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有理么?


(smartpig) #1

2016年的美国总统选举,最让人感到意外的就是多纳德川普的崛起。川普以一个富二代商人的身份,打败了所有共和党内的其他候选人,成功的获得了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提名资格,得以和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一决高下。虽然在很多民调中川普的支持率落后于希拉里,但是毕竟这是一场二选一的决战,不到最后关头谁也不知道谁会成为下一任美国总统。

川普是一个非常具有争议性的人物,经常口不择言。由于媒体对他的各种夸张言论的铺天盖地的报道,很多人可能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但川普的崛起更让人感到惊讶的地方在于:他的身份以及他代表的利益诉求。

那么川普代表的利益诉求是什么呢?简而言之,就是民粹主义(Populism)。

民粹主义,又称平民主义,大众主义,意指平民论者所拥护的政治和经济理念。当然,这个定义是非常宽泛的,而且在不同国家,不同时期所代表的意义都不同。和民粹主义相对的是菁英主义。菁英主义者认为,人民大众容易被煽动,缺少知识,没有思考能力,是一群“乌合之众”,因此政治和经济政策应该由一群具有专业能力的菁英来做出决定。民粹主义反对的,就是由这么一小群“专家”去制定政治和经济规则来决定其他绝大部分“草根”的命运。

值得一提的是,这股民粹主义的诉求不仅限于川普的支持者。比如说,美国民主党议员伯尼桑德斯,其宣扬的价值观也迎合了民粹主义的诉求。桑德斯在输给希拉里之前,获得了民主党内大约43%的支持率,说明民粹主义受欢迎并不是一个个别现象。当然,桑德斯提出的解决方案和川普大相径庭,但是他们发现的问题是类似的。

在2016年6月,英国公投决定脱离欧盟,又是一个民粹主义抬头的例子。虽然最后支持和反对离开欧盟的人数差别非常接近,但是不管怎么说,公投还是证明了至少有一半英国人支持脱离欧盟,这也算是普罗大众给政治菁英打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那么川普代表的民粹主义具体的诉求有哪些呢?总结下来有这么几个:

1)反全球化,反对自由贸易。

2)反移民。

3)反“菁英”,反对建制(Establishment)

下面我们就这每一条诉求来具体分析一下它们是否在理。

1)反全球化,反对自由贸易。

![](data:image/svg+xml;utf8,)

上图显示的是从1500年到2011年(500多年)世界出口总量和世界GDP的比率。我们可以看到,在1500-1800年的300多年里,世界贸易占到GDP的比例一直在10%以下。真正的所谓贸易全球化,是从19世纪末开始,并且在20世纪初达到了一个小高峰(30%左右)。

但是由于一战和二战的影响,世界贸易量又开始急速下降。而我们现在说的全球化,要等到二战以后,在世界各国政府的共同努力下,通过多次单边和多边谈判,并且建立了诸如WTO之类的世界贸易组织之后,才真正得到了实现。

从上图中我们也可以得到几个有趣的观察:

1)二战结束后的全球化发展是非常迅速的。我们现在这个世界的全球化程度,在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发生过,绝对是前无古人。举个例子来说,一个苹果智能手机,或者一辆丰田汽车,其零部件可能来自于世界各国。而其整个生产和销售流程,从设计,到组装,市场推广,售后服务等,也可能在好多国家的分公司由来自于不同国家的各种专业人才通过团队合作才得以实现。像现在这种世界各国之间不同种族团队合作的生产方式是史无前例的。

2)全球化并不是不可逆的。比如从上图中我们可以看到,在20世纪前半叶,全球化的程度遭到了逆转。如果今天由于各种原因我们再次经历一次“逆全球化”的变化过程,虽然很多人不一定喜欢,但也远非无法想象。

那么20世纪后半叶的全球化过程,是不是给世界各国人民带来了诸多好处呢?这个问题比较复杂,很难用简单的几句话讲得清。可能更加合适的说法是:要视情况而定。

在这里给大家举两个例子。首先是中国。

![](data:image/svg+xml;utf8,)

从上图中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在2001年12月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后,对外出口贸易出现了井喷。在2001年以前的20多年,中国的贸易盈余一直非常有限。但是从2001年以后,中国一跃成为全世界最大的顺差国。虽然由于金融危机的影响,中国的贸易盈余在2008年-2011年间有所下降,但是从2012年开始,贸易顺差再度开始上升。2015年,中国的贸易顺差达到2,930亿美元,占GDP的2.7%左右。

