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附中,焉知祸福


(smartpig) #1

在上海,复旦附中和复旦大学可谓学界翘楚。毫不夸张的说,如果你的孩子有幸考进了复旦附中和复旦大学,做父母的立马会感到脸上放光,祖坟冒青烟。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385’%20height='205’>)

但是对于那些有幸考进复旦系的同学和他们的家长,我想说的是:塞翁失马,焉知祸福。为什么这么讲呢?下面我就要用到我的证据主义哲学观来解释这个问题。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3800’%20height='2752’>)

如果有的选择,你是愿意当一个大海里的小鱼(small fish in a big pond),还是一个小池子里的大鱼(big fish in a small pond)? 绝大部分人,肯定会愿意去大海里。复旦附中或者复旦大学,就是这样的大海。因为大海的名气更响,让人更享受一种带有光环的荣誉感。

但是因为那是大海,里面的高手也多,整体智商要比其他学校高很多。因此当你在和你身边的同学互动时,那种被高智商天才碾压的感觉可并不那么好受。如果你的孩子正在考虑申请复旦附中/大学,或者刚刚拿到了入取通知书,我的建议是在庆祝之余也请冷静的考虑以下方面:

首先,在一个大海里当中下游,可能要比在一个小池子里当老大差很多。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458’%20height='497’>)

_Source: Conley, John P., and Ali Sina Onder. 2014. “The Research Productivity of New PhDs in Economics: The Surprisingly High Non-success of the Successful.” 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 28(3): 205-16.
_
在2014年发表的一篇学术论文中,作者Conley和Onder统计了美国各大院校从1986年到2000年(共15年)经济系博士生发表的重量级论文的数量。你可以看到在那些最好的大学中(比如排名靠前的哈佛,芝加哥,U Penn等),他们最优秀(最好的10%)的博士毕业生发表的论文数量是最多的。但是如果你继续看这张表,你会发现那些最好大学中,不怎么优秀的博士生(比如最好的20%-最好的50%),他们的论文发表数量非常糟糕,远不及那些“二流”大学里最好的10%。最后一行Non-top-30,即没有进入大学排名前30的大学里,最好的1%的博士生,其发表的论文数量要比哈佛的前20%的博士生高出不少。

我们不要忘记,如果要达到像哈佛或者斯坦佛这样大学的前20%(上图中的80th),这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几乎可以断定你的智商绝对处于全世界的Top 1%。

事实上上图所有的数据都只考虑了前一半(比较优秀)的博士生,还没有把平均线以下的“真学渣”统计进来呢。你也可以看到,那些最好的大学里的后一半博士生,其发表的论文数量为0。哈佛一年大概招收30个左右的经济系博士,这30个幸运儿个个都是天之骄子。但换句话说,这30个天之骄子中,有15个几乎浪费了。他们如果去一个“二流”大学,有高质量学术产出的概率会高很多。

为什么大海里的小鱼,过的不如小池子里的大鱼那么舒服?一个重要原因是:

我们的直观感受更多的源于身边的环境,而非自身的绝对水平。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431’%20height='197’>)

Source: David and Goliath: Underdogs, Misfits, and the Art of Battling Giants

让我用上面这个例子来解释一下这句话的意思。在上面第一张图中,你可以看到美国两所学校,Hartwick和Harvard的数学高考成绩。你肯定没听说过Hartwick,没关系。你可以看到**Hartwick中,成绩最好的1/3,他们的数学平均分是569。而哈佛大学,成绩最差的1/3,其数学平均分是581。**也就是说,哈佛最烂的学生,也比Hartwick最好的学生的成绩要好。这个在国内也一样,能够进复旦的,都是天之骄子,复旦中的学渣,也比其他一些大学中的学霸的高考分数要更高

但是你看上面第二张图,统计的是两所大学到最后拿到科学类学位的比例分布。你可以看到这两所大学的分布是类似的,即成绩最好的1/3,有大约一半拿到了数理化学位,而成绩最差的1/3,则有约16%拿到该学位。这是不难理解的,因为数理类学位相对来说比较难,需要通过高等数学,普通物理等非常难的科目。一个比较常见的现象是,如果数理化类专业读不下去,学生会选择换专业,从理科转去文科,因为那些社会艺术类的学科相对来说更容易及格。但是由于像哈佛这样优秀的学校的高竞争性,一个哈佛的学渣,在同类竞争下只能败下阵来,转而去读文科,即使他本来的入取分数要远高于一所普通大学的学霸。

在这里需要强调的,是数理化专业本身虽然不容易,但并不是那么高不可攀。在Hartwick中数学成绩最好的1/3有一半人获得了该专业的学位。导致哈佛大学学渣放弃数理的更重要原因,是他们的信心受到了直接打击。在好学校读过书的朋友们应该都有这样的直观感受:有些天才型的学霸,根本不是你我这样的凡人可以理解的。一些对你来说诸如天书的文字,他们可能半小时就搞定了。而如果你身边大多数都是这样的天才(比如哈佛这样的大海),那么你作为一条小鱼,就可能过的亚历山大。

事实上在很多事情上,我们的遭遇都取决于我们身边的小环境,而非自身绝对水平。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759’%20height='608’>)

Source: Andrew Oswald, Dark Contrasts: The Paradox of High Rates of Suicide in Happy Places, Journal of Economic Behavior & Organization.

在2011年发表的一篇研究论文中,作者发现,快乐指数越高的国家(比如图中右边的丹麦,冰岛等),其自杀率也越高。这个发现让人匪夷所思,因为你会觉得如果一个国家的快乐指数越高,自杀率应该会越低。但是用相对感受的理论就能解释这个看似不合理的现象。如果你身边的人都很快乐,那么当你不快乐的时候,你会感觉非常糟糕,甚至觉得自己是异类(而选择轻生)。如果身边的人过的都挺苦吧的,那么可能你再苦也不觉得什么。

这个道理在收入和财富上也是一样的。绝大部分人宁愿拿每年10万元,成为自己工作部门的头号高收入者,而不愿去另外一个部门以收入末尾的水平拿每年12万。如果你居住在一个非常富裕的小区,周围邻居出入奔驰宝马,有两个保姆,你可能会非常痛苦,因为你的收入即使很高,相对来说还是太低。

说完了证据主义,让我来分享一下自己在复旦附中和复旦大学的亲身经历吧。当年我从自己的区县考进复旦附中是非常幸运的,因为复旦附中在每个区县招收的名额都很少,因此汇集了上海各区县成绩最好的莘莘学子。

我几乎所有的同学都非常优秀,但是也有不少过的并不开心。因为就像我上面举到的例子,被学霸在学习成绩上碾压的感觉并不好受。但是大家不要忘记,他们每个人都是非常优秀和聪明的。后来毕业以后,我的同学们在各行各业也都找到了自己发挥的空间。现在回过头来看,可能当时如果选另外一所排名稍后一点的学校,人生中那几年宝贵的青葱岁月可能会过的更快乐些。

希望以上的分享对想让自己孩子尝试一下复旦的家长有所帮助。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899’%20height='4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