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尔马克思的智慧


(yishui) #1

卡尔马克思,这位出生于德国,死于英国的思想家和哲学家,对于每个中国人来说都有特殊的意义。大多数中国人对于马克思的第一印象是:他是一位神,一位英雄。几乎每个学校的教室和实验室里都可以看到马克思的头像。我们从小学开始的政治课课本里就可以读到马克思列宁主义,一直到大学都有专门的马克思主义政治,和马克思主义经济课程。对于任何一个上过学的中国人来说,马克思就像数学中的乘法口诀,已经成为了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但是改革开放以来,随着思想和信息的不断开放,也有不少声音开始质疑马克思主义的实用性和价值。1990年代的东欧剧变和苏联解体,更让大家直接感受到了社会主义阵营的瓦解和多个国家社会主义制度尝试的失败。这样的挫折也让一些人开始反思马克思主义对于社会主义国家意识形态的指导作用。

马克思的智慧值得我们学习么?马克思的预言有没有前瞻性?今天就来讨论一下这个问题。

马克思本人,加上他和恩格斯合作写过的著作无数,因此要在一篇短短的议论文里论马克思的功过显然是不可能的事。在这篇文章中,我将通过马克思的原著《资本论》挑选几个他对于资本主义社会的比较核心的预言来分析讨论一下。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192’%20height='295’>)

在马克思的巨著《资本论》中,他对于当时的资本主义形态做了一下几个判断和预测: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774’%20height='569’>)

1. 阶级斗争:在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存在一个永恒的阶级斗争;

2. 贫富差距:在资本主义社会中,贫富差距永远不可能被消除,只会越来越大;

3. 劳动力商品化:在资本主义社会中,无产阶级工人像大宗商品那样被对待,在和资本家博弈的过程中丝毫没有议价权;

4. 资本主义的末日:资本主义社会有其内生的不稳定性,会不断发生危机,导致最终灭亡(进化至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社会).

下面我们就来仔细分析一下上述每一个预言。

1. 阶级斗争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600’%20height='400’>)

毛泽东说过:阶级斗争,一些阶级胜利了,一些阶级消灭了,这就是历史,这就是几千年来的文明史。

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写到:

“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自由民和奴隶、贵族和平民、领主和农奴、行会师傅和帮工,一句话,压迫者和被压迫者,始终处于相互对立的地位,进行不断的、有时隐蔽有时公开的斗争,而每一次斗争的结局是整个社会受到革命改造或者斗争的各阶级同归于尽。”

这个观点看起来是非常激进的:难道我们的社会时刻处于动荡和内争之中么?除了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难道就没有大家和谐共处的可能性么?但是如果我们观察一下最近几年两个老牌资本主义国家,英国和美国的情况,可能就会让人感到如此极端的预见并不是空穴来风。

比如全世界头号资本主义强国美国,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就让人似乎看到了其内部阶级斗争的迹象。我们知道美国作为民主国家,其民意主要由两大党,即民主党(Democrats)和共和党(Republic)代表。从历史上来看,民主党的意识形态偏左,共和党的意识形态偏右。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636’%20height='474’>)

在过去几年,这代表美国民意的两大政党,其主流的意识形态渐行渐远,越来越互相不买账。比如从上图可以看出,民主党中的开明派(Liberal)意识形态占到历史新高,达70%左右。而共和党中的保守派(Conservative)意识形态也是20年来的最高,70%左右。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640’%20height='410’>)

而如此的意识形态变化,导致的结果就是民主党越来越左倾,而共和党越来越右倾。如上图所示,两党之间的价值观鸿沟是过去20年以来最大的。无怪乎这两个政党的支持者互相视对方为异物和敌人,完全没有妥协折衷的余地。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625’%20height='446’>)

如此的意识形态分化也体现于两党支持阵营的经济收入差别中。比如在2012年美国总统大选战(奥巴马V罗姆尼)中,高收入选民(年收入高于75000美元)更多的支持共和党的罗姆尼,而低收入选民(年收入低于75000美元)则更多的把手中的选票投给了代表民主党的奥巴马。

在2016年进行的希拉里对川普的总统大战中,这样的分化更加明显。在2016年7月举行的共和党代表大会上,川普将美国描述成了人间地狱,哀鸿遍野,经济萧条,就像一艘快要沉没的泰坦尼克号。而希拉里在同月举行的民主党代表大会上,则坚称美国还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国家,美国人应该为身在这个伟大的国家而感到自豪。如果你接连听了这两位总统候选人的演讲,你简直难以相信他们描述的是同一时期的同一个国家。

说完了美国,让我们再来谈谈其隔着大西洋的远亲,英国。

2016年6月,英国发生了一件大事。在英国举行的关于是否脱欧的全民公投中,脱欧派出乎意料的压倒留欧派,导致英国时任首相卡梅伦辞职,全世界都大吃一惊。

英国脱欧乍看起来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举个例子来说,在英国议会中,大多数议员是支持留欧的。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624’%20height='432’>)

