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到自己的盲点


(haoyushui) #1

参加过汽车驾驶执照考试的朋友们都知道,在我们开车的时候,需要时刻注意几个“盲点”(Blind Spot)。这些区域很容易被我们自己的眼睛忽视。因此如果不加注意,很可能会让我们看不到身边的危险,甚至造成严重的车祸。

在我们日常生活中,也有不少类似的思想盲点。今天这篇文章就来说说这个问题。

一、人有很强的主观性。

美国著名的作家辛克莱尔(Upton Sinclair)说过:即使是最聪明的人,如果有经济上的好处,他也会选择忽略最确凿的证据。

大家知道本专栏一向强调“证据主义”,即我们在做出自己的判断前,要尽量实事求是,基于客观证据得出不受感情影响的结论。

我们也应该认识到,人类天生就有非常强的主观性。只有充分认识到这个人性天生的弱点,我们才可能“逼迫”自己养成更为客观中肯的思考习惯。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749’%20height='481’>)

在一项非常有趣的实验(Smith, et al, 2017)中,研究人员将参加实验的对象随机分成三组,要他们看一段关于某人的视频录像。

录像放完后,观看录像的观众需要写一篇演讲稿。这篇演讲稿的目的,是去说服其他人对电视中的人物形成“正面”,“中立”或者“负面”的印象。所有人看的都是同一段录像。

研究人员发现,那些被要求写该人物正面形象的文章的观众,在看到电视中他乐于助人的镜头后就失去了继续看下去的兴趣。因为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拿到了足够的材料,足以写一篇“XXX是当代活雷锋”的文章了。

但是那些被要求写该人物负面形象的文章的观众,却耐心的观看了更长时间,一直等到电视镜头中有关于该人物负面的报道出现为止。

上述发现可能并不让人意外。在很多时候,人类受到“屁股决定脑袋”的机制影响,在自己心目中先定下一个结论,然后有选择性的去寻找证据来支持自己的结论。

但是该研究发现了另外一个更有趣的结论:那些一开始被要求写电视人物正面向上的文章的观众,他们确实也对文章主角更有好感。而那些一开始被要求写负面报道的观众,他们竟然也都更加讨厌该对象。

要知道,一开始这些观众是被随机分配的,大家也都不认识电视中的主角。这个发现证明,我们人类在形成自己判断时有非常强的主观性,甚至带有一定的随机性。一旦我们由于各种原因做出了自己的判断,很多人可能就从此陷入牛角尖,无法站在其他角度对该问题做出更为完整和客观的分析。

固执,坚持己见,缺乏灵活性,几乎是人类普遍的行为习惯。

在另外一项研究中(Mercier & Sperber, 2011),研究人员选取了两组实验对象,在事先询问了他们对于死刑的态度。支持死刑的对象被归入一组,而反对死刑的对象被归入另一组。

接下来,研究人员和这些实验对象分享了一些关于死刑好还是不好的研究材料。在这些研究数据中,有些指出死刑的好处,而另外一些则得出死刑不好的结论。研究人员让实验对象在仔细阅读这些实证研究后,再决定自己是否继续支持,或者反对死刑。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558’%20height='364’>)

令人感到惊奇的是,那些原本支持死刑的人们,认为支持死刑的研究数据非常让人信服,因此在看了研究数据后更加支持死刑。而那些原本反对死刑的人们,在看了相同的研究材料后,更加反对死刑。

在行为学上,这种现象叫做确认偏误(confirmation bias)。就是说当一个人有一个预设的立场后,他会主动寻找那些支持自己想法的证据,故意忽略那些和自己意见相违背的证据,在潜移默化间不断强化自己的立场。

由于确认偏误的存在,有时候甚至会导致证据越多,意见相左的人群的分歧越大。并不是证据有问题,而是大家会主动从证据中寻找强化自己想法的部分,以至于自己更加“固执”,和对方阵营的差别继续扩大。比如美国就有研究证明,越是受教育程度高的群体,其意识形态的分化越极端。左倾的群体更加偏自由,而右倾的群体则更加偏保守。教育程度越高,看的东西越多,其分歧反而越大。

应对这样的思维盲区的方法,是我们需要时刻提醒自己可能陷入这种思维死角,养成“换位思考”的习惯,多问问自己:如果我在对方这个立场上,还会不会这么想,会不会这么做?