这些年来,中国和中国人从贸易全球化中得到的好处相信每个中国人都有切身的体会。给大家举几个简单的例子。

![](data:image/svg+xml;utf8,)

上图显示的是2000年和2012年全世界最大的十个制造业大国的附加值排名。从2000年到2012年,制造业占比唯一有显著上升的就是中国。其他的九个制造业大国,其制造业在全球经济中的比重要么下降,要么只有微升。

![](data:image/svg+xml;utf8,)

在2000年时,财富500全世界最大的500家公司中,有12家来自中国(包括港澳台)。到了2010年,进入财富500的中国公司增加到了54家。根据麦肯锡的预计,到了2025年,中国将有120家公司进入财富500.

毫不夸张的说,2001年是中国的神奇之年。对于一个中国人来说,如果他正好赶上了2001年这个“中国元年”,那么他可能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一群人中的一份子。我们也可以从中国的富豪榜来管中窥豹,研究一下这个有趣的现象。

根据财富杂志公布的2015年中国富豪榜,中国最富有的10大富豪为(括号中为2015年年龄):

1.王健林(61)

2.马云(51)

3.马化腾(44)

4.雷军(46)

5.王文银(48)

6.李彦宏(47)

7.何享健(74)

8.许家印(57)

9.刘强东(41)

10.丁磊(44)

数据来源:http://www.forbes.com/china-billionaires/

倒退14年,这10位富豪中的9位都在30-40岁左右,可谓处于迎接“中国元年”的人生最佳期。

有些朋友可能会说,你这个样本量太小,只有十个人,而且很可能受到互联网行业的偏见影响(有6位富豪来自于互联网)。那么让我们来扩大样本量研究一下。

![](data:image/svg+xml;utf8,)

数据来源:A Comparison of China’s and America’s Richest People

上面这张图显示的是2012年中国最富的400位富豪的年龄分布曲线(上图红线)。我们可以看到,在这400位富豪中,年龄最多的是49岁,那么倒退到2001年,这些富豪当时大约38岁左右,正值一个人追求事业高峰前冲刺的黄金年龄段。这也从侧面印证了2001年“中国元年”的神奇之处。

但是也并不是所有国家都从全球化过程中受益。说完了中国,让我们再来看看另一个发展中国家:墨西哥。

![](data:image/svg+xml;utf8,)

数据来源:http://www.tradingeconomics.com/mexico/exports-of-goods-and-services-percent-of-gdp-wb-data.html

上面这张图显示的是墨西哥从1970年开始出口/GDP的比例变化。1994年,作为全球化的重要里程碑之一,北美三国(美国/加拿大/墨西哥)正式签订北美贸易自由协定(NAFTA)。从那年开始,墨西哥的出口(主要面向美国)便大幅增加,一路上升。

但是很可惜的,墨西哥似乎并没有享受到中国那样的全球化好处。

![](data:image/svg+xml;utf8,)

举个例子来说,墨西哥的人均GDP虽然在1994年以后也有所增长,但增速非常一般,远不及其他一些国家(比如韩国,爱尔兰,甚至是希腊)。事实上墨西哥的人均GDP在2004年时,和20多年前的1980年的人均GDP差不多,基本没有什么大变化。这个进步实在太慢了,和中国差远了。

![](data:image/svg+xml;utf8,)

数据来源:EIU

上图对比的是一些发展中国家从2000年开始的劳动生产率增长情况。我们可以看到墨西哥(上图中绿色)的劳动生产率在这些年几乎没有任何增长,而相比之下中国的劳动生产率增长速度一马当先,将其他国家都甩在了后面。

同样都是发展中国家,同样都在全球化的大环境下开始大举出口,在20年后,两个国家却好似冰火两重天,一个国家从全球化中收益颇多,而另一个国家却似乎成为了输家。

通过这个例子,我想和大家分享的是:被很多经济学家和政府首脑推崇的全球化和自由贸易,对不同国家的影响是不同的。要想用一刀切的方法,去给全球化定一个“好”或者“不好”的结论,实在是把原本就很复杂的事情过分简单化了。

那么作为美国人民的“代表”,川普为什么也反对全球化呢?上面举得例子,一个中国,一个墨西哥,和美国人关系大么?事实上关系非常大。因为中国和墨西哥是美国进口的最大的两个来源国。而美国有很多制造业确实受到了中国和墨西哥出口的冲击。川普在竞选演讲时,对中国和墨西哥都没给好脸色。比如他说要在美国和墨西哥的边境树道墙,并且让墨西哥政府付树墙的钱,而这个钱他宣称可以从墨西哥对美国的贸易顺差中扣除。这样的说法虽然完全背离经济学常识,但是在工人阶级中很受欢迎。