比如从上图中你可以看到,支持脱欧的(上图中右边一半蓝色柱)主要是保守党中以Boris Johnson为首的一批势力,但他们面对的是更多的保守党(上图左边蓝色柱)以及绝大部分的工党(上图左边红色柱)和苏格兰国家党(上图左边黄色柱)。这也是为什么从一开始,英国首相卡梅伦就对脱欧公投信心满满的原因之一:无论怎么算,留欧的都应该是大多数。很显然的,这次英国的这些政治精英们打错了算盘,对普罗大众的偏好估计完全错误,和草根阶层有比较大的脱节。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837’%20height='640’>)

Source: Guardian

其次,从上图汇总的支持和反对脱欧的阵营的人口数据统计来看,两大阵营的“阶级”差距非常明显。比如支持脱欧的,主要集中于那些年龄比较大的,教育程度比较低的,收入比较低的英国国民。而支持留欧的,则是那些比较年轻的,教育程度比较高的,收入比较高的英国国民。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773’%20height='556’>)

Be At One酒吧,这是当年马克思在伦敦时经常光顾的一家酒吧。在这家酒吧里马克思和友人们会面,热烈讨论他对于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制度的畅想,甚至构思他的巨著《资本论》的下一个章节。马克思可曾想到,他所预言的阶级斗争会在英国和美国,这两个资本主义世界的领导国家中上演?

2. 贫富差距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预测到,资本主义社会的属性会导致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间的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到最后到达一个不可调和的自我毁灭状态。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771’%20height='568’>)

马克思的逻辑推理并不复杂(如上图)。他假设资本家们为了提高工厂的生产力,会不断的用机器来代替工人。这样假以时日,就会慢慢增加工厂主(资本家)的利润,而减少工人们的工资收入。这样的趋势如果继续,就会导致社会上的贫富差距渐渐扩大。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771’%20height='553’>)

在当今社会,所谓的那种工厂和血汗工人已经不是经济中的主要形式了,但马克思提到的逻辑推理倒未必过时。比如推动当代社会向前进步的重要动力就是科技进步,而每次重大的科技进步,其半生结果就可能是用科技来代替劳动力。这样的例子有很多,比如电脑的诞生,正在研制的无人驾驶汽车等等。在科技创新这个过程中,那些有高度技能的工人(比如电脑编程员),就成了科技革命的受惠者。而那些被科技创新发明的新东西代替的劳动力,则是科技革命的牺牲品。由于这样的科技变革,导致了不断扩大的贫富差距。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765’%20height='553’>)

上面提到的这种现象叫做“工种极端分化(Job Polarization)”。那么这方面的变化有没有证据主义支持呢?上图显示的美国从1983年到2014年的各种工种的需求变化。我们可以看到在整个30多年间,对于高端技能的工作需求一直处于增长状态(上图最左边柱子)。但是对于那些需要中端技能(比如常规性的体力和重复性的脑力劳动)的工作,则日渐减少。这个减少的趋势在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非常明显。同时值得一提的是,最低端的体力劳动需求(上图最右边)每年也有增加,但这些都是支付最低工资的临时性劳动力(比如麦当劳服务员),并不是长久稳定的工作职位。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767’%20height='476’>)

这种“工种极端分化”的现象不仅限于美国。在上图中列举的所有发达国家(如美国,意大利,法国等),都有这种现象。因此这是资本主义世界共同面对的一个大问题。

有一种说法是,马克思如此悲观的预测站不住脚,因为只要政府保证机会平等,教育平等,那么穷人的孩子通过好好学习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从而改变自己的社会阶层。这种说法有没有实证支持呢?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778’%20height='492’>)

在英国学者2013年发布的一项研究中,他们得出统计发现,来自于经济贫困家庭背景的孩子进入英国的语法学校(即比较好的中学)的概率要比经济富裕的家庭的孩子低20%左右(如上图灰色和黑色柱子的差别)。事实上有很多证据恰恰指向相反的结论:即越是富裕的家庭,在孩子的教育机会上越有优势,因此这种优势代代相传,导致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关于这个问题我在这里有另一篇更详细的讨论:https://zhuanlan.zhihu.com/p/21767408)

法国的经济学家托马斯皮克特在2013年出版的畅销书《21世纪资本论》中也有类似警告,即资本主义国家的贫富差距,如果不加以注意和控制,可能会愈演愈烈,导致更多的社会不稳定。马克思在一百多年前的预言真是犹言在耳,让我们感到警钟长鸣。

3. 劳动力商品化

马克思对于资本主义制度中工人阶级的预言是他们会被商品化,并且在和资产阶级的博弈中完全丧失主动权,被资本家掌控。

在马克思于1844年写的《Wages of Labor》中他写道:

The worker’s existence is thus brought under the same condition as the existence of every other commodity. The worker has become a commodity, and it is a bit of luck for him if he can find a buyer. And the demand on which the life of the worker depends on the whim of the rich and the capitalists.