二、太把自己当回事

美国的三位学者(Gilovich, et al, 2000)曾经做过一个有趣的实验。

他们让一些学生穿上一件非常夸张的T恤,从学校里的阶梯教室门口走进去。学者让这些学生猜,教室里大约有多少其他学生会注意到他/她。然后学者又问教室里那些学生,有多少人记得刚刚进入教室的那位学生身穿的T恤上是什么图案?结果如下。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734’%20height='531’>)

如上图所示,这些身穿怪T恤的学生,自我感觉大约有一半其他学生会注意到他们。事实上,对他们身上穿的T恤有印象的只有大约20%的学生。

这个实验告诉我们:我们人类可能犯的一个通病就是太把自己当回事。在很多时候,别人根本没空来在意你。不管你是优秀的冠军,或者出丑的笑柄,其实你都没那么重要。

2017年2月,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作为一个领导人,最重要的素质之一就是不要把自己看的太重(Don’t take yourself or your philosophy too seriously),他想要强调的也是这个相同的道理。

三、对别人客观,对自己主观

我记得以前在学校里读书的时候,老师会时不时组织一次“批评和自我批评”活动。在该活动中,我们被要求首先进行自我批评,然后再对其他同学进行批评,并接受对方对自己的批评。

研究显示,当我们在批评其他人时,往往可以“一针见血”,很容易指出对方身上存在的不足和弱点。但是当轮到对自己进行自我批评时,前面那股“客观”劲一下子就消失了。

要真正做到吾日三醒吾身,要远比口上说说难得多。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731’%20height='526’>)

三位美国教授在一个学术研究(West, 2012)项目中,让实验对象估计别人可能犯一些非理性毛病的概率,以及自己可能受这些偏见影响的概率。研究发现,我们对别人犯各种错误的可能性的估计,要显著高于自己犯相同错误的估计。就是说,去给别人挑刺的时候,我们总是很在行。但是对于自己,我们往往就没那么“犀利”了。

四、上帝对我最不公

研究显示,当我们身处逆境时,我们对自己所处的不利环境印象深刻,记忆尤深。但当我们身处顺境时,那些有利条件常常被我们故意忽略。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734’%20height='519’>)

在学术上,这种行为学习惯叫做“顺风逆风不对称现象”(Headwind tailwind asymmetry)。当我们在跑步或者骑自行车时,如果背后有顺风,我们跑得很轻松,对顺风的印象也稍纵即逝。但是如果我们前面有逆风,我们就会对这样不幸的条件印象深刻,忍不住向周围所有人抱怨:我今天跑的慢,关键是因为顶着逆风!

如果你有好几个孩子,你可能会注意到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即无论家长在孩子之间如何分配(比如玩具,食物,家务劳动等),孩子总会抱怨“不公平"。哥哥抱怨父母让弟弟拎的东西轻,弟弟抱怨父母给哥哥吃的东西多。这主要是因为每个人都习惯性的专注于自己“吃亏”的地方,而选择性的忽略自己“占便宜”的地方。

在一场重要的足球比赛中(比如皇马对尤文的冠军杯决赛),要想做到让双方球迷都满意,几乎是不可能的事。皇马球迷会抱怨裁判在某一个判罚上偏袒尤文,而尤文球迷则会抱怨皇马在欧足联有“干爹”。

在公司里,经常会发生同事之间互相抱怨不公的现象。做销售的抱怨人力资源不用加班不用应酬,没有业绩压力,还老在一些招聘和薪酬问题上指指点点。人力资源抱怨销售人员没有固定的工作时间,想啥时候进公司就啥时候进公司,有大把的业绩提成,还老想不走正规程序随便招自己的亲朋好友进公司。

顺风逆风不对称现象是一个普遍的人类心理学习惯。如果不加以注意和控制,很有可能会变成一种不健康的负能量。应对这种不理性偏见,需要我们以全面客观的角度来分析自己所处的环境,不光看到阻挡自己的“逆风”,也要记得帮助自己的“顺风”,以感恩的心态来对待自己的工作,学习和生活。

人之所以为人,就是因为我们有血有肉,爱恨分明。聪明的读者,需要理解自己可能犯下的非理性错误,特别是那些“思维盲点”,在日常生活中随时提醒自己可能会堕入这样或者那样的偏见和误区,努力让自己变得更为客观和公正。

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2017年6月9日周五中午12点,伍治坚将主持知乎LIVE:海外投资那些坑。报名请点击这里:https://www.zhihu.com/lives/851085004422414336

伍治坚是《小乌龟投资智慧:如何在投资中以弱胜强》的作者。在当当,京东,淘宝,亚马逊搜索书名或者作者名,都可以购买到该书。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749’%20height='364’>)

数据来源:

Megan Smith, Robert Trivers, William von Hippel, Self deception facilitates interpersonal persuasion, Journal of Economic Psychology, Feb, 2017

Gilovich, T., Medvec, V. H., & Savitsky, K. (2000). The spotlight effect in social judgment: An egocentric bias in estimates of the salience of one’s own actions and appearance.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78(02), 211–222

Mercier, H., & Sperber, D. (2011). Why do humans reason? Arguments for an argumentative theory. Behavioral and Brain Sciences, 34(02), 57-74.

http://www.todayonline.com/singapore/tdyleadership

West RF, Meserve RJ, Stanovich KE (2012) Cognitive sophistication does not attenuate the bias blind spot. J. Personality Soc. Psych. 103:506–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