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真相和另类真相(Post truth and alternative truth)


(anaiw) #1

那天去参加一个投资年会,主持人让我们各自用一个关键词来回顾一下刚刚过去的一年(2016年)。我说,过去一年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这个词:后真相(Post truth)。事实上,“后真相”是英国牛津词典选出的2016年度词汇。

根据牛津词典的定义,“后真相”的意思是:对于大众意见的形成,客观事实反而不及情绪感觉来的更有影响力。根据牛津词典的统计,“后真相”首次出现于1992年,但是在2016年,该现象发生的频率增加了2,000%。

作为一个证据主义者,对于这种“感情碾压理智”的思考方式我一向不太赞同。在我看来,要保持理性思考的前提之一,便是把事实搞清楚。如果连事实和感觉都分不清楚,怎么可能得出客观的结论?

但当我亲眼目睹了2016年英美两国发生的政治事件后,我发现每个人对于“事实”的判定标准大相径庭,很多人对于事实是否重要这个问题的理解也完全不同。在很多时候,大众分辨事实和感觉之间的区别的能力让人担忧。

举个例子,美国过去几年的犯罪率,是上升还是下降了?这似乎是一个不那么复杂的问题。事实上要获得统计数据也并不很难。

![](data:image/svg+xml;utf8,)

上图显示的是美国大众对于犯罪率的感觉(左图)和真实的犯罪率(右图)之间的对比。我们可以看到,尽管事实上美国的犯罪率在过去20年逐年下降,但是大众的感觉却完全不是这样。从2001年左右开始,大众感觉犯罪率提升了,和事实完全不符。

在一个证据主义者看来,真相只有一个:要么犯罪率上升了,要么犯罪率下降了。但是在“后真相”时代,一个让人不可思议的现象发生了:即使统计数据指向犯罪率下降,大众却还是宁愿“跟着感觉走”,并依据自己的感觉得出犯罪率不降反升的结论。

比所谓的“后真相”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另类真相(Alternative Facts)”。

2017年1月22日,特朗普前竞选团队经理凯莉安康威接受美国电视台NBC实时采访。这段采访颇为耐人寻味,值得分析一下。

事情的起因是,特朗普在1月20日周五宣誓就任美国总统。

![](data:image/svg+xml;utf8,)

当时很多媒体对于就职仪式做了现场直播。其中报道的一个新闻点是:特朗普就职时参加的观众人数(上图左)不如2009年奥巴马总统上任时(上图右)参加的人潮那么多。

其实这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特朗普上任时的支持率(40%左右)确实要比奥巴马当年上任时(70%左右)低很多,因此出席的人数少了点也不算什么大新闻。不管有多少观众参加,总统还是总统。这最多只是一些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不值得大惊小怪。

但是特朗普总统似乎很介意这样的对比。为了澄清特朗普和奥巴马谁的就职仪式出席的观众更多这个问题,白宫发言人Sean Spicer特地召开记者会,向媒体释放了一段自相矛盾的陈述:我们无法知道参加总统就职仪式的具体人数,但目睹特朗普就职仪式的观众人数是有史以来最高的。

![](data:image/svg+xml;utf8,)

上面提到的NBC采访Conway(上图右)的视频,针对的就是白宫发言人Spicer的那段讲话。NBC主持人(上图左)问Conway,为什么要花那么大力气让白宫发言人在一件不那么重要的小事上去说一些明显的谎话?要知道,白宫发言人代表的是美国政府,如此公然造假影响的可是美国政府的信用。

Conway回答说:我们向公众展示的是“另类真相(Alternative Truth)”。

这句话看似漫不经心,实际上却点中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这个世上有没有所谓的“另类真相”?**比如一件很小的事情:出席总统就职仪式的人数,是2017年多,还是2009年多?其实这是一个比较无聊的问题,因为可能没有人想过要去认真计算并比较两者之间的高低。但是如果我们要较真的话,应该只能有一个答案:要么2017年多,要么2009年多。但是在“另类真相”概念的影响下,很可能有一部分人认为2009年更多,另一部分人认为2017年更多,而两方都认为自己掌握了真理。

