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场协议,历史重现?


(suibiantell) #1

1985年,美国,英国,法国,德国和日本(G-5)在美国纽约的广场酒店(Plaza Hotel)签署了著名的《广场协议》。此协议的背景是美元对于日元等货币升值过快,因此美国政府希望和与会的其他几个工业国家达成协议,合力贬低美元的币值。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721’%20height='524’>)

在广场协议签署后,美元对于其他国家主要货币(日元,德国马克,英镑,法郎等)的币值果然开始迅速下降。比如在广场协议签订后短短的两年内,美元对日元和德国马克贬值幅度超过50%,对于英镑和法郎的贬值也接近50%

1988年,这家始建于1907年的“广场酒店”被一位地产大亨买了下来。这位地产商名叫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特朗普同时指派他当时的妻子,伊凡娜特朗普(Ivana Trump)为该酒店的总裁。

为了购买这家酒店,特朗普花了4亿7百50万美元(约合今天8亿多美金),其中大部分都是从以花旗银行为首的银行财团取得的贷款。在购买了这家酒店后,特朗普又花了5千万美元来做装修和翻新。过重的贷款和利益终于将特朗普压得喘不过气来。1992年,特朗普和花旗集团为首的银行财团达成协议,出售该酒店49%的所有权,用来免除银行向特朗普发放的价值2亿5千万美元的贷款。

谁有没有料到,在时隔24年后的2016年,地产商特朗普竟然赢得了美国总统大选,成为第45任美国总统。

在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之后,他推行了一系列“让美国更加伟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经济和政治政策。其中有一条提的比较多,那就是其他国家都在操纵他们的货币汇率,而美国人太“傻”,因此在国际贸易上吃了大亏。

举例来说,2017年1月31号,特朗普设立的国家贸易委员会(National Trade Council)主席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对英国《金融时报》表示,欧元就像是一种“隐性的德国马克”,其偏低的币值让德国在国际贸易中占了美国的便宜。

在2016年的总统选战中,特朗普更是多次公开指责中国通过汇率操纵获得不公平的贸易优势。在他的公开演讲中,特朗普甚至指责中国在“强奸”美国,中国正通过国际贸易“杀死”美国。

在把美国所有的主要贸易伙伴骂了一通之后,特朗普是不是正在酝酿第二次“广场计划”,逼迫主要贸易国抬高他们的货币币值,人为降低美元币值,来帮助美国振兴其出口和经济呢?下面我们就来分析一下这个问题。

让我们先来回顾一下1980年代美国经济面临的主要挑战。

工业五国(G-5)在1985年签署《广场协议》的大背景,是美元币值经历了连续多年的升值。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723’%20height='508’>)

上图显示,从1980年算起到1985年《广场协议》签署的时候,美元对世界主要国家的其他货币大约升值了一倍左右。在强美元的影响下,美国的出口企业(比如通用,福特,IBM,卡特皮勒等)受到“重创”,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越来越不如日本和德国的竞争对手。因此这些企业开始联手对美国政府施加压力,要求政府出手干预外汇市场。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709’%20height='503’>)

大型制造企业出口疲软,导致美国的贸易赤字问题日渐严重。到了1985年广场协议签订的时候,其贸易赤字达到了GDP的3%左右,是当时的历史新高。

1985年2月,当时的美国总统里根指定James Baker为财政部长。正是这位Baker先生,推动了工业五国在美国纽约的广场谈判,并成功扭转美元的币值,以及接下来几年的美国贸易平衡。

现在让我们把时间轴快速划到2016年,看看美国经济是否面临类似的情况。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584’%20height='440’>)

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元币值达到了一个历史新低。从2011年开始,美元开始逐渐升值。从2011年的低点算起到本文截稿(2017年2月)时,美元大概上升了45%左右。从这个角度来看,美元在本轮走强周期中的升值幅度不及1985年前的美元大牛市。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697’%20height='327’>)

从美国目前的贸易情况来看,2015年的贸易赤字大约占到GDP的2.7%左右。这个赤字虽然和1985年美国的贸易赤字差不多,但是此时和那时有很大不同。目前美国的贸易赤字,其情况是在变好而不是变坏。从1990年开始,美国的贸易赤字就不断恶化,在2006年达到了创纪录的6%(经常项目/GDP)。而从2006年以后,其贸易赤字逐年缩小,其趋势是逐渐走向贸易平衡水平的。

如果仔细对比2017年和1985年时美国面临的环境的不同,我们就不难发现,其最大的不同之处就在于,美国的对手变了

1985年时,美国的主要贸易伙伴是日本,英国,德国和法国。这也是为什么当年的《广场协议》需要这几个国家参加协商的原因。在二战结束以后,美国在欧洲和日本的经济复兴上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欧洲的战后经济复兴很大程度上依赖于“马歇尔计划”的成功,而麦克阿瑟则直接在日本做上了“太上皇”。基于对前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的恐惧,欧洲和日本在军事安全上极度依赖美国,因此在《广场协议》中美国要达到自己的目的几乎没有遇到什么明显的阻力。

在《广场协议》签订以后,美国的这几个“好伙伴”也十分配合,积极执行“弱化美元”的经济政策。从1985年开始,美联储不断降息,将联邦基准利率从11.8%降到1986年的5.8%左右。而日英德法央行则保持其利率不变。美国和这几个国家利率差的不断增大,为美元币值走弱添加了一针催化剂,加快了美元贬值的速度。

