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的崛起和共和党的困境


(astroman) #1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最让人大跌眼镜的现象,就是多纳德川普的崛起。作为一名富二代和美国纽约的富商,川普在共和党内部初选中一路过关斩将,击败所有其他竞争者,一举夺得代表共和党参加总统竞选的资格,将和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一决高下。也就是说,川普离最后成为美国总统只有一步之遥。

照道理美国的政治选举和其他国家的国民没有什么大关系,但是让我感到十分惊奇的是,不光在美国,川普在其他国家也有很多粉丝。比如大家如果花时间去阅读一些知乎上的文章,就会发现连知乎这个中国网站都有不少川普粉。

这是很值得我们担忧的一个现象。今天就来讲讲这个问题。

要讲清楚川普的问题,我们需要从美国的共和党说起。毕竟川普是代表共和党参加美国总统选举的。那么川普算不算共和党呢?这是一个很微妙的问题。因为川普一向是一个商人,他曾经为民主党议员希拉里捐过款,从来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共和党员。美国总统奥巴马在2016年7月举行的民主党党代会上也说:”川普不是一个共和党员,他甚至都不是一个保守派。

但是如果我们更加仔细的研究共和党的意识形态变化趋势,我们就会发现,川普可能比所有的共和党人更加“共和党”。他简直是共和党人可以想象到的最经典的候选人。

如果大家关心从2015年开始的共和党初选,就能明白,共和党各个候选人向大家释放的竞选信息是这样的:

这个国家(美国)糟糕透顶,我们(美国)正在沉沦,华盛顿的政客们让人失望,美国不再伟大!

共和党议员Marco Rubio说过: 美国在奥巴马执政期间不停的走下坡路,我们需要挽回这样的颓势。

Jeb Bush: 我们国家(美国)现在危机四伏,情况非常糟糕。

Paul Ryan: 奥巴马总统将我们带上了一条不断衰落的道路。

也就是说,川普宣传的口径,和上面提到的这些共和党大佬宣传的信息是一致的,只不过川普的语言更加强烈,更加极端,更加无所顾忌。

从这个角度来说,川普当仁不让,应该是共和党人心目中最理想的代表人选。为什么这么说呢?让我们来看看共和党党员中理想的领导人形象是怎样的。

Rick Perry (德克萨斯州共和党议员):We need an outsider to walk into Washington DC to fix the problem.

伍治坚翻译:我们需要一个外来和尚来到华盛顿特区去解决这些问题。

Vicky Hartzler(密苏里州共和党议员):Washington needs to be run like a business.

伍治坚翻译:华盛顿需要像一家公司企业那样被管理。

John McCain(阿里桑拿州共和党议员):My security action plan is to complete the fence.

伍治坚翻译:我为美国提供的安全计划就是,把这道安全墙筑起来。

Peter King(纽约州共和党议员):We have to monitor the Muslim communities. This is where the threat is going to come from.

伍治坚翻译:我们一定要时刻监督穆斯林社群。那是我们面临的威胁的主要来源。

Scott Walker(威斯康辛州共和党议员):We need a commander in chief to tell what it is.

伍治坚翻译:我们需要一个能够毫无顾忌把真相说出来的领导人。

把共和党这些大佬们的诉求综合起来,他们向往的就是这样一位领导人:来自政治圈之外的非传统政客,有丰富的企业管理经验和创造工作机会的能力,用层层的围墙把美国围起来,对外来移民(比如墨西哥人)和其他宗教信仰(比如穆斯林)持有高度的敌对和怀疑态度,可以毫无顾忌口无遮拦的满嘴跑火车

这难道不就是川普么?事实上,川普不光把这些政客发表的各种政见集合了起来,并且加以发挥并推到极致。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川普是共和党当仁不让的最佳代表。

但共和党们在实现了自己的愿望之后,却开始紧张起来。英语里有句谚语叫做Be careful what you wish for(伍治坚翻译:不要轻易许愿),说的恰恰就是这种情况。在公开场合表示质疑川普作为总统候选人资格和能力的共和党人有:

Mitt Romney (2012年总统大选共和党代表):Donald Trump is a phony and a fraud.

