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者最易犯的三个错误:伍治坚证据主义巡回演讲(2017.3)


(alphaplus) #1

上个星期,有些朋友在我的公众号(伍治坚证据主义)后台留言,问我为什么最近没有更新。事实上,那一周我回国了,在上海财经大学,上海交通大学,杭州浙江大学和宁波诺丁汉大学几个高校举行了一轮题为《投资者最易犯的三个错误》的巡回演讲。在这里和大家分享一些这次巡回演讲的信息。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592’%20height='392’>)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986’%20height='653’>)

这是在上海财经大学的演讲。同学们非常踊跃,现场大约有200多名学生和公众参加。在演讲结束后,我们进行了非常热烈的互动问答,一些提问和幸运的同学获赠伍治坚的新书《小乌龟投资智慧》。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846’%20height='952’>)

这是在宁波诺丁汉大学的演讲。此演讲为英语,因此在听众中有不少国外的朋友。上图为演讲结束后,演讲主办方Carol老师向伍治坚颁发客座演讲证书。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986’%20height='653’>)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986’%20height='653’>)

上图是杭州浙江大学的演讲现场。在杭州有不少对投资感兴趣的校外人士也积极参与了此次活动。图中有一位女士从微信接到她在异地的朋友发来的问题,在现场和伍治坚进行互动。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1280’%20height='960’>)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1280’%20height='960’>)

这是上海交通大学安泰MBA的演讲活动。参加这次演讲的大多数是交大MBA学生和社会上的工作人士。他们在工作结束后专程赶到交通大学来参加演讲,让人由衷的感到一股奋斗的热情。演讲结束后,伍治坚接受交大活动主管方施老师的赠书。

这一个星期的巡回演讲让我感触颇深。我在中国各地遇到的这些朋友们,不管是在校学生,还是已经毕业了的工作人士,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即对未来充满信心和期望。在他们眼里,我看到了奋斗和乐观精神:即相信只要自己努力工作,就一定会有美好的未来。这种充满自信的强大的正能量,在世界很多其他国家并不多见。

下面,我和大家分享一下在这次活动中一些朋友提出的问题和回答。

1)您在演讲中提到了不少人类“非理性”的例子。现在人工智能的发展日新月异,那么在可以预见的将来,是不是我们可以用人工智能来帮助我们解决这些非理性的问题。这是否也意味着很多目前的职业,包括金融分析职业,将会面临被电脑代替的威胁?

回答:确实,经过过去30多年的积累,有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人类在很多时候容易犯非理性的错误,这也是为什么我在演讲中反复强调我们需要注意的最常见的投资错误之一:忽略人类的非理性的原因所在。这些非理性偏见包括过度自信,后视镜偏见,处置效应,近因偏见等等各种不同的形式,不一而足。很多投资者对自己的非理性偏见不甚了解,或者选择忽视,甚至明知故犯,因此在投资中遭受了本来不需要承担的投资损失。

人工智能的发展,确实对于社会各行各业带来了巨大挑战。金融投资行业也不例外。举例来说,在金融投资行业中的投资管理(Portfolio management)一职,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被电脑代替。根据我反复提倡的被动投资理论,加上一个设计的比较好的全球配置机制,我们可以为绝大多数的投资者提供低成本的投资配置产品,而不需要雇佣成百上千的投资经理。

当然,再优秀的人工智能,其代码(Algo)还是需要人去设计和谱写。因此从这方面来说,并不是电脑代替人类,而是电脑帮助我们完成了一部分工作。我们人类的工作职能发生了转变,在未来要想保住自己的饭碗,我们需要向更复杂,更高阶的设计和沟通类工作转变。

2)我看了您不少文章,非常认同您提倡的被动型投资理念。但是我看的另一本书《穷爸爸,富爸爸》中,作者提出我们应该主动出击,多通过主动型投资方法来提高收益,改变自己的命运。我到底应该信谁呢?

回答:我们在选择“主动”或者“被动”型策略之前,需要首先明确一个问题的答案,即自己到底擅长什么。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每个人都有自己占有专业和信息优势的领域。在自己熟悉和擅长的领域,我们应该主动出击,充分利用自己的优势来最大化自己的投资回报。但是在自己并不熟悉的领域,如果再贸然出击,承担过高的投资风险,那就是自不量力,甚至可以说非常愚蠢。

在我列举的证据中,我们可以看到,一般投资者要想做出正确的择时和择股,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一个聪明的投资者,要认识到自己的长处和局限。如果我问大家,你去和费德勒打网球,胜算有多少?大部分理智的投资者都会放下自尊,乖乖承认自己的胜算为零。诺贝尔奖得主卡纳曼说过:别再做梦了,散户战胜市场的概率为零,这种情况(散户战胜市场)根本不可能发生。但是由于一些行为学偏见(比如过度自信),让我们不愿意承认自己的投资水平不高,没有择股,择时和挑选基金经理的能力。这是绝大多数投资者无法获得更好的投资回报的一大原因。