在“另类真相”这面大旗下,事实究竟如何,已经无关紧要,因为每个人都能够基于自己的感觉得出自己相信的“真相”。举个例子来说,Conway在相同的视频采访中提到,在奥巴马医保(Obamacare)下,几百万美国人失去了他们的医疗保险,他们的医生和医疗计划(millions of people have lost their insurance, their doctors, their plans)。而很多人可能对这种说法也深信不疑。

![](data:image/svg+xml;utf8,)

问题在于,这显然和事实不符。事实上,奥巴马医疗被很多人诟病的主要缺点之一,就是因为它提供的保险涵盖的人数更多了,因此造成很多人的保费上升。无论哪个统计,都清楚的显示奥巴马医疗计划大幅度的降低了没有医疗保险的人数。当然,奥巴马医疗也带来很多负面影响(比如上面提到的保费提高),但被医保覆盖的人数增加这一事实应该是无容置疑的。

可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事实,到了特朗普前竞选团队经理Conway的嘴里,也可以轻易的被“另类真相”所扭曲。这也是让很多媒体人和学者感到无奈的地方:在这个“后真相”和“另类真相”时代,“真相”被当作“伪真相”一样娱乐消费。在这种环境下:真相和谎言之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

当然,从另一方面来说,这可能也体现了每一个个人对于信息的选择得到了更大的自由。在没有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的时代,大众的意见和价值观被主流媒体引导,因为这是他们获取信息和领导性意见的主要途径。但是随着社交媒体和智能手机的普及,每个人都有更大的自由去选择自己愿意相信的信息和“真相”,并以此形成或者加强自己原来就固有的观点。在这种情况下,即使对于同一件事情,持有不同观点的派别也分别有属于他们自己的“真相”,而这种“另类真相”导致的结果之一,就是不同派别之间的差异更加难以调和,因为每一派都觉得自己基于“事实”,都最有理。

作为一个证据主义者,我无法接受所谓的“后真相”和“另类真相”。一匹马,你把它打扮的再漂亮,也不可能成为一头鹿。地球不可能既是平的,又是圆的。曾经有很多人都坚信“地心说”,认为地球处于宇宙中心静止不动,但多数人认同的感觉并不一定和事实相符。

在铁铮铮的数据面前,真相只有一个,而违背该真相的其他解释,都只能是欺骗和伪装。明辨是非,是一个人做出理性和道德判断需要走出的第一步。在“数据”和“感觉”之间,不可能有模糊地带,不可能似是而非,模棱两可。

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早已预料到我呈现的证据会引起一些特朗普粉丝的“不适”。比如下面是评论区内某个川粉的回复:他认为Conway提到的“几百万人失去医疗保险”其实并没有错,因为保险的保费提高了。

![](data:image/svg+xml;utf8,)

对于这种典型的“另类真相”式思维我无意反驳,因为从一开始我就知道和这样的逻辑去论理简直是“鸡同鸭讲”,浪费时间。但是我想和大家分享的是另一个更有趣的问题:像特朗普和康威(Conway)这样的聪明人,他们是真的不明白“事实”和“另类事实”的区别,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故意和大家混淆视听?

虽然有很多证据表明特朗普不喜欢读书,在被多次问到自己最近在读什么书时,他说来说去就是那本《西线无战事》。但是能够一路过关斩将,从共和党候选人中杀出一条血路并最终取得总统选战的胜利,足以证明特朗普和他的智囊康威远非平庸之辈,因此不太可能连基本的事实是非都分不清。因此更合理的解释是,他们应该是有意而为之,故意和舆论媒体对着干

那么特朗普及其团队为什么要抛出如此富有争议性的言论,引导全美,甚至国际媒体“大家来找茬”,去核对他们说过的那些自相矛盾,和事实明显不符的夸张言论呢?事实上如果我们仔细观察特朗普从总统选战开始的行为模式,就不难发现这是他及其团队惯用的一个策略。

2016年11月26日,美国的《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重量级文章,题为《特朗普在全球各地的利益冲突》。作者在文中详细列举了特朗普家族在全世界各个国家的商业利益,并因此可能造成的利益冲突。作为一国的总统,特朗普在和外国政要接触谈判时到底应该先考虑国家利益,还是他自己家族的商业利益?这本来是一个值得很多人思考询问的严肃问题。