伍治坚翻译:川普就是个骗子。

Trent Franks(美国亚利桑那州共和党议员):I am very concerned for the country if we nominate Donald Trump。

伍治坚翻译:如果我们提名川普当总统候选人,我为这个国家感到担忧。

Sean Duffy(美国威斯康辛州共和党议员):It’s going to be a disaster for republican parties.

伍治坚翻译:(川普的提名)对于共和党来说是一个灾难。

事实上很多原来共和党的铁杆粉,都公开表示无法把票投给川普,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希拉里。比如:

Hank Paulson:共和党小布什总统任期时的财政部长。

Richard Armitage (里根和小布什内阁成员):川普根本不是个共和党,他不想去学习任何事物。我会投票给希拉里。

Brent Scowcroft(共和党过去三任总统的智囊):一个总统需要有判断力,在压力下做出决定。在这个关键时刻,希拉里有这个能力来领导我们国家。

Doug Elmets(里根前总统的发言人):我可以忍受希拉里四年,但我连一天都不能忍受川普。

Max Boot (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外交智囊):川普让我整天睡不好觉。希拉里绝对比他强多了。

Source: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ews/the-fix/wp/2016/06/30/heres-the-growing-list-of-big-name-republicans-supporting-hillary-clinton/

大家可能会觉得很奇怪,明明是你想要的理想领导人,为什么临到关键时刻你又不支持川普了呢?共和党人你到底想要啥?

答案是:这些还有些理智的共和党人忽然发现,他们的引以自豪的,成立于1854年,有着160多年光辉历史的美国传奇大党,被逼入了一个极右翼化的死角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川普的言行无时不刻显示着其极右的意识形态倾向:

1)崇尚强权: I get things done. You are fired! (我可以把事情搞定。你被解雇了!)

2)无法容忍批评:I am fed up with those guys, the media at the back. (我对这些媒体最反感了)

3)崇尚暴力: I could stand in the middle of 5th avenue and shoot somebody and I wouldn’t lose voters. (我可以站在第五大街当中枪杀几个人,而我也不会因此失去我的选票。)

4)极端排外:我提议禁止穆斯林入境,并在美国和墨西哥边境上铸一道墙。

5)推崇民粹:I will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我将使美国再次变得伟大!)

6)独裁:如果我当选总统,我会修改美国的诽谤法。这样我就可以起诉那些写负面报道的新闻记者,并且可以赚很多钱。

如果在极右的意识形态上越走越远,川普领导的共和党被法西斯化都不是危言耸听。为什么这么说呢?让我们看看字典上对于法西斯主义的定义:

It is a culture of action, a celebration of aggressive masculinity, an intolerance of criticism, a fear of difference and outsiders,.intense nationalism and resentment at national humiliation.

伍治坚翻译:法西斯主义崇尚强权和暴力,对批评无法容忍,对不同意见和外来移民极端恐惧。法西斯主义建立在强烈的排外和民粹之上。

百度百科对于法西斯主义的定义是:法西斯象征强权、暴力、恐怖统治,对外侵略掠夺,是资本主义国家的极端独裁形式。现代意义上的法西斯主义源于意大利的独裁统治者墨索里尼。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850’%20height='400’>)

事实上川普甚至不介意自己和墨索里尼扯上关系。比如墨索里尼曾经说过:我宁愿当一天狮子,也不要当一百年的绵羊。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570’%20height='301’>)

川普在2016年2月自己的推特账号上写了同样的那句话,并且在末尾加上:让美国再次伟大!

后来在电视访谈中川普被问及自己知不知道自己发的这句名言来自于墨索里尼时,他说我当然知道,但是这句话说的很棒!

如果我们回顾共和党的历史,我们可以看到该党产生过很多伟大的总统,比如:

亚不拉汉林肯:Those who deny freedom to others deserve it not for themselves. 那些不给别人自由的人,他们自己也没资格获得自由。

西奥多罗斯福:Believe you can and you are halfway there. 相信自己能够做到,那么你就已经成功一半了。

罗纳德里根:Mr Gorbachev, tear down the wall! 戈尔巴乔夫先生,把这堵墙(柏林墙)拆了吧!

德怀特艾森豪威尔:The history of a free man is never really written by chance, but by choice. 人类自由的历史并不是偶然形成的,而是他们选择的结果!

多纳德川普:

Part of the beauty of me is I am very rich: 我受人欢迎的原因在于我超有钱!

