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到底有没有用?


(kikidai) #1

前些日子,国内的一个远房婶婶打电话给我,说让我教育教育她儿子(也就是我表弟)。原来表弟初中毕业就不想读了,想去打工。我拿起电话刚想说两句,表弟就不耐烦的说,哥你别说了,你当年是学霸,拿着奖学金出国,现在在新加坡不也只是个中产阶级么?你赚的钱有我们国内这些不读书的老板多么?

当时被他这么一说,我就有点愣住了。于是我支支吾吾的跟他说了一些“你现在还小,要出去打工不着急,至少先把高中念完”云云,就匆匆忙忙把电话挂了。我相信当时的通话没什么说服力,表弟根本不买我的帐。

后来我回过头来反思这个问题,好像真是这么回事。当时和我一起上小学,中学和大学的同学里边,好像赚大钱的都不是成绩最好的。成绩最好的那些同学,一般也就是混个中产阶级。而身价数千万,甚至上亿的那些成功创业者,好像成绩都不是最好。

这就让我想到了这个问题:读书到底有没有用?

这让我想起了小时候我父母对我的读书态度。在他们看来,“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由于文化大革命的关系,我父母读到中学阶段就失去了继续读书的资格,因此在他们心目中可能有一个未了的情结:即无论花多大的力气都要力争送自己孩子上大学,甚至获得硕士和博士学位。我记得在我读中学的那年,有一次家里来了一位复旦大学的大学生客人正好要在我家过夜。我父母坚持那位年轻的大学生睡我的床,让我睡客厅。后来他们说:让大学生睡一下你的卧室,沾点灵气,到时候助你也考上心仪的大学!

我相信像我父母这样的中国父母绝对不在少数。事实上在很多中国父母看来,只要孩子能读的上,家里砸锅卖铁也要支持到底。硕士肯定比本科好,博士肯定比硕士好。这可能也是中华民族有别于其他民族最优秀的传统之一,即我们这个民族特别重视对下一代的教育。

但是如果我们回顾过去30年的历史,很多人根据自己看到的身边的例子,可能很容易得出结论:读书没用。

当然,这种想法的弊端也很明显。首先要区分财富的来源。总体上来说,中国和很多其他国家一样,财富的最主要来源还是继承。在英国和美国有不少研究表明代际间的财富相关系数高达80%左右。说白了,就是好文凭不如好爸爸,好爸爸不如好干爹。但是,光因为这个原因是得不出“读书无用”这个结论的。因为如果要比的话,应该比家庭背景类似的孩子的财富积累过程和他们的学历之间的关系。

其次,读书是否有用可能还存在争议性,但是读死书用处肯定不大。而我们很多人脑中的“读书”定义,恰恰是应试教育体制下的“读死书”。这可能也是很多人忽略的一点,即一个读书成绩非常好的学生,他的其他能力(比如协商,讨价还价,团队合作,领导力等能力,也可以笼统的称为情商)不一定强。而在特别强调应试能力的高考制度下,我们很容易被一些极端情况(比如应试能力很强的高考状元)影响,产生读书好也只不过是书呆子,没有什么用的错觉。

在这里我稍微讲一下情商的概念。情商(Emotional Intelligence)一词,最早出现在美国一位学者Michael Beldoch在1964年发表的一篇学术论文中(Sensivity to Emotional expression in three modes of communication)。但这个概念真正得到世人的普遍关注和追捧,则要等到1995年纽约时报记者Daniel Goleman出版的一本畅销书:Emotional Intelligence – Why it can matter more than IQ (情商-为什么比智商更重要)。在该书中,Goleman总结了两位美国心理学家John Mayor和Peter Salovey在这方面的研究成果。

在Mayor和Salovey的模型中,情商被分解成下面四个更细的能力:情绪解读/情绪使用/情绪理解/情绪管理。

事实上,很多国家的教育部都在学校里开设情商方面的课程(Social and Emotional Learning, SEL)。比如新加坡教育部的官方网站上,就有专门的网页介绍SEL(社交和情绪训练)。这套东西是从西方学来的,在美国一些州的学校里和英国大部分学校里都有类似课程。