![](data:image/svg+xml;utf8,)

在《纽约时报》这篇文章见报还不到24小时,特朗普通过自己的推特账号发布了上述信息:如果你算上那些非法选民,我得到的选票比希拉里还多。这条推特消息一经发布,立刻引起了舆论哗然。没有任何证据显示美国大选结果受到“非法选民”问题的影响,而质疑选民非法的竟然是刚刚赢得总统选举的下一任美国总统。特朗普这条“毫无逻辑”的推特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引起了很多人的愤怒和批评。一时间,所有的电视,报纸和网络媒体都集中报道特朗普的这条推特。但很多人忽略的一点是,由于大众注意力的转移,几乎没有人再去讨论特朗普的商业帝国和美国总统之位之间的利益冲突,这个更加重要的问题了。

这次康威(Conway)抛出“另类真相”这个充满争议性的话题的时点同样值得我们深思。康威的电视采访和特朗普发表的推特一唱一和,都在质疑媒体报道的就职典礼出席人数是否属实。各大电视,报纸和网络媒体争相报道这个抓人眼球的新闻,很多人甚至花了很大精力和时间去辩论到底有多少人参加了特朗普和奥巴马总统就职典礼这样一个无聊的问题。但是很多人忘记的是,就在两天前康威刚刚宣布了一个重要的多的决定:特朗普不会公布其税收记录

在过去一年的总统选战中,特朗普多次反复公开表示,他的个人税收情况还在审计之中,会在审计结束后将税收记录公之于众。后来特朗普成为第一个没有公开税收记录(在美国总统候选人公开税收记录这个传统之后),而成功赢得总统大选的美国总统,可谓开了历史先河。2017年1月23日,在特朗普正式上任美国总统的第一天,康威宣布特朗普不会承诺他的竞选期间许下的诺言,不会公开其税收记录,可谓又开了一个先河,成为“食言最快”的美国总统

但是这样一条足以让舆论和大众深思的重磅消息,却被到底有多少人参加了美国总统就职典礼这个有点无厘头的问题淹没了。公众的注意力再次被吸引去讨论白宫的发言人有没有撒谎,康威有没有撒谎,到底是奥巴马还是特朗普的就职典礼有更多人出席,而大家把更重要的“公布税收记录”这个问题直接抛在脑后。而这,恰恰是特朗普及其团队希望达到的目的。

在这个充满自由的年代,我们每个人都有权做出个人选择。我们有选择信息源的自由,我们也有选择信或者不信的自由。但自由并不是一顿免费的午餐。在这选择自由的另一面,是越来越多的人活在自己的世界中,选择自己相信的“真相”,并以此来强化自己本来固有的观点。而更可悲的,则是我们在无意中被一些“真相”和所谓“另类真相”之间的争议迷惑了心智,花了大量精力去争论一些无关紧要的事件,而忽略了更为重要的问题。

作为一名证据主义者,我希望可以通过我的写作,鼓励和提醒更多的朋友坚持独立思考,坚持冷静观察,不要人云亦云,更不要被一些缺乏逻辑,混淆视听的烟雾弹迷惑,在不知不觉之中成为别人遥控操作的“脑残粉”。最重要的,凡事都应该以基本事实为基础,坚决抵制所谓的“后真相”和“另类真相” - 说到底,伪装的再高明的谎言,也还只是一个谎言而已。

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伍治坚新书《小乌龟投资智慧:如何在投资中以弱胜强》终于上架啦。在京东,淘宝或者当当搜索书名或者作者名,都可以购买到该书。或者也可以点击这里购买本书:http://product.dangdang.com/24169820.html

数据来源:

http://www.bbc.com/news/uk-37995600

http://www.pewresearch.org/fact-tank/2016/11/16/voters-perceptions-of-crime-continue-to-conflict-with-reality/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SrEEDQgFc8

http://www.chicagotribune.com/news/opinion/zorn/ct-sean-spicer-trump-crowd-lies-perspec-0124-20170123-column.html

https://www.nytimes.com/2016/11/26/us/politics/donald-trump-international-business.html?_r=0

http://edition.cnn.com/2017/01/22/politics/kellyanne-conway-trump-tax-retur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