![](data:image/svg+xml;utf8,)

数据来源:http://economix.blogs.nytimes.com/2013/06/25/labors-declining-share-is-an-international-problem/?_r=0

工人阶级们喜欢川普这样的极端的言论也不是没有理由的空穴来风。上图显示,美国劳动力收入(工人们的工资)在全国收入中的比例,从2000年左右就开始一路下滑,从65%左右下降到55%左右(上图蓝线)。要知道这样的现象从1947年以来从来没有发生过,是一个新现象。中国和墨西哥的生产力将美国一些竞争性不强的制造业代替掉是造成这条曲线下降的主要原因之一。根据美国一些经济学家的估算,从1999-2011年,由于中国加入WTO,大约使美国制造业消失了2百万个工作岗位。所以当川普叫嚣中国人抢了美国人饭碗时,也不都是胡说八道。

数据来源:Acemoglu, et, al, Import Competition and the Great US Employment Sag of the 2000s.Journal of Labor Economics, 2016, vol. 34, no. 1, pt. 2

当然,这也不是美国独有的情况。比如上面这张图显示的黄线,是除美国以外其他发达国家工人工资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变化。我们可以看到,工人工资收入比重下降是发达国家的一个普遍情况,并不是美国独有。换句话来说,发达国家的蓝领和普通小白领,未必从全球化中得到了多少好处。对他们来说,可能失去的更多。而这个深刻的变化,恰恰是反全球化的川普和桑德斯有一定的民意支持的主要原因之一。

![](data:image/svg+xml;utf8,)

从实用角度来看,全世界各国政府继续推进全球化的好处也不见得有过去20年那么多。比如上图显示的是美国从1820年开始的进口税率。我们可以看到现在的进口关税率是美国建国以来最低,平均来说还不到5%。也就是说,继续推进全球化,降低关税的空间已经非常有限了。

这也是为什么美国力推的TTIP和TPP有很大争议的原因所在。一方面更大程度的全球化并不受欢迎。而另外一方面,即使TTIP和TPP得以通过,这些降关税协定对于相关国家的经济增长的贡献也不是那么大。举个例子来说,根据学者的计算,TTIP如果通过的话,对于欧洲经济增长可以贡献0.5%,对于美国经济增长可以贡献0.4%,也就是一个四舍五入级别的小数点。当然如果大家经济增长都很乏力,聊胜于无,这几个小数点也还是有贡献的,但基本起不到决定性的作用。

数据来源:http://trade.ec.europa.eu/doclib/docs/2013/september/tradoc_151787.pdf

2)反移民

说完了反全球化,让我们再来说说反移民。

很多经济学家可以搬出一大堆支持引进移民的各种理由,比如他们可以去做当地人不愿意做的工作,移民带来更多的活力,移民更有创新精神,移民吃苦耐劳等等。但是显然,在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有很大一部分选民并不买账,对移民的态度日渐敌对。那么他们的这种态度是理性的么?

![](data:image/svg+xml;utf8,)

数据来源:http://www.bls.gov/opub/ted/2009/mar/wk5/art05.htm

上面这张图显示的是美国人的学历分布。图中两根柱子分别代表本土出生的美国人(黄色)和来到美国的移民(出生在国外,紫色)。我们可以看到,从国外来到美国的移民,有很大一部分(26%左右)连中学文凭都没有,其比例要远远高于本土美国人中学不毕业的比例。那么这部分移民(主要是来自拉丁美洲的拉丁裔),他们来到美国以后只能和美国的蓝领或者小白领去竞争上岗,做一些偏向于体力型的工作。从这个方面来说,这些新移民确实也抢了美国蓝领/普通白领的工作,或者压低了他们的工资。

![](data:image/svg+xml;utf8,)

数据来源:http://cis.org/node/3876

一个更为严重的问题是,这些拉丁裔移民的后代,甚至一直到第三代移民,都没有改变自己教育程度低下,收入处于社会最底层的命运。比如上图显示,第一代拉丁裔移民中有11%有大学学历,但是即使到了第三代,也只有18%有大学学历,低于非拉丁裔的34%的大学学历比例。处于贫困线以下的比例,即使到了拉丁裔第三代移民,还有19%左右,比全国非拉丁裔的平均水平(11%)要高出不少。