Source: https://www.moe.gov.sg/education/programmes/social-and-emotional-learning

新加坡教育部提倡的情商训练课程,其出发点是核心价值观。在教育部看来,核心价值观会影响每个人以后的各种行为。新加坡教育部提倡的核心价值观一共有六个,分别为:尊重,责任,坚韧,诚实,关怀,和谐。

围绕着这六个核心价值观,学校里教育的情商课程被分为下面五大类:自我意识/社会意识/自我管理/关系处理/问题处理。

其实这套东西在中国很多学校也开始研究展开了。我举这些例子的目的是想说:我们现在定义的“读书”,可能已经和三十年前的“读书”,以及我们父母辈脑中对“读书”的理解完全不同了。时代在进步,我们的教育系统在进步,我们年轻一辈的父母也在进步。我相信一些在西方比较普遍的教育理念,比如孩子要全面发展,智商和情商都很重要,死读书没有前途,要鼓励孩子独立思考等等,也已经被很多受过教育的中国年轻一代家长所接受。

值得一提的是,那些通过各种途径赚到第一桶金的富一代,在对孩子的教育问题上丝毫没有松懈。这可能是对所谓的“读书无用论”最大的反击。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433’%20height='527’>)

Source: 2013 Bain China Private Wealth Report

比如贝恩公司发布的2013年中国私人财富报告指出,他们采访的高净值人群(该报告采访了约3000多名流动资产超过1千万人民币的高净值人群)认为最重要的两件事就是身体健康和孩子的教育。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449’%20height='455’>)

而这些富一代在做家族传承和计划时,考虑的最重要的因素除了对财富的控制,就是孩子的教育和生活问题(见上图)。可见这些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并不傻。

读书有没有用,有没有相关的实证研究,让我们对这个问题有更好的理解?

英国政府下面有一个专门研究孩子贫富差距和阶级变化问题的机构叫做Social Mobility Commission。他们在1970年时开始了一项划时代的研究。他们追踪了大约17,000名在1970年同一个星期出生的孩子,并且每隔5-10年就再次联系这些孩子并记录下他们的一些情况,一直持续到2012年(这些孩子42岁时)。这是一项非常浩大的工程,但也揭示了很多非常有趣的发现。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642’%20height='469’>)

这项研究显示,那些在5岁左右就显示出比较强的学习能力的孩子,他们到了42岁时的收入也比较高。比如上图所示,孩子们被分为五大类(从左到右五根柱子,代表最笨的到最聪明的20%)。纵轴显示的是这些孩子到了42岁时他们的收入在社会上的分布,从最高的20%到最低的20%。

在每个智商分布区域都有高收入和低收入者,比如说在最“笨”的20%的孩子里,也有不少人的收入位于社会上的最高的20%。但是总体上来说,认知能力最强的20%的孩子里,拿到高收入的比例要比其他孩子都要来的高,而这个分布基本上是随着认知能力的下降而下降的。

当然像上面举得例子,也会引起很多疑问。比如一般来说,富裕的家庭夫妻双方可能教育程度都比较高,那么他们孩子遗传的智商可能就会比较高。如果父母对孩子的教育都比较重视,那么孩子可能很早就开始各种早教,因此到了5岁时比其他伙伴已经超出了一截。他们后来到了四十多岁的收入比较高,有可能是自己努力,也有可能是家庭出身良好的原因所致。

事实上,读书是否有用,涉及到一个更深的问题是,你想要孩子以后成为怎么样的人,你对未来的看法是怎么样的。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504’%20height='663’>)

比如上图显示的是英国关于脱欧公投做出投票的民众的学历回归分析。你可以看到,学历越高的民众,其投票支持留在欧盟的比例就越高。而学历越低的民众,其投票支持脱欧的比例就越高。

如果细细想来,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思考的问题。为什么学历低的人要脱欧,学历高的人要留欧?大致来讲可能有几个原因:

首先是经济因素。留欧,代表的是拥抱全球化,对于跨境的劳动力自由流动和自由贸易持有一个更为开放的态度。欧盟其他成员国国民可以自由进入英国工作,而英国人也可以自由去其他欧盟成员国生活。在这方面,拥有高学历的群体就有了一定的优势。他们不怕低端劳动力来英国和他们抢饭碗,事实上他们对此只会欢迎,因为东欧移民的进入压低了一些服务,比如家庭清洁,管道修理,洗车,理发等的价格。同时,这些高学历人群本身的流动性也越高,他们也可能被公司派去其他国家工作,甚至享受外派待遇。但是对于低学历人群来说,情况则恰恰相反,因此他们更多的会支持脱欧。

另一个更深刻的原因,是价值观的差别。判断一个人的价值观可以有多种维度,并没有单一的标准。但是大致来讲,我们可以把一个人的价值观归入开明派(左派,Liberal)或者保守派(右派,Conservative)。如何判断自己是属于开明派还是保守派呢?可以问自己几个简单的问题:

1)你支持同性恋婚姻合法化么?(是-开明派,否-保守派)

2)你支持政府管制,高税收高福利,还是自由竞争优胜劣汰?(前者-开明派,后者-保守派)

3)你觉得工人有罢工的权利么?(有-开明派,没有-保守派)

当然,这样的问题有很多。我在这里就是想给大家举几个例子来证明,每个人的政治观点和价值观都是不同的,而从总体上来讲,高学历的群体更倾向于开明(左派),而低学历的群体则更倾向于保守(右派)。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605’%20height='485’>)

Source: http://www.theatlantic.com/politics/archive/2011/03/the-conservative-states-of-america/71827/

比如这是美国一位学者Richard Florida做的一个很有趣的统计。他发现在美国的各个州中,越是学历高的(即该州中选民的大学学历比例越高),他们就越开明(左倾)。而学历比较低的州,保守性就比较高(右倾)。

你可能会说,美国的民主党左倾,共和党右倾。上面这张图是不是也说明高学历的人群更倾向于支持民主党?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420’%20height='375’>)

事实上确实有这个倾向。比如上图PEW RESEARCH的统计显示,在美国拥有高学历(硕士和博士文凭)的人群中,他们更多的支持民主党(左派),或者独立派,而较少支持共和党(右派)。

美国的情况是这样,那么中国呢?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449’%20height='426’>)

Source: Pan and Xu, China’s Ideological Spectrum, 2016

在斯坦福大学的Jennifer Pan和麻省理工的Xu Yiqing合写的一篇学术论文中,他们对中国国民的意识形态图谱做了一定的研究。如上图所示,他们的研究发现,中国人的教育程度越高,其意识形态也更为开明(Liberal)。这个发现和美国的情况是一致的。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580’%20height='500’>)

Source: http://jerkwin.github.io/2015/04/28/%E4%B8%AD%E5%9B%BD%E6%84%8F%E8%AF%86%E5%BD%A2%E6%80%81%E6%95%B0%E6%8D%AE%E5%88%86%E6%9E%90/

同时上图这张观察者网的意识形态图谱也显示:越是沿海经济比较发达的地区,其意识形态也越偏向开明/自由。

读书有没有用,这个问题背后更大的问题是,我们向往怎样的未来社会?要知道,如果教育的贫富差距如同财富的贫富差距那样存在,那么经历过这种差异化的教育长大的孩子,其价值观和意识形态必定会有很大的差别。而如果这种差异太大的话,社会中的每一个人可能都是输家。就比如上面提到的英国脱欧公投背后体现的社会分裂,在一个割裂的社会中,每一个人的幸福指数都会降低。

读书是否有用,涉及到的是社会资源分配,上升通道,贫富差距,阶级变化等非常复杂的问题,不可能通过一两个报告或者一两张图表来解释的清楚。简单的回答读书有用或者没用,对我们来说意义并不大。而这之中经过的探索,比如为什么读书有用,或者没用。如何为提高整个社会的认知水平贡献自己的力量,可能才是更有意义的讨论。

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899’%20height='4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