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的胜利,资本主义的失败


(xmnz) #1

2016年11月8日,美国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赢得290张选举人票,战胜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当选美国总统。

特朗普的胜利让许多人大跌眼镜,甚至感到困惑和恐惧。这篇文章主要就几个大众关心的问题来做一些深入的分析。

1.民主的胜利

特朗普赢得了美国总统的选战,但他是一位非常特殊的候选人。

特朗普并不符合传统意义上“伟大领导”的定义。他的演讲内容以攻击和煽动为主,充满了混淆是非,黑白颠倒,其公开撒谎的程度让人感到叹为观止。

举个例子来说,2016年11月5日,特朗普在宾夕法尼亚州的一场公开演讲中,批评奥巴马在之前北卡罗莱纳州的一场演讲中大声呵斥特朗普的支持者。特朗普说:He was talking to the protester — screaming at him, really screaming at him.(他-指奥巴马-对示威群众大吼大叫,真的,他对我的支持者不停呵斥。)

![](data:image/svg+xml;utf8,)

但事实根本不像特朗普说的那样。事情的经过是:奥巴马的演讲参加者大多数都是民主党的支持者,这时候有一位支持特朗普的老大爷拿出写着“特朗普/彭斯”的大字报来表达自己对奥巴马的不满。由于他在人群中属于异类,因此他周围的那些民主党主持者开始站起来嘘这位老大爷。

奥巴马确实提高了自己的音量来对大家做出呼吁。但他大声说话的对象是民主党的支持者们,而不是那位特朗普的支持者。因为奥巴马看到很多人不喜欢这位老大爷而站起来,所以他为了防止事件升级而呼吁他们安静并且坐下。奥巴马说的是:这是在美国,每个人都有言论自由。他(老大爷)有支持他的总统候选人的自由。这是一位老人,我们应该尊敬老人。如果你们想做些什么,不要嘘,去投票!

**就是这么一件简单的小事,经过特朗普的嘴巴一传送,正的变成反的,白的变成黑的。**像上面提到的例子,在特朗普的竞选运动中数不胜数。当别人问到他曾经说过的话,或者在推特上写过的文字时,特朗普经常脸不红,心不跳的直接撒谎否认,把这些过往事实推得一干二净。幸运的是我们处于21世纪,特朗普的讲话和推特记录在互联网上都有记录,任何人都可以去核对查看。但让人遗憾的是,即使大家明明知道特朗普用谎言来蛊惑他的支持者,却也没什么办法做出任何改变。

特朗普也是在总统候选人开始公布自己的交税记录后第一位拒绝这样做的候选人。有很多人质疑特朗普的这种做法,包括亿万富翁巴菲特。特朗普回击说巴菲特应该公布自己的交税记录。巴菲特立刻这么做了。但是于事无补,特朗普依旧我行我素,一副“你能拿我怎么办”的地痞流氓派头。事实证明,特朗普的“赌博”成功了,美国选民并没有因为特朗普拒绝公布交税记录而唾弃他。

要吐槽特朗普的为人,竞选历史和那些丑闻,我们还可以写很多。由于篇幅所限我不再继续。这就让很多人开始思考: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是否意味着民主失效?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需要回到民主最初始的定义。民主的核心在于:一人一票,人人平等,少数服从多数。从这个核心角度来讲,特朗普的当选恰恰证明了美国民主制度的有效。

美国的精英阶层,从知识分子,到绝大多数媒体;从还没有卸任的总统夫妇,到绝大部分公司高管,几乎没有人希望特朗普当选。包括8位诺贝尔奖得主的370位经济学家联合签署公开信呼吁公众不要选特朗普,在美国商界更是有成百上千的公司CEO公开表示不会投票给特朗普。“精英”们的倾向很清楚,但是他们没有能够影响选举的结果。

让人觉得讽刺的是,特朗普经常对他的选民说:美国的系统腐败透顶(Rigged)。在特朗普的世界里,如果他赢了,那么系统就是公正的。但如果他输了,那么系统就是腐败的。

![](data:image/svg+xml;utf8,)

