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不再平了


(mmforever) #1

2005年,美国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出版了一本畅销书,叫做《世界是平的》。在书中,弗里德曼分析了21世纪初开始的全球化进程,即整个世界正在被“抹平”的过程。弗里德曼列举了很多由于全球化给我们带来的生活上的深刻变化,并对这个过程表示欢迎和拥护。

在弗里德曼这本书出版以后的十年间,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的全球化程度确实提高了很多。一个小小的苹果手机,其中的各种零配件可能来自于各种国家。跨国公司在各个国家快速渗透,来自于世界各地的不同肤色的国民在一起工作生活不再是一个遥远的梦想。由于通讯设备和网络的发达,如今的我们无论身处何方,和自己的家人在任何时候都可以来个视频电话。出国旅行,学习或者工作对于很多人来说都已经是家常便饭。

但是越来越被大家习惯的“地球村”现象,在最近几年却遇到了新问题,甚至开始有被逆转的迹象。

![](data:image/svg+xml;utf8,)

举个例子来说,从上图中我们可以看到,世界范围的出口和进口额在1990年以后每年都有比较快的速度增长(上图蓝线和灰线)。但是该增长情况到了2008年以后,就基本放平,一直到2014/15年也没有多少改观。曾经让很多人引以自豪或者充满期待的全球化进程,到底遇到了什么问题?

要讲清楚这个问题,我们需要把时钟调回到1989-1990年。在那个节点,这个世界发生了几件大事。

1989年:中国发生了一件大事。德国柏林墙倒塌,东德和西德合并为一个德国。

1990年:美国发动第一次海湾战争。“沙漠风暴”军事行动让全世界第一次见识了现代化战争的威力。

1991年:苏联解体,冷战结束。

也就是说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开始,美国成为了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也开始主导世界政治和经济秩序,成为真正的“世界警察”。1989年,美国国际经济研究所经济学家约翰·威廉姆森执笔写了《华盛顿共识》,在美国政府,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大力推动下,该共识成为接下来二十年的世界经济秩序的理论基石。

![](data:image/svg+xml;utf8,)

当然,冷战结束后的国际形势,也给很多国家带来了“和平红利”。中国和美国都享受到了这个和平红利很大的好处。从美国来看,除了在1991年该国经济陷入一个短暂的衰退以外,从1992年到2007年美国经济经历了比较高速的健康发展。像美国这样体量的经济,能够在上世纪90年代达到每年4%左右的经济增长,并且持续十多年,是非常惊人的,简直可以称为一个奇迹。

![](data:image/svg+xml;utf8,)

于是破天荒的,美国的政府收支情况第一次出现了盈余(1999-2002年)。政府预算出现盈余的情况在美国近代史上比较少见。从上图中我们可以看到,除了1999-2002这几年,美国在其前后二十年都有比较高的财政赤字。

除了美国之外,世界上的其他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也在全球化浪潮中发生了巨大改变。

![](data:image/svg+xml;utf8,)

发生最大变化的发展中国家当属中国无疑。在89年发生大事以后,党和政府没有改变既定的经济发展策略,继续坚持改革开放,中国也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出口占全世界出口和进口的比例,从90年代初的2%左右上升到了20年以后的10%以上。

![](data:image/svg+xml;utf8,)

但是变化也不仅仅限于中国。比如上面《经济学家》杂志的分析显示,从1990年开始,世界发展中国家GDP占全世界的比例就不断上升,而发达国家占全世界GDP的比重则不断下降。事实上在2013年,根据IMF的计算,发展中国家的GDP总量(购买力平价计算)就已经超过了发达国家的GDP总量。

上面提到的这些变化,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开始发生逆转。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是美国一极化的超级大国地位开始受到中国和其他国家的挑战,因此在可预见的未来,我们更可能看到的情况是美国的影响力渐渐变弱,而各路地方诸侯的影响力渐渐上升。

![](data:image/svg+xml;utf8,)

举个例子来说,上图显示的美国的世界影响力指数,从1990年开始就不断下降。如果美国的单一优势无法保持继续,那么世界政治和经济格局很可能就会呈现出“多极化”的变化。

从一极化到多极化的变化,对于全球化过程会产生深重的影响。首先,要制定让全世界各个国家都参与和遵守的国际贸易规则会变得困难很多。因此类似于WTO的全球经济贸易组织,很可能会被多个地域性贸易组织所代替。

事实上,美国政府力推的TPP和TTIP同时受到了国内和国际不同的压力和反对。奥巴马总统要想在任期内通过TPP和TTIP的希望已经基本破灭。而他的继任者不管是希拉里还是川普,都在公开场合表示反对TPP。

有很多证据表明国际间的贸易增长已经开始放缓,甚至收缩。

![](data:image/svg+xml;utf8,)

比如银行间的跨境贷款,从2008年以来几乎没有增长,完全扭转了过去20年快速增长的趋势。

![](data:image/svg+xml;utf8,)

由于各国之间的关税在过去20年被不断降低,因此世界各国政府在竖立非贸易关税壁垒方面做了更多的工作。比如上图显示世界各国的非贸易关税壁垒在过去20年间不断增加,因此一开始很多人希望的国际贸易一体化进程并没有想象中进行的那么顺利。

事实上,反全球化运动在欧洲和美国都受到不少的民意支持。典型的例子有:英国在2016年6月投票脱离欧盟,欧洲某些国家的极右翼政党团体受到拥戴赢得议会席位,以及美国很多川普的支持者都对全球化持有怀疑和敌对的态度。因此也有不少有识之士提出,二十多年前的”华盛顿共识“已经寿终正寝,现在我们可能需要一个更符合时代特征的政策主义来反映新的现实。

在弗里德曼出版了《世界是平的》这本畅销书以后,世界确实变平了很多。但是这个变平的过程并非一帆风顺,甚至也有很多民众感到自己在世界变平以后的生活质量反而更差。英国首相特丽莎梅在2016年10月的演讲中指出的:如果你把自己当作世界公民,那么你就是一个没有家的公民。

全球化鼓吹者一开始谋求的地球大同,国界消失的愿景可能对于很多人来说都太过超前,因此也无法得到更多的认同。全球化的进程受到各方的阻力而停滞不前,甚至发生倒退,可以说是对过去二十多年发展的一次反思。如果从全球化中得到最多好处的只是那些跨国公司的大股东和高管,那么这样的过程显然是无法长期持续的。只有让更多的民众共同分享全球化的成果,我们的世界才会越来越平。

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data:image/svg+xml;utf8,)

数据来源:

http://www.economicshelp.org/blog/7387/economics/washington-consensus-definition-and-criticism/

http://www.economist.com/blogs/dailychart/2011/08/emerging-vs-developed-economies

http://www.valuewalk.com/2013/08/emerging-markets-gdp/

http://fas.org/nuke/guide/china/doctrine/pills2/part08.htm

http://www.wsj.com/articles/worries-deepen-that-globalization-is-hitting-the-skids-1475779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