如果一个国家引进高素质的移民,那么这些移民很可能对于这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有比较大的贡献,因为这些移民的工作可能会产生更高的价值,也会缴纳更多的税。但是一个国家如果引进过多的“低端”移民,那么其对该国的经济贡献就要另当别论了。在美国的这些拉丁裔移民,虽然学历比较低,但是至少他们还会去工作。这个情况到了欧洲就更加糟糕了。

![](data:image/svg+xml;utf8,)

上图显示的是欧洲诸国的失业率,分为当地人(上图绿色柱子),在欧盟国家出生的移民(上图黄色柱子)和在欧盟以外国家出生的移民(上图红色柱子)三大类。我们可以看到,基本上在所有的欧洲国家,不管是德国,西班牙,法国,还是意大利,荷兰,外国移民的失业率都要比本地人高出不少。在瑞典,竟然有30%的移民失业。敢情这些移民都是来蹭福利,而不是来为经济做贡献的。这是欧洲移民政策面临的一个重大难题,即引进的是一群无所事事的懒汉,反而成为了国家的负担,同时也不利于他们融入当地的社会和文化。

![](data:image/svg+xml;utf8,)

数据来源:OECD PISA 2012

而这些移民以及他们的后代的教育程度也令人担心。比如上图显示的是欧洲诸国的本地学生(上图蓝色柱子),外来移民第一代学生(上图红色圈)和外来移民第二代学生(上图绿色圈)在国际数学考试中不及格的比例。我们可以看到在大多数欧洲国家中,红色圈(移民第一代孩子)的比例要远远高于蓝色(本地学生),而这种情况甚至到了他们的第二代也没有得到多少改观。

3)反对建制

建制派,Establishment,是一个贬义词,主要指的是政党中位居一些重要位置的利益共同体,比如美国首都华盛顿的那些呼风唤雨的国会议员,和一些州的州长。在美国共和党中,建制派的代表人物有Kasich, Jeb Bush, Marco Rubio,Walker等。在2016年举行的共和党初选中,这些建制派的大佬们都输给了川普。民主党的希拉里也可以算是建制派。所以说共和党的建制派输了初选,而民主党的建制派赢了初选。

美国民众为什么对建制派有这么大的意见?一个主要的原因就在于,2008年的金融危机,更加加深了美国国内的贫富差距,使得本来就已经比较严重的贫富问题更加明显。同时,美国政府和美联储应对危机的解决办法让很多人无法认同。他们看到的是:金融危机始于华尔街,但是在金融危机之后,华尔街的那些邪恶的银行家被美联储的大规模救市拯救了,而其他所有的小老百姓都要承受金融危机带来的恶果,为这些华尔街银行家的贪婪埋单。因此在金融危机之后,工人被裁员,小企业主倒闭,而拿着几百万美元甚至上千万美元薪酬的银行家们马照跑,舞照跳。这样强烈的对比让很多人无法接受,也直接催生了“占领华尔街”运动。

在美国发生的这场阶级斗争,其激烈程度可能出乎很多人的理解。比如我们所了解的“占领华尔街”运动,其口号是“1%对99%”。就是说这是一场1%的精英和99%的大众的战争。但事实上,即使在这1%里面,他们的贫富差距也被极大的拉开了。

![](data:image/svg+xml;utf8,)

数据来源:http://www.theatlantic.com/business/archive/2014/03/how-you-i-and-everyone-got-the-top-1-percent-all-wrong/359862/

比如上图显示的是美国收入最高的1%,0.1%和0.01%在过去30年的收入变化。我们可以看到,事实上变化最大,收入上升最快的,是0.01%,而不是我们传统意义上所说的1%。这一小群非常小的团体,在2000年以后的财富增长速度是非常惊人的。这其中有很多原因,比如小布什总统的减税政策,金融行业的自由化等等。

![](data:image/svg+xml;utf8,)

从美国财富的分布状况来看,在过去20年有显著变化的是最顶端的0.01%,而不是人们普遍印象中的1%。上图中的红线显示的是收入最高的0.01%的人群的财富在总人口中的财富比例。他们的财富的上升速度明显比其他群体要快得多。

那么这群顶级收入者,到底是些什么人呢?

![](data:image/svg+xml;utf8,)

数据来源:JON BAKIJA, ADAM COLE, AND BRADLEY T. HEIM, “JOBS AND INCOME GROWTH OF TOP EARNERS AND THE CAUSES OF CHANGING INCOME INEQUALITY: EVIDENCE FROM U.S. TAX RETURN DATA,” WILLIAMSTOWN, WILLIAMS COLLEGE (2010).