甚至连帮助特朗普获得总统宝座的“选举人票”制度,也曾经是特朗普攻击的对象。我们知道,以票数来计算的话,希拉里比特朗普获得了更多的选票(Popular Vote)。但是由于美国比较特别的选举人票制度,获得票数更少的特朗普却获得更多的“选举人票”而得以当选总统。他曾经说过这样的选举人票制度对于民主来说是个灾难,现在自己因为这个制度设计得到了巨大好处,因此也就不再抱怨了。

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叫做《每个川普粉都有一票》(https://zhuanlan.zhihu.com/p/23385406),说的就是这个道理:不管特朗普的支持者看起来多么愚蠢,偏执或者疯狂,他们每人都有一票。一个目不识丁的老农,和一个学富五斗的教授,在民主制度中的投票权重是一样的:一人一票,自由选择。

因此在民主选战中,各个候选人只能通过说教和宣传的方式去劝导选民做出自己的选择,却无法强迫他们改变自己的选择。选特朗普做总统的支持者,每个人都有自己不一样的理由。有些理由看起来挺有道理,也有些理由很可能荒谬之极。但这就是民主:选民自己当家作主。选民如果选择忽略一些别人看来更重要的信息,比如特朗普撒谎的历史,拒绝公布交税记录,在大巴上的侮辱妇女的言论等等而坚持选择他中意的候选人,那么这是选民的自由和权利。

当然,选民做出的选择是否理智,那则是另外一个问题了。诺贝尔奖得主卡纳曼在其著作《Think, fast and slow》中提到,人类在做出决策时一般有两套系统:系统1和系统2。系统1属于“脏而快”的系统,通常是我们大家依靠直觉在短时间内做出决策所依赖的系统。而系统2则需要我们静下心来,仔细分析事情的前因后果,来龙去脉,通常比较缓慢而且需要耗费大量的脑力劳动。人的懒惰的天性决定了绝大多数人都喜欢用系统1来做出各种决策。

系统1也是大部分选民在总统选举中做出自己选择所依靠的系统。美国总统选战中涉及的话题五花八门,可谓大而深。大众所关心的问题包括经济,收入,医疗,教育,基础建设,宗教,外交政策,移民,种族,等各种问题。每一个问题都值得仔细推敲,根本不可能找到一个简捷快速的解决之道。像特朗普这样的候选人演讲,说来说去就是那么几句空洞的台词:让美国再次变得伟大,把工作机会带回美国,把非法移民赶回老家。这些空洞的口号恰恰迎合了系统1的需求:他们简单好记,让人感觉印象深刻,但是对于解决实际问题没有任何作用。

当然,做出“非理性”的抉择,也是选民的权利。从这个角度来说,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恰恰证明了美国民主制度运行正常,该制度并没有被任何利益团体控制。

2. 胜利的代价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其支持者自然欢欣鼓舞,大肆庆祝。但这远非一场值得举国欢庆的胜利。特朗普的胜利,也让国家和社会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首先,特朗普的胜利之路值得我们深思。从特朗普的竞选策略来讲,可以用“Whatever it takes(不择手段)”来概括。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美国总统之位),特朗普和其竞选团队可谓无所不用其极。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特朗普的通往胜利之路充满了血腥,谎言,恶意攻击和煽动蛊惑。

但是当特朗普赢得选战胜利之后,很多人开始淡忘。大众的聚焦点开始转移到:让我们看看他这四年的业绩,到时候再做评判。也就是说,过程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特朗普将成为美国总统,而接下来大家关心的事情是他如何当这个总统。也就是说,不管用何种手段,只要有办法获得胜利,后面的事情都好办。

2016年11月11日,在赢得美国总统大选后,特朗普接受美国华尔街日报的专访。下面这段对话值得我们深思:

Asked whether he thought his rhetoric had gone too far in the campaign, Mr. Trump responded: “No. I won.”

