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灵的礼物》的心理学启示


(overeal) #1

生活中那些会给人留下相当大消极影响的事件,正如交易的经验中给交易者留下创伤记忆的事件一样,对我们认知世界的能力产生了一些危害,让我们无法更多的了解消极事件本身的意义,它在那些范畴上是有益的,在那些范畴上是有害的。换言之,我们无法像练习双脚起跳和单脚起跳那样理解这些事件所代表硬币的两边。于是我们和更好运用这类工具的机会失之交臂。

通过药物配合治疗严重心理创伤的已知办法是尽量唤醒当时的记忆,显然这会伴随着剧烈的精神痛苦。与此同时治疗者服用药物,它能够减弱在痛苦发生时大脑中异常活跃的神经元连接。于是治疗者发现在多次回忆之后,整个事件的大略虽然清楚,但是本身已经缺乏细节的支撑,既然细节模糊,那么痛苦的程度就会大大下降。于是心理创伤就可能被减轻。

如果我们没有去治疗这类严重的心理创伤,载有它的记忆确实可能在相当长的时间不会被翻出来,但创伤却完全是未愈合的状态。我猜想这可能是生物学上的某种保护机制,否则仅仅因为心理创伤就会有大量的动物因为目睹同类被吃掉而无法在紧急是快速避开危险。避免再次受创的简单办法就是对当时经历的环境进行简单的归纳,一旦出现类似的情景就激发本能逃离现场。也就是说,我们不必重新调出当时的记忆,只需要在抽象上归纳,然后做出本能的反应。这可能是生物进化时在“不能吸取教训”和“过度沉浸在痛苦中而不能行动”进行的有效折中。我们看到羊群效应感到好笑,但问题是所有的被捕猎者都具备这类行为方式。所以显然这是有意义的折中。

问题的核心是这种机制在很多时候会让我们对自己的行为莫名其妙:比如一位友人在我幼年时醉酒摔死了他自己送给我的小狗。这让我经历了无比痛苦的很多天。我记得自己没完没了的哭,因为感受不到世界的善意觉得丧失了生活的乐趣。但到我上初中时,我已经忘掉了这位友人和狗之间的任何逻辑关联,对他的情感没有恨的成分。但这件事给我留下的痕迹是,看见任何虐待动物的行为都会怒火中烧,如果我的亲人表现出对小动物的生死漠不关心,同样触发我的过激反应。

显然本能的处理过去创伤记忆的方式遗漏了太多有价值的东西——如果我们无法重新整理它。而且同时还增加了很多错误利用经验的成分,一些平常的疏忽大意,心情不佳的偶然表现就可能被我看作是不可容忍的。甚至在更多的方面,这两类错误也产生巨大的影响,严重降低一个人利用过去经验的能力。

Lebron James在谈到他为什么要给贫穷的孩子提供开拓视野的机会时,这样说:“贫穷的经历带给我一些好的东西,当我想要某些东西的时候,我会说,OK,没有它也没问题,我也能快乐。但问题在于,贫穷会限制选择的宽度,让视野变窄”。在我的想法里面,这个意思我使用工具的硬币两面来替代。学习使用更多工具永远对你来说是正收益的事情,前提是对生活的天平有很好的理解。

想想看那些严重的心理创伤从发现到愈合要经历的时间有多长,就知道要变得心智健全有多难。一些不算极端的例子中,心理诊疗进行数年病人仍然无法打开心扉。在交易的意义上,对资金产生毁灭性打击的记忆都属于心理创伤,如果当时没有留下详细的记录,回顾这些交易都可能显示出缺乏细节的特征。所以首先的错误就是没能从这样的负面事件中提取到足够的信息来增强自己理解经验的能力。其次,还可能通过存在于潜意识的牵强归纳犯第二类错误,每当情景有些相似,交易者很容易停止思考做出为避免痛苦再次施加的本能反应。《思考,快与慢》对这类思考的分类实际上就是在使用系统一,简单快速但缺乏逻辑分析统计理解的思考系统。在决定如何最大化盈利的时候,我们绝对不能启动系统一,必须是系统二。

所以规则一的意义是,首先阻断更多心理创伤对交易者的进一步伤害。但这件事本身并不可能造就一个成功的交易者。后者是一个相当复杂困难的事情,因此它是一系列努力的结果。但如果首先阻断没有实现,交易者的积极因素不足而消极因素太多,交易生涯就很难继续。

《哈利波特》中Professor Luping教Harry Potter对抗催狂魔的秘密就在于心中要回想起人生中令自己最快乐的那些事情,虽然Harry一出生就失去了父母,他的回忆里出现的是Weasly一家,Granger H,Sirius这些最亲近的人,以及故去双亲对他的爱的寄托,同样让他在心中充满无穷的爱,勇敢的赶走了冰冷对心灵的侵蚀。

如果你体验过井喷的感觉,你就会理解为什么要使用规则二。规则二在奖励的意义让我们学习。如果缺乏这个感觉对心理能量的支撑,那么行动就会缺乏力量。当然在之前的讨论中,我们也了解到规则二内容实际上更为复杂。

新交易者应该换一个角度理解止损的意义,我们不应该纠结于这一次止损在几分钟后看,几小时后看,或者几天后看是不是有价值的。小的伤害你完全可以立即忘记它向前看,而且你有权利这么做。快速止损成为一种习惯的原因在于我们必须避免严重的心理创伤出现,而它一旦出现会增加更多的潜意识层面抽象归纳,让人的状态看起来就像草原上的食草动物。那样的状态下我们永远无法赶走催魔狂。

假如通过学习使用规则一能够实现交易中的良性循环,我认为同样可能的是通过学习心理学实现生活的良性循环,甚至去改变已经成型的性格。让过去的事件塑造出的有大量缺陷的认知得到重建,带着更积极的心理状态去交易和生活。小的错误容易被双方接受,大的错误长埋心底不被触及。

真像可能隐藏在复杂的表面之下,但我们得有能力经常启动系统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