所以回到您一开始提的这个问题,如果有明确的证据表面自己有挑选股票,择时或者挑选基金经理的超凡能力,那么投资者应该继续坚持这样的投资方法,通过这样的“阿尔法”来提高自己的投资回报。如果没有证据表明自己有这方面的能力,那么更加智慧的选择是做一只老老实实的小乌龟,购买并且长期持有低成本指数基金。

3)您列举了一些证据,证明在投资者和(主动型)基金经理的这场游戏中,投资者总是输多赢少。那些经理获取了98%的投资回报,而我们投资者只是拿到了区区2%。既然差别如此悬殊,为什么还有那么多投资者热衷于投资基金经理?他们都是傻瓜和笨蛋么?

回答:有这么几个原因。首先是投资者教育。目前在中国,向大家进行投资者教育的人不多。很多懂行的人,比如基金行业业内人士,不愿意站出来和大家分享这些投资内幕。谁会愿意砸自己的饭碗?而一些被更多人关注的网红或者大V,很多都是非专业出身(比如以前是财经记者,自媒体等等),因此他们给出的投资建议在专业人士看来显然有不少短板。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投资者受到的高质量教育非常匮乏。我在演讲中提到的综元分析(Meta Analysis),需要通读成百上千篇专业性非常强的英语期刊论文。就这么一项任务,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就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门槛。这也是我做证据主义投资教育的初衷之一,因为我看到了在中国有这么一个巨大的空白:我们的投资者需要更高质量的金融教育。

其次,投资者都有行为学偏见,就是我在演讲中提到的非理性。由于过度自信等偏见的存在,我们总是以为自己有超凡的投资能力,能够找到厉害的基金经理,并且在短时间内一夜暴富。这种机会主义式的不健康的投资心态,导致我们很多人用赌博的心态去进行投资,因此将大把血汗钱交给基金经理,期望获得高额的短期回报也就不难理解了。

当然,在演讲中我列举了很多证据,表明这些投资者最后的投资回报还不如市场平均回报。也就是说这些自以为是的兔子,到最后的投资回报还不如一个老老实实,购买并且长期持有指数基金的小乌龟。因此我希望把这样的研究结果和更多的投资者朋友进行分享,提高他们的财商。

4)您列举了很多例子表明人是非理性的,但是您同时也列举了很多证据表明市场很难战胜。可是说到底,市场是由人组成的。如果组成的人都是非理性的,那么市场也应该是非理性的,为什么无法用理性的方法去战胜市场呢?

回答: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问题,在投资学术界被争论了很多年。

首先,市场和个人的区别在于,市场是由千千万万个个人所组成的。这就是所谓的“众人的智慧”。有很多研究表明,如果有很多分散的,相互独立的个体,在信息流通顺畅的环境下各自做出自己的决定,那么即使他们每个人不一定理性,其决策的综合(即市场)也是高度有效的。在本专栏关于市场有效性的历史文章中,对这个问题有更为详细的分析。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市场每时每刻都是有效的。我们可以很容易举出1999年,2008年这样的金融危机的例子来反驳市场有效理论。但是我们需要明白的是,市场是否有效,和我们能否在事前就判断出其无效性并从中获利,完全是两回事情。美国著名教授席勒写了不少文章来反驳市场的有效性。他从1996年开始就撰文指出美国科技股股价过高,有可能含有泡沫。但是如果投资者从1996年开始就卖空股票的话,可能还没到泡沫破裂,他就已经破产了。

另外有一些研究指出,市场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是有效的,无效的市场占比大约为10%左右的时间。预先判断出市场无效的时候,低买高卖,从中获得投资回报是无数投资者和基金经理的梦想。但是事实上能够做到这些的,寥寥无几,并且外人很难分辨他们是由于运气好,还是真的有先见之明才做出了正确的判断。在2008年金融危机中通过卖空次贷而声名大噪的保尔森,在2011/13年间损失了75%左右的投资回报。一个理性的投资者,应该对市场充满敬畏,而不要轻易低估战胜市场的难度。

在本次巡回演讲中我收到的问题远远高于上面提到的这些问答。很多朋友反馈:这样的见面互动非常有意义,让他们学到很多,也产生了很多启发。这正是本专栏希望看到的:让我们一起在学习中成长,在交流中进步,通过提高自己的金融知识,让自己变得更加聪明和理性。

伍治坚新书《小乌龟投资智慧:如何在投资中以弱胜强》终于上架啦。在京东,淘宝,亚马逊中国或者当当搜索书名或者作者名,都可以购买到该书。或者也可以点击这里购买本书:http://product.dangdang.com/24169820.html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748’%20height='3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