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的交易小苑1


(mmforever) #1

写于专栏之初

说来惭愧,已经有差不多整整三年,没有系统性的写些什么东西了。

这个变化,主要的原因是工作性质的转变。三年前,我主要从事悉尼期货交易所的利率衍生品交易,限定交易方式的话,是主观、全球宏观、套利。一方面,全球宏观事件众多,又不涉及太多私密的东西,因此很适合表达;另外一个方面,当时交易的业绩,在一个狭小的交易公司的层面,越来越好,感觉赚钱很容易,人就比较自信,表达欲就更加旺盛。

然后,在15年的时候,因为一个偶然的契机,决定加入一家国内的量化对冲基金,工作性质和环境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一个是,发现国外的一个小市场,和国内庞大的市场相比,如同池塘比之汪洋。一只青蛙,在小井池塘还敢奋力鼓噪,投之大海,见过鲲鹏之巨,哪还敢发出半点声响。

另外一个,就是对冲基金的环境,更加专业化,也更加私密化。对冲基金的交易规模庞大,因此在交易机会出现时,市场的流动性就变成了稀缺资源,这对于交易频繁的量化对冲基金来说,影响更加显著。暴露自己的交易方式或者交易策略,被人模仿,就会使得自己的交易更加拥挤,无论从流动性,还是安全性上,都会削弱自己的盈利能力。因此,大部分对冲基金,都对自己的交易策略和持仓讳莫如深,也希望自己尽可能的低调,而且即便如此,也会有各方面的势力,想方设法突破对冲基金的安全墙,从而向里面窥探一二。做交易的,往往还有一点迷信,从朴素观察的角度,有个有趣的现象是,一家对冲基金如果最近特别高调,那么肯定要倒霉,不是业绩回撤,就是受到一些政策管制。因此,我自然也不想触这个霉头。总之,这个行业,真的是惜字如金,能少说少说,不说最好。

因此,在这样的环境下,表达欲骤降,沉默是金成了习惯。

最近两个事情比较触动我,一个是去年秋天应人民邮电出版社邀请,帮忙翻译了一本期货交易相关的书籍,时隔半年,最近发售,希望我在知乎上推广一下。但是一抬起笔,就感到羞愧。好多年不正经写东西,一上来就发广告,感觉对不起读者。另外一个,虽然每年都没去参加盐Club,但是知乎团队还是记得我这个闲人,但是今年,却是终于没有了。这也提醒了我,确实好久没有好好写东西了。

我觉得写作,就像是在生命里画下一些点,这些点虽然当时看不出什么,但是随着岁月连线,逐渐就勾勒出画面;像是在世界里建了一个小港,不知什么时候,就会有旅人停靠,引出新的故事。这么有趣的事,还是想做下去,也希望写更好的东西。这些天思来想去,觉得还是可以写,但是要有所界定。

我想我可以写的,包括这些:

  • 从事交易行业的历程、经验、感受,讲讲自己走的弯路,给新人一点借鉴;
  • 关于商品市场、期货市场有趣的、宏观的见闻;
  • 最近阅读到的有趣的东西;
  • 想写一些类似交银洪帅那样的东西,关于商品市场的,结合一定的定量分析,但又很有情怀;不过水平和文笔差太远,权当练笔。

也有些不会写。交易策略、交易方法相关的一概不写。具体的交易一概不写。交易业绩一概不写。交易同行只赞美崇拜不评价。虽然有很多东西其实没什么神秘的,甚至可以认为是行业的公共知识,但是边界有时难以界定,瓜田李下,还是一刀切干净更干脆。做交易的,保守和谨慎习惯了,希望大家理解。但是写的东西,我希望可以言之有物,对大家有帮助。这样的要求也是对自己的一个鞭策,让自己的知识和技能更加全面。

专栏之初的开脱之词就写到这里了,下面一篇会把新书推广写出来,然后尽量保持一两周一篇的节奏,先立字据。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