上面这张饼图显示的是美国收入最高的0.1%的职业分布。我们可以看到基本上每个职业都有一小部分幸运儿会进入收入的金字塔顶层,比如医生,律师,奥运会金牌得主,电影明星,房地产大亨,等等。但是其中有一个行业的高收入者特别多,那就是金融行业。另外一个职业的高收入人数几乎占到顶级收入人群的一般,就是各大公司的高管(CEO/CFO等)。换句话说,金融行业的高级金领,和各大跨国企业的高管,成为了过去20年最大的赢家。

这也是很多美国选民对建制派(不管是共和党也好,民主党也好)不满的原因。在他们看来,他们代表的美国中产阶级正在不断的受到压迫,曾经让人自豪的美国梦离这些中产阶级越来越远,而代表政府主流的建制派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作为建制派的代表人物,希拉里克林顿受到的政治献金体现出其典型的“建制”特点。希拉里是一台吸钱机器,她受到的政治捐款在所有的候选人中是最多的。截至2016年7月31号,希拉里共得到4亿3千5百万美元的政治捐款,花了3亿3千8百万美元,而且她的“圈钱之旅”还在不停的继续。

数据来源:http://www.opensecrets.org/pres16/candidate.php?id=N00000019

![](data:image/svg+xml;utf8,)

从希拉里收到的最多捐款的金主来看,他们大多也都是银行和媒体公司。比如给希拉里捐款最多的有花旗银行,高盛银行,大通银行,时代华纳公司等等。相对来说,伯尼桑德斯的支持者都是小额捐款(相对于希拉里来说),而且大多来自于各种工会。这也是桑德斯的支持者在他输给了希拉里以后迟迟无法释怀的原因:到最后一个“草根”的代表还是敌不过跨国大集团支持的“建制派”代言人,而一个带有明显照顾跨国集团CEO和华尔街银行家利益色彩的总统,不会是一个受欢迎的总统。

总结

川普和桑德斯率领的美国民粹民意,主要围绕三大诉求:1)反全球化,反对自由贸易。2)反移民。3)反“菁英”,反对建制。从实证角度来看,这三个诉求都有深厚的经济原因,也有一定的群众基础。同时,这些诉求也不仅限于美国,事实上在西方发达国家中普遍存在。从这个角度来看,川普确实找到了相当一部分民众的“痛点”。

当然,这并不代表川普给出的解决方法可行,或者他一定会当选。不同的民调显示,川普是美国最不受欢迎的候选人,而紧接他后面的第二名就是希拉里。所以说,2016年的美国总统选举是在两位最不受欢迎的候选人之间的一场“选丑”大赛,这对于很多美国选民来说,确实是一次“艰难”的选择。

反过来说,如果发现并且引领美国“民粹”民意的不是川普,而是一个更加“正常”一些的政客,那么也有可能他早已获得更多的支持,对总统宝座发起更加强有力的挑战了。非常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川普本身就是我上面提到的0.01%中的一员,他到底能否代表支持他的“民粹”民意是一个大问号。川普经常吹嘘自己雇佣了多少拉丁裔和黑人工人,他自己的川普集团不就是全球化最大的受惠者之一么。同时川普的脾气,性格和口无遮拦确实太招人厌,连很多共和党人都公开表示不会选川普。当然,那边厢的希拉里克林顿集团也好不到哪里去。从希拉里邮件门,到克林顿基金会金主们受到的特别照顾,希拉里被人抓到的把柄也不少。难怪希拉里是美国除了川普以外最不被人喜欢的第二号人物。如果她的对手不是川普的话,可能其支持率早就一落千丈了。

回到一开头说的民粹主义,川普确实发现了一股需要找代言人的民意,但是他未必是最佳的代言人选。一个更理想的代表,可能是一个来自于中产或者贫民阶层,能够切身体会这些蓝领和普通白领苦处的候选人。这也是“川普粉”的尴尬之处,他们的诉求有很多合理性,但是他们很可能找错了一位领导人,因此无法为他们面临的问题找到他们需要的解决方案。

不管川普最后会不会赢得美国总统选举战,在这过去几年积累并且迸发的“民粹主义“不会消失,而且在可预见的将来可能会继续成为一股非常有影响力的民意,因此我们之前经历的全球化,移民自由移动化,贫富差距极端化等趋势可能也会遭到一定的逆转。

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data:image/svg+xml;utf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