记者问特朗普是否认为自己的竞选策略过于极端,特朗普回答:不,我赢了

这句话点中了特朗普的核心思想:不惜一切代价,只要赢下来就行

特朗普通过Whatever it takes (不择手段达到目的再说)的策略获得胜利,对于社会的潜移默化式的影响不容忽视。**在我们教育自己的孩子时,是否应该告诉他们考试作弊没关系,只要不被抓到?**在我们追求自己事业上的成功时,是否可以用特朗普的例子来慰藉自己:撒点谎没什么大碍,只要获得了成功,大家的态度都会发生改变?像特朗普这样的“成功人士”,是不是我们应该学习的楷模?在我们的孩子们问我们:特朗普是一个怎样的总统时,我们应该如何回答?这些都是很难回答的问题,值得我们深思。

其次,特朗普的胜利确实给所谓的”精英阶层“打了一记响亮的耳光,但被打耳光的绝不仅限于”精英阶层“。希拉里比特朗普获得的选票大致相当,各占一半(截至2016年11月13号,希拉里比特朗普多出60万张选票。根据纽约时报的估计,到计票结束希拉里可能会比特朗普多出一百多万张选票)。这一事实说明,美国的选民和社会是极度分裂的。特朗普虽然成功当选,但他面对的是一个差不多有一半人不支持他的分裂的美国。在整个选战过程中,特朗普的支持者们都非常“愤怒”:他们对生活不满,对现实不满,对华盛顿不满,对“精英”不满。但现在形势发生逆转:特朗普会面对另外一半充满愤怒和不满的希拉里支持者。

特朗普的上台,并没有改变美国社会中的左派和右派之间的价值观鸿沟,没有改变白人和有色人种之间的种族分歧,也没有改变最顶端的0.1%和普罗大众之间的割裂。这些问题,不可能通过几句空洞的口号就得到解决。由于特朗普的核心支持集团是年龄偏大的极右翼白人团体,在这些人群获得了极大满足感的同时,也有另一半政治观点偏左的,年龄更轻的,渴望更多社会平等的非白人团体受到了极大挫折。

第三,由于上面提到的系统1的总统选举决策过程,这就导致了选民做出的总统选举决策的质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运气。很多把票投给特朗普的选民的逻辑是:我已经厌烦了克林顿家族,厌烦了布什家族,厌烦了华盛顿的那些政客,因此这次我换换手气,尝试一下新东西。如果赌错了也没关系,大不了四年之后再重新来过。选民们的“赌性”,成就了特朗普的成功,但没有证据表明这种类似于“轮盘赌”的决策过程有任何科学依据和理性逻辑。

第四,特朗普的选战策略,极大的降低了专业人员和机构的公信力。

这些专业机构包括各大主流媒体,因为媒体记者就是报道时事新闻的专业人士。平心而论,传统主流媒体在社会中公信力的下降并不是第一天发生,我在《美国不再伟大》(https://zhuanlan.zhihu.com/p/23355890)这篇文章中有过比较详细的分析。问题在于,我们这个社会最终还是需要可靠和客观的信息以及高质量的分析。在传统媒体被越来越多的人不信任的同时,这个真空地带并没有被质量更高的其他选项所替代。我们看到的,是在诸如Facebook等社交网络上各种谣言和低质量阴谋论的横行。传统媒体虽然确实有不少地方需要反思,但是至少他们有一定的职业操守,在采编新闻时会做一定程度的事实检验(Fact Checking),比网络上流传的各种小道消息可靠得多。对于社会公众而言,谣言和未经检验的传言的影响力更大,职业的记者和媒体得到的信任度反而更低,其影响不可谓不深远,值得我们深思。

受到特朗普选战策略打击的专业机构远不止新闻媒体行业。比如政府的经济部门公布的失业率和通货膨胀数据也受到了特朗普的质疑。在特朗普的带领下,拥戴他的那些川粉也纷纷加入了声讨政府各大职能部门的行列。这也是300多位经济学家联名发表公开信呼吁大家不要选特朗普的主要原因之一。