伍治坚翻译:工人的地位和大宗商品一样,能否找到工作需要依靠他的运气,其生计主要取决于富人和资本家。

在劳动力和资本这两个生产要素的互相博弈关系中,劳动力的重要性有渐渐下降的趋势。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643’%20height='462’>)

比如上图显示的是美国从1947年到2013年的劳动力所得占GDP的比重(上图红线)和公司利润占GDP的比重(上图蓝线)的变化趋势。在2000年之前的绝大部分时间里,两者占到GDP的比重基本变化不大。但是在2000年以后,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劳动力所得占到GDP的比重急速下降,而公司利润占到GDP的比重急速上升。这个变化从侧面印证了劳动力被大宗商品化的趋势。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639’%20height='458’>)

在1983年的时候,标准普尔500公司的首席执行官的平均年薪大约是生产线工人平均年薪的83倍。到了2013年,两者薪水的差距达到了331倍。工人阶级劳动力被商品化的迹象比较明显。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637’%20height='483’>)

二战结束后,美国工人阶级参加工会的比例,就逐年下降。如上图所示,该比例从1945年的35%一路下跌到2012年的11%左右。可以说,在劳动力和资本的谈判对弈中,劳动力已经完全处于下风。

4. 资本主义的自我毁灭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预言,资本主义由于其自身的不稳定性,最终会走向自我毁灭的结果。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774’%20height='553’>)

比如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写到:只要你不断的继续目前这种毫无人性的生产方式,危机总会发生。每次危机发生,都会比前一次更加严重和普遍。如此的恶性循环最终会将资本主义送入毁灭的深渊。

而马克思提出的出路则是:资本主义制度会进化到社会主义,最终人类走向大同的共产主义。

那么在当代资本主义社会有没有这种自我毁灭的迹象呢?有几个简单的例子可以让我们来研究一下。

由于科技的进步,我们能够享受到的很多优质的服务已经是完全免费了。举个例子来说,如果我现在对一些问题不甚了解,我可以很方便的去谷歌搜一下,或者去维基百科(Wikipedia)找一下,在我没有付出任何费用的情况下,找到我需要的答案。

在一个以市场为运行中心的资本主义制度里,这样的现象是无法想象的。任何一家公司,甚至政府,都无法提供一个市场去和维基百科这样的网络服务竞争,因为其提供这些信息的价格为零。我们知道,通过市场提供的任何服务,能够提供的最低价格为零,不可能更低。也就是说,在这个例子上,我们人类不需要市场,获得了我们需要的服务。

类似的例子还有微信和Skype,通过网络我们几乎可以完全免费的和世界各国的亲朋好友在任何时间视频聊天,这即使在十年前也无法想象。当然这些都是比较个别的高科技例子,在日常生活,衣食住行方面,我们离完全脱离市场还差的很远。但是假以时日,如果科技的进步像历史上那样发生跳跃式的突破性进展,谁能保证全世界赖以运行的资本主义市场制度不被自己的科技革命所颠覆呢?

如果越来越多的商品和服务像维基百科那样被无偿供应,那么我们可能就自然而然的完成了从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的进化,这种情况也是比较乐观的,即人类在没有经历痛苦的状态下将资本主义制度消灭,并且平稳的过渡进入了下一个社会制度状态。在这种情况下,资本主义自我和平消亡,对于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件值得庆祝的好事。

总结

在19世纪后半叶马克思撰写资本论的时候,他不可能预见到之后发生的两次世界大战,以及科技革命给这个世界带来的翻天覆地的变化。因此马克思也不可能预见到今天我们这个由互联网和全球贸易联系起来的全球经济运行状态。然而马克思对于资本主义制度的内生性危机的判断却有其独特的深刻性,没有因为时间的推移而变得过时。

在马克思看来,资本由于其内生的对更高利润的追求,会不可避免的导致更大的贫富差距,更加剧烈的阶级斗争,更加贫弱的工人阶级,所以会不断的发生危机。当这些危机重复发生,不断积累,总有一天会导致资本主义制度的崩溃。

马克思的预言有些危言耸听,到目前也没有发生,资本主义在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危机之后还是显现出其强大的生命力,从危机中迅速恢复了过来。很遗憾的,马克思提出的解决方法,即无产阶级专政和由工人阶级领导的革命在苏联,东欧等一些国家的试验也并没有获得成功。但是马克思的思想和研究对于我们来说还是一笔巨大的精神财富,时刻提醒我们这个世界存在这些不稳定因素。如果我们的政府领导人对这些不稳定因素(比如贫富差距)不加以防范,那么危机的到来只是时间问题。从这个角度上来说,马克思的智慧远远没有过时,也许未来的一天,他所向往的共产主义社会终会到来。

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899’%20height='4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