没成本的问题。因为越接近跳跃点,我们越容易无法接受亏损和获利之间的差别,我们压抑这种情绪无济于事,它在交易中仍然会表现出来。于是导致接下去的连串问题。所以要么我们试着完全接受跳跃点这样的事物,不产生任何负面情绪(这种要求很像是世界最高水平德州扑克那么高),否则我们只有两种选择:

第一种是尽量加宽止损,这样使得我们的头寸被止损掉的概率下降,当然同时我们所获得的赔率也在下降。不过,这仍然不能完全避免跳跃点的出现,因为我们经常会低估市场的波动幅度,尤其在交易存在杠杆和标的具备存续期的情况下,这种策略将很快失败。基本上,这种策略对特定的行情降低了止损发生的概率,然而一旦发生,所承担的损失也增加了,亦是说事件的影响扩大了。而假设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又遭遇了跳跃点,眼睁睁看着惨重的止损后市场见底反弹,那么在情绪化的影响下,接下去的几个决策极有可能让我们继续输钱,让情况变得更为棘手。因此,虽然我们头寸被止损掉的概率下降了,然而一旦止损击中所隐含的伤害是非线性增加的,决不仅仅是止损自身的伤害。这可以作为一个结论:在止损幅度已经较高的情况下,增加止损换取胜率是伤害大于获益的Tradeoff。原因在于凸性效应

即便我们强压自己控制情绪(这么做往往有害),它仍然会藏在心底的某一处随时出来报复,对交易者而言心理基础就是寻求被公正的对待。而这样做的最深层次动机很多时候是不被交易者自己所察觉的。所以这种情况下,交易者承担因为心理问题造成的额外风险。

一般水平的扑克玩家在遭遇小概率坏牌Bad Beat之后,往往会立即陷入情绪化(金额越大影响越强)。通常是决策变得更为激进无畏,往往正中紧手玩家下怀。除非运气很好,否则一般是连续被清台之后才可能彻底离场冷静下来。但如果换成自己以显著下风的概率击败对手,却有可能立即恢复正常状态。那些小概率发牌就是扑克中的跳跃点,它带有非常负面的后续影响,当时往往难以控制。

第二种选择,我们在止损被击中后采取暂时远离市场的办法,避免被跳跃点的发生进一步刺激。如果市场继续下跌,我们当然不会感觉非常糟糕。不过V型反转的情况确实不少。这种情况下我们就会付出大量的时间和机会成本,在情绪彻底恢复正常之前,我们都不应该交易。

因此无论采取哪一种办法,我们加宽止损后的代价的增量都是完全非线性的,我们的止损越宽,非线性部分增速越快。实际上当我们加宽止损时,由于赔率同时下降,因此即使我们这个行动帮助我们越过了这一次行情的最低点,但整体考虑则很容易发现我们的交易机制实际上更差了,即便这一次结果是盈利。我们都听说极端情况下有的交易者需要休息数年时间来进行重创后的恢复。因此,我们必须考虑到止损一旦触发之后潜藏在后面的进一步影响带来的损害。这个函数关系应该更准确的表述为:

![](data:image/svg+xml;utf8,)

显然,我们的止损越接近原点,我们越不会受到跳跃点和沉没成本的影响,在这里几乎呈现线性的关系。随着止损的加宽,非线性的效应也越来越明显。

在最高水平的德州扑克中,跳跃点是无法避免的情况,最好的玩家一定会尽量给对手制造其不喜欢的决策环境——大量的跳跃点,也就是无法避免的高波动率。这经常意味着在River上仍然保持着强大的攻击性,对薄价值的牌继续下注,掺入空气的bluff,以及大牌和nuts的全压。在德州扑克中,任何时候攻击性总是有补偿,那就是保持对方处于跳跃点附近。《冰与火之歌》蓝道塔利爵士最后的陈述中有一段话:There is no easy decision in war。这一点和德州扑克是完全相同的。交易者应该理解这一点。

德州扑克中的这种情况不是玩家可以去选择的。要成为最高水平的玩家必须习惯在跳跃点上做决策,给别人制造高波动率,就意味着可能必须面对更高的波动率去决策。

然而交易和德州扑克的情况绝对不同,大部分时间里,交易者可以主动选择交易环境(迫于外界压力的交易完全是和真正的“交易”不相干的)。最好的交易者往往不是非要在最艰难的环境中交易的人,如果交易者不善于运用止损,他就会把大量的决策做得很艰难,导致跳跃点很多,一旦价格总是在跳跃点附近行动很快,那情况会出奇的困难。由于艰难的决策无法在很短的时间内完成,这又使得交易者会丧失很多交易机会——于是又增加了悔恨等情绪问题。这一系列问题使得交易难度指数方式的提高,最后是局面无法收拾。好的交易者让保护自己成为本能,是因为大部分决策根本不是在跳跃点上做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