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端值和黑天鹅事件


(humidity) #1

尼古拉斯塔勒布一直在其著作中声称的:收益分布呈现出越多左侧极端值(左边尾部越胖),那么黑天鹅事件发生的概率非线性增长的原因是什么?我发现,无论是避免黑天鹅事件的发生,还是利用外部的黑天鹅事件,其思考方式中都存在着非线性的成分。现在,我就想很初步的探讨一下,在交易中,极端值和黑天鹅事件之间的相互关系。

市场中所有参与者的经验来源于或近或远的过去,交易者在这些有限经验中提取知识,在设计交易系统时,实际上就是用局部知识,来确定全局参数。因为交易系统面向未来,所以需要处理所有理论上还是理论外会出现的情况。将经验的处理范围扩大,能够略微提升一些交易系统的强韧性,但很可惜,强韧性提升的速度是经验增长速度的开方项。而假设交易者没有意识到经验的局部性问题,强韧性还可能会出现损失。这就算是一种过度适应的行为。

塔勒布在《Silent Risk》给出的关于黑天鹅的定义:

1)高度不被预期的事件(Highly unexpected)

2)携带一连串巨大的后续影响(Carry large consequences)

3)很容易被人们从事后牵强附会(ex-post rationalization)

显然交易者不应该参与到3)中去,才能谈得上避开,以及利用黑天鹅事件。

现在我们主要考虑1)和2)之间的相互影响,也就是本文的主题。

如果把即将发生黑天鹅事件放进经验之中,那么交易者的策略设计就会因之改变。但是在黑天鹅事件发生之前,交易者的策略就不包含这样的预期。所以,交易者首先从策略设计上,容易产生一个错误。尤其是对风险端相对开放的一些策略,以及一些风险端虽然闭合,但实际上是在押注黑天鹅事件不会发生的策略,后者在黑天鹅事件发生后,有一定的概率进一步通过扩大风险敞口挑战黑天鹅,最终导致毁灭,最知名的例子当然就是长期资本管理公司。

黑天鹅事件的起源可以完全是一个谜,但只需要知道它的确有一系列未知的机制通过非线性过程不断扩大其影响。就像是某个成功制造了飓风的蝴蝶。

我个人遭遇过最离谱的黑天鹅事件,起因是快期2.82交易软件通信过程中丢单,导致我在15:13分的平仓单通信丢包,客户端显示账户中已经没有头寸,但实际上没有任何成交。最严重的问题在于,客户端在一分钟之内竟然没有对未收到回执重新发出请求。这一天是14年1月16日,周一市场就发生了几年未见的超大幅度低开。我完全不记得自己持有任何头寸过周末,我打电话询问期货公司,按照他们的方法,我检查交易软件的记录文件,其中清楚的显示,发出的请求没有收到任何回应。

我在盘中处理的很艰难,我等待了大约15分钟决定平仓承受损失,市场也许仍然能创新高但是我不清楚自己需要等待的时间,尤其是这样会异常被动,期间出现其他交易机会或者提示情势转坏对我来说就太痛苦。其次,我需要第一时间和期货公司交涉这件事,以理清责任主体。

结果是数次推诿之后,快期公司承认了交易软件出现问题是全部原因,但是做任何拒绝赔偿。这件事也使得他们学会了将后面版本的记录文件藏了起来。

几天之后市场就出现了较大幅度反弹,如果我持仓就能够尽量降低损失。虽然这样做我绝对不会认可,但一系列事件的影响仍然对我有沉重的打击。接下去,从1月26日到2月6日之间,我所依据的交易逻辑和市场开始冲突,我的反应速度也不很快,情绪又低落,于是又出现了持续的回撤,即使后面的回撤单独计算的话,也达到了7%。毫无疑问,心理的问题在于我想要被公平的对待,但这已经不可能。所以现在我只能依靠时间来帮助自己恢复正常。

但是时间是具备价值的,我的最佳策略就是暂时放弃任何我认为可以获利的交易机会,一直到我的情绪首先恢复正常,并且重新渴望冒险。

所以黑天鹅事件,能够带来严重的后续影响。高度不被预期,事实上,我没有记得之前曾经出现第二天持仓和前一天记忆不一致的情况,而又恰好撞上数年未见的大幅度价格跳跃。关于“牵强附会”,说实话,我得知自己还有多头持仓时,第一反应是:“有人将多单强制摊派!”

我们都知道,资金管理的方式也取决于过去经验,以数据的形式表示。有人采取经验式的固定数量合约办法,有人根据新近交易表现调整仓位。尤其对后者而言,是一种很典型的通过局部知识设置全局参数。如果说从策略上,黑天鹅事件的发生使得交易者犯下一个归纳法的错误。那么也可以说,黑天鹅事件的发生,使得交易者从资金管理上,也犯下同样的错误。因为将极端值放入过去的经验中重新处理数据,交易者就会收紧资金管理,所以黑天鹅事件实际上从策略上,以及资金管理上,使得主要是根据新近表现调整仓位的交易者,犯下错误。由于损失=策略风险*仓位,因此,对任何极端值X,这些交易者的损失就是X平方项。根据之前我自己的经验,极端值X的后续影响绝不仅仅等于直接损失。

当交易者试图去捕获黑天鹅时,二次项以及后续影响就是一种奖赏。2015年6月15日第一轮股灾,对大多数人而言,就绝对是一次典型的黑天鹅事件。我当时准备了两周时间,也在6月15日开始升高频率一直行动,可惜当天就以失败告终。从现在的视角看,2015年时我距离成功利用黑天鹅事件还有很长距离。

PS:由于知乎live主讲人身份认证的问题,我同时会使用临溏而渔这个账号,希望大家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