但是,时过境迁,今非昔比。美国的特朗普政府如果想在2017年再度启动类似于《广场协议》的汇率干预,那么他就会发现,自己面临的国际环境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722’%20height='540’>)

上图显示的是以国际贸易量计,各国货币和美元交易的比例。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的人民币已经成为美元的第一大贸易货币,其次是欧洲的欧元和墨西哥比索。当年的日本(日元)和英国(英镑)都已经沦落到了不起眼的贸易伙伴。

也就是说,如果特朗普政府想要人为的压低美元汇率,那么他们需要谈判的对手就是:中国,欧盟和墨西哥。这也是为什么特朗普的经济智囊纳瓦罗将攻击对象指向德国的原因所在。而中国和墨西哥从来就是特朗普贸易保护政策针对的主要对象。

问题在于,中国,欧盟和墨西哥,这三大经济体,还会像1985年的日英法德那样对美国唯命是从么?虽然理论上欧盟还面临俄罗斯的军事威胁,但是其威胁程度和冷战时期的前苏联不可同日而语,因此欧盟在安全上对于美国的依赖远不及当年。而中国,从来就不像日本那样是美国的小跟班,断不可能在人民币汇率问题上让美国人做主。

唯一可能比较好捏的软柿子大概就是墨西哥了。得益于北美自贸协定(NAFTA),墨西哥有庞大的依赖于美国的出口行业。这也是为什么特朗普反复叫嚣要墨西哥支付那堵墙的费用的原因所在:因为他知道,如果美国和墨西哥真的打起贸易战,墨西哥遭受的损失会严重得多。

让人觉得有些讽刺的是,不管中国是否会像日本那样屈服于美国的“淫威”,两国政府在人民币汇率上的目标反而是一致的。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1020’%20height='409’>)

从2015年年初开始,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不断贬值,从6:1左右一路贬到7:1左右。在短短两年内(2015-2016),人民币兑美元就贬了17%左右。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716’%20height='332’>)

为了延缓人民币的贬值速度,中国政府不断在外汇市场上进行干预,卖出美元买入人民币。从上图中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的外汇储备,已经从2014年的高点4万亿美元,下跌到2017年1月的2.99万亿美元,短短两年内下降了25%。可见中央政府为了维护人民币汇率稳定也是下了血本的。

由此可见,不管是美国政府也好,中国政府也好,大家都不愿意看到人民币快速贬值。因此不管特朗普是否会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两国对于人民币汇率稳定的政策目标是一致的,因此也省去了再举行一次“广场会议”的必要。

特朗普能够做什么?

从上面的分析中我们可以得知,目前美国再次启动“广场会议”2.0的条件不成熟,不太可能达到其在1985年通过《广场协议》达到的政策目标。那么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政府能做些什么呢?

首先是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在美联储制定其货币政策时,遵循的一向是“我的政策,你的问题(My policy, your problem)”的指导原则,即只从美国利益出发来考虑问题,而完全不顾其国际影响。如果美国政府对于美元的过分强势有所不满,那么美联储就可以通过其货币政策工具(比如降息,量宽等)来影响美元的汇率往下走。

当然严格来讲,美联储是独立于美国政府运行的。由于美国的经济复苏和就业率上升比较健康,因此目前美联储预计的是一条美元的“升息之路”。同时特朗普政府也需要面对被共和党控制的国会的阻力,因为有不少共和党员信奉的经济政策是减少征税,减少负债,减少赤字。通过“印钞票”的方法来试图解决国内的经济问题,被过去几年的事实证明有很多副作用,其民意支持度很低。

这就指向了特朗普政府可能推出的第二种策略:贸易关税。通过贸易关税来惩罚那些贸易伙伴,达到减轻美国贸易赤字问题的方法,是美国历届政府管用的伎俩,特朗普政府也不会例外。2009年,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对从中国进口的轮胎征收惩罚性的35%的关税,在当时还引发了一场中美之间小小的“贸易战”。从特朗普过往的言论来看,拿中国或者墨西哥开刀,针对某种进口产品征收惩罚性关税,还是很有可能的。

当然,这种“都是别人的错”的经济政策是否凑效,那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美元币值的走向受到很多因素的综合影响,不可能因为几个简单的惩罚性关税就开始逆转。特朗普政府想要完成他对美国选民许下的“把工作带回美国”,“让美国再次伟大”的竞选承诺,需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远不是那几句口号能够解决问题。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想通过1985年《广场协议》那样的人为汇率干预来达到扭转乾坤的目的,在今天应该是不太可能了。

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伍治坚新书《小乌龟投资智慧:如何在投资中以弱胜强》终于上架啦。在京东,淘宝或者当当搜索书名或者作者名,都可以购买到该书。或者也可以点击这里购买本书:http://product.dangdang.com/24169820.html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748’%20height='361’>)

数据来源:

https://en.wikipedia.org/wiki/Plaza_Hotel

http://fortune.com/2017/01/31/donald-trumps-top-trade-adviser-currency-manipulator-germany/

http://edition.cnn.com/2016/05/01/politics/donald-trump-china-ra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