政府经济部门的数据采编,计算和公布,都有专业的过程和手段,肯定不会百分百完美,但也远非行业外人士想象的那样业余。在特朗普的鼓吹下,美国出现了类似于英国“脱欧”时的民意变化:专家都是扯淡,只要是专家说的我都不信。但问题在于,到最后国家和社会的正常运行需要的恰恰是这些在各行各业拥有专业技能的“专家”。一个再疯狂的川粉,不会愚蠢到在自己生病时去忽略医学教授的意见,而去服用江湖郎中开的药方。这个道理在其他行业也是一样的。绝大部分中国人,对上世纪60年代各行业“专家”被抹黑以后出现的“专家真空”给社会带来的严重后果印象深刻,这其中的道理不需要我再多说。

第五,《美国独立宣言》的开头有以下文字: 我们认为以下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皆生而平等。问题在于,特朗普的当选恰恰是对这段文字最大的讽刺。如果一个普通员工在公司里对同事说那些特朗普在大巴上说的话;或者走进女更衣室去偷看那些正在换衣服的女模特,那么他面对的结果很可能是被立即解雇,甚至是牢狱之灾。但如果一个总统候选人说了这样相同的话,他却可以安然度之甚至当选总统。一个让我们不得不接受的事实是:人皆生而不平等。有些人生赢家,确实就是从出生就已经决定了的。而特朗普,就是这样一个幸运的富二代。特朗普的当选,对于那些追求更平等社会的志士,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总体来看,特朗普虽然赢得了总统选举,但他的胜利之路充满争议,对社会造成的影响会很深远。

3. 资本主义的失败

在过去的40年,美国是“世界贸易体系全球化”最积极的推动力量之一。美国的消费者,以及跨国公司从“全球化”过程中获得了非常大的好处。

从资本主义角度来看,“全球化”进程无可厚非。资本的天性就是在全世界范围内逐利,因此资本的所有者会绞尽脑汁把资本送往回报最高的地方去赚取回报。赚取回报无非两个途径:提高收入,降低成本。如果中国,印度和越南的制造成本更为低廉,那么跨国企业的董事会们会毫不犹豫的关闭在美国的生产基地,将它们移往发展中国家,在那里生产他们的产品并再从那里进口来满足本国的需求。这个过程看起来是个多赢:消费者们能够得到价格更为低廉的产品,跨国企业的成本更低,利润更高,公司股价也随之水涨船高。

在这“生产全球化”之外,我们还目睹了“资本全球化”的变迁。通过巧妙利用各个国家之间不同的税收法律的差异,跨国企业设立了复杂的离岸持有结构,在最大程度上降低了他们需要在母国(比如美国)支付的所得税,为公司的大股东们实现了税收优化。这是“全球化”带来的另一个巨大的好处。

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在这个多赢的过程中,有一个明显的“输家”,那就是美国本土的工人们。他们也是特朗普最忠实的支持者。他们本来拥有一份不错的工作和收入,可以维持一个体面的生活。但是由于上面提到的“全球化”变化,这些中下层的工人阶级成为了被牺牲的对象。

这个过程中最大的问题在于:跨国企业们就像一台永远停不下来的机器,无情的追逐着更高的收入和更低的成本,而由于这些追逐利润的活动产生的社会后果,却要由政府去承担。当失业工人在家中唉声叹气,甚至走向街头公开抗议时,他们抗议的对象不是跨国企业,而是当地政府。

由于政治和商业利益的高度重合,政府很多时候站在大公司这一边。美国两院的议员们,主要的精力和时间都花在筹集资金上面。在大金主面前,议员们唯唯诺诺,笑脸相迎,低声下气的求一些“赏赐”。很多时候,在商业领域获得成功的大亨进入政界(比如特朗普),或者相反(比如托尼布莱尔和比尔克林顿)。因此在这样的制度下,中下层工人阶级被不断挤压,老百姓唯有通过选举来发泄自己心中的不满,达到类似于“革命”的目的。

所以说,在民主胜利的另一面,我们看到的是资本主义的失败。这可能也是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给我们带来的最深刻的启示之一。

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data:image/svg+xml;utf8,)

数据来源:

http://www.vox.com/2016/11/5/13533468/trump-obama-protester

http://time.com/4555032/economists-against-donald-trump/

http://www.wsj.com/articles/donald-trump-willing-to-keep-parts-of-health-law-1478895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