It’s very hard for them to attach me on my looks, because I’m so good looking: 他们用相貌来攻击我是很难的,因为我超帅!

这就是美国共和党面临的窘境:由于他们不断的右倾,不断的取悦比较极端的民粹和带有种族歧视的意识形态,导致了这个百年大党被一个有性格分裂倾向的精神病劫持,同时也引起了上文提到的党内大分裂。

川普粉们除了在上面提到的意识诉求上有些奇葩之外,让人感到最不可思议的是他们的逻辑分析能力,即他们无视感觉(Feeling)和事实(Fact)的差别。在川普粉看来,他们的感觉就是正确的,因此他们的感觉就是事实。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600’%20height='317’>)

上图中的Antonio Sabato Jr就是这样一位川普粉。其实他自己也是移民,出生于意大利,在美国长大。他是CK等时尚品牌的内衣模特,同时也是一位共和党的忠实拥趸。在2016年7月份举行的美国共和党党代会上,Antonio Sabato作为嘉宾在现场参与报道。在被问到他对于奥巴马的观点时,他说到:

First of all, I don’t believe the guy (Obama) is a Christian. (伍治坚翻译:首先我不相信奥巴马总统是个基督徒)。

然后现场的记者问他:你的意思是,你认为奥巴马总统是个穆斯林?

Sabato说到:对。我就是这个意思。

记者又问:你这个观点基于什么?基于你内心的感受?

Sabato说到:对,这就是我相信的。我有权利去选择相信一件事情。你也有权利来反对我相信的,但我还是选择我相信的。

Sabato的这段话点到了川普粉的核心问题:即他们都有很坚定的信念,他们选择相信他们想相信的东西。但是他们相信的东西到底是不是事实?这对于他们来说是无关紧要的!

将自己的感受置于事实之上,是被川普粉挟持的共和党的普遍特征。比如在2016年7月举行的共和党党代会上,我们看到:

西弗吉尼亚共和党议员Shelley Moore Capito说到:这个国家好多人都觉得奥巴马政府把他们害惨了。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712’%20height='378’>)

纽约市前市长,共和党议员Rudy Giuliani: 绝大多数美国人都觉得这个国家不安全!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710’%20height='375’>)

印第安纳州州长,共和党党员,川普的竞选伙伴副总统候选人Mike Pence:非常多的美国人觉得民主党把执政的权力当作理所当然。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714’%20height='372’>)

威斯康辛州共和党议员Paul Ryan: 我们的经济感觉已经停滞不前了!

问题在于,经济是否停滞,美国人民是否支持奥巴马总统,美国是否安全,需要感觉么?这方面有很多客观的证据主义分析,你怎么能用一个感觉去做出判断?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710’%20height='373’>)

在另一位共和党议员Newt Gingrich接受CNN采访时,这种靠“感觉”去推动他们的政治目的的嘴脸再次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当时Gingrich和采访他的记者两人就美国的犯罪率是否下降开始了一些小争论。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1100’%20height='743’>)

上面这张图显示的是美国历史上的犯罪率(只需要在互联网上查一下就能够找到)。我们可以看到从1990年开始,美国的犯罪率一直处于下降的趋势。即使在2008年发生了金融危机,其犯罪率也还是继续着下降趋势。

但是Gingrich对于记者的疑问坚持认为美国的犯罪率是上升的。记者不解的问到,可是统计数据显示我们的犯罪率下降了啊!Gingrich说到:我跟你打赌,一个普通的美国人不觉得我们的犯罪率下降了,不觉得我们更加安全!

记者:可是我们确实更加安全了,统计数据就在那里!您说的只是人们的“感觉”,但不是事实!

Gingrich:我不管,作为一个政治人物,我在意的是人们的感受

对,这就是川普粉们所在乎的,他们的感受!这些感受是否符合事实和证据是不重要的。这正是让我这个证据主义者最为感到不适的地方。我知道这篇文章很容易被那些川普粉作为目标群起而攻之,而他们攻击的方式无非就是典型的川普式的谩骂,侮辱和歇斯底里的发泄而已。事实上川普的人格和支持他的粉丝真是一脉相承。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460’%20height='758’>)

从宣传手段来看,川普和墨索里尼以及希特勒一样,都是演讲高手。川普吸引其粉丝用的一个比较高明的手段是对英语语言的操控。从上图中我们可以看到,川普在公开的演讲中使用的英语,相当于美国小学四年级水平的英语,在所有的候选人中位列最低。相比较而言,民主党的希拉里和桑德斯使用的语言程度就要高得多。

那是因为川普自己没什么文化么?当然不是。川普懂得,只有那些简单的,空洞的,让人容易理解的,直白的语言,才最能抓住那些川普粉的心。因为他们不需要去花时间检查这句话是不是有证据支持,不需要去思考自己这样想有没有道理。他们在乎的,是“感受”,是他们不需要经过仔细分析,就能得到的短平快的解决问题的答案。

讨厌墨西哥非法移民?在边境上树道墙,并且让墨西哥政府支付墙的费用!

害怕穆斯林极端分子?禁止所有穆斯林入境!

不满中国人把我们的饭碗抢走?跟中国打贸易战,提高所有中国产品的进口关税!

你可以看到,川普完全罔顾国际现实和经济学常识,专注于兜售他的“短平快”解决方法,让这些充满愤怒和失望的川普粉看到了一丝希望。当然,如果稍微冷静下来去质疑他的这些所谓的”解决策略“,你也可以发现他们基本上都是不负责任的大话,根本经不起认真的推敲。比如你去问川普,我们要造多大和多长的围墙?需要花多少钱?造了以后对限制非法移民入境有多大作用?如何让墨西哥政府为这堵墙付费?如果他们不愿意怎么办?我们需要对墨西哥动武么?川普的回答是一问三不知。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827’%20height='435’>)

根据MSNBC记者Joe Scarborough的报道,川普在一次会面中和美国的一位高级外交官员讨论美国的外交事宜。短短的几小时会面中川普问了三次关于美国核武器的问题:**我们为什么不能用核武器来解决外交争端?**在川普的世界中,对于任何复杂的外交问题,我都有一个不需要动脑筋的简单方案,即我有核武器!有什么谈不拢的外交争端?You are fired! (核导弹伺候!)

如果川普成为美国总统,受到最大伤害的肯定是美国和美国人。他的智商,脾气和知识程度固然是一个重要的原因。更重要的因素是,如果川普上台,可以想象其国内的种族矛盾,宗教矛盾和贫富矛盾会上升到新的高度,造成一个更为分裂和两级分化的美国。

这对于地球上其他的国家来说,可谓福祸参半。一方面作为中国潜在对手的美国由于内部分化可能会变得更弱,在世界其他地区的影响力也会下降,因此给予中国的机会会更多。但另一方面,一个非常强大的军事帝国,其核武器按钮和三军都被一个这样的疯子指挥的话,其他国家的命运也有令人担忧之处。

作为一个非美国人,为什么要明确和川普以及川普粉划清界限,并对他们加以批评?因为我是一个证据主义者。我主张不要轻易形成任何偏见,而是从事实和证据出发。在得到了靠得住的证据的充分支持后,才形成自己的观点。这样的哲学不仅适用于金融投资,也适用于其他更大范围的话题。就像我上面举出的例子说明的,川普粉惯用的将“感受”置于事实之上的思维方式,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非常危险的。

**证据主义有时候是很不受大众欢迎的,因为冷冰冰的证据中,很可能反映的都是丑陋的现实。但是作为一个真正的证据主义者,却恰恰要克服这种从众的羊群心理,不怕得罪人,依靠强有力的证据,把实话说出来,给那些狂热的人们的头上浇一盆冷水。
**
事实上,川普的崛起也凸显了民选政治的一个弱点,即再好的民主制度也很难阻止法西斯式的民粹影响力的扩大。希特勒和墨索里尼在当时的德国和意大利都有非常狂热的追随者,而这两个欧洲国家在经历了难以想象的二战的痛苦之后,终于也痛定思痛,坚决和法西斯主义划清界限,并警示他们的后人时刻牢记历史教训,警惕自己的国家重蹈覆辙,重犯以前犯过的错误。

当然,如果事态的发展比较乐观,那么民主制度中的理智群众和媒体,也会对这些极端的思潮加以抵制和批判,到最后不至于让国家滑向类似于纳粹德国那样的深渊。坚持用事实和证据说话,凡事不要让自己的”感觉“冲昏了头脑,是每个人作为一名负责任的公民应尽的道德义务。

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899’%20height='4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