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不再伟大


(astroman) #1

2016年美国总统竞选战中,共和党候选人川普提出的口号是:让美国再次伟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这句口号的潜台词是:美国已经不伟大了,因此需要进行改革,才能让这个国家再次伟大。

比如川普在公开演讲中多次提到,美国的系统烂透了(The system is rigged)。一个烂透的政治系统,自然不可能给国家带来伟大和荣耀。那么美国的政治系统是不是真的烂到朽木不可雕的地步了呢?如果连资本主义世界的老大哥美国的民主系统都那么烂,那么整个民主和自由世界还有前途么?

英国前首相丘吉尔说过:民主是最坏的政府形式,除了所有那些被尝试过的其他政府形式之外。从2016年美国的总统选举大战中,我们可以归纳出美国,这个自由民主社会的楷模所暴露出来的三个问题:政治恶斗,媒体失信和阶级特权。

民主社会和专制社会的一大区别,就是老百姓有的选。因此在民主社会中,多党制向选民们提供了代表不同意识形态和利益诉求的不同党派。在一个理想的多党体制中,在野党对执政党形成监督,同时也作为替补给执政党造成一定的下岗压力。如果执政党没有做到让老百姓满意,那么在4年或者5年一次的大选中,选民就可以把执政党拉下来,换在野党上去试一下,如此循环往复。

这只是比较理想的情况,而现实往往是丑陋和残酷的。多党制的各党派如果不把精力放在精诚合作提高国民的生活水平,而是专注于进行党派之争,在讨论各种事务前先选边,然后屁股决定脑袋对恶性党争乐此不疲的话,那么这种多党制就无法发挥上面提到的这些设计好处,反而会给国民带来巨大的伤害。

美国的共和党和民主党之争就有点步入“你死我活,非此即彼”的那种无法产生任何共识的死胡同的感觉。在很多重要问题上,凡是民主党支持的,共和党就坚决反对。反之亦然。而这样的党争导致了国家很多重要的决策不得不被搁置或者僵持,到最后导致“双输”的结果。

![](data:image/svg+xml;utf8,)

举个例子来说,2016年2月13日,美国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之一,Anotnin Scalia去世。在正常的程序下,美国总统需要提名一位大法官,获得国会通过来顶替这一空缺的大法官职位。2016年3月,美国总统奥巴马提名Merrick Garland作为顶替人选。但是一直到今天(2016年11月),美国最高法院第九位大法官的职位还是空缺,其主要原因就在于共和党控制的国会拒绝批准奥巴马总统的人选提名。

共和党议员麦凯恩(John McCain)和科鲁兹(Ted Cruz)甚至提出,如果希拉里当选美国总统,他们永远都不会同意她提名的任何法官,也就是说这个大法官位置将永远空缺。

即使是最高法院中最偏向保守派(亲共和党)的大法官之一,Clarence Thomas对这个现象也非常不满。在接受采访时他表示:阻止新的大法官提名来代替Scalia的空缺的行为是极其错误的。这样会从根本上削弱我们的法律和政治体系。

另外一个很好的例子是台湾。在蔡英文领导的民进党上台后,执政党对在野党(国民党)开始了大规模的围追堵截,很有一股一定要把对方置之死地而后快的感觉。如果一个国家的政治人物整天忙于进行这些恶性斗争,那么我们只能说这是这个国家的一大悲哀。

这让很多人开始质疑多党制相对于一党专政的优势。关于一党专政的利弊相信很多中国人和新加坡人都有切身的体会,而一党专政下的“缺乏选择”也成为很多人诟病这种体制所援引的主要理由之一。但反过来说,一党专政如果治理得体,也可以发挥其政策执行效率高,政策更有持续性和长期性的优点。可见,不管是一党制,还是多党制,其内部的治理质量要比表面的形式差别重要得多。

下面再来讲讲第二个问题:媒体失信

美国的媒体在老百姓中的公信力越来越弱并不是一个新现象。但是这个趋势在最近几年更加明显。

![](data:image/svg+xml;utf8,)

比如上图显示的是有多少美国人对于传统媒体(电视,报纸,广播)还保持信任的比例变化。这个比例从1997年开始一直不断下降。到了2016年9月,信任传统媒体的美国人只有不到1/3。

传统媒体越来越缺乏公信力,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下面我们来具体分析一下。

首先,传统媒体被普遍认为带有政治偏见,他们要么是民主党的拥趸,要么是共和党的信徒。广大媒体人引以自豪的“中立性”,在激烈的总统选举战中受到了极大的挑战,越来越让人难以相信。

举个例子来说,由Wikileak发布的希拉里邮件资料显示,美国有线新闻网CNN的新闻记者Donna Brazile在CNN总统辩论之前向希拉里泄露辩论的问题。这个做法明显倾向于希拉里,而对她的竞选对手桑德斯极度不公。Brazile后来引咎辞职,但是这个丑闻对于诸如CNN这样的媒体的公信力的打击会持续很长时间。

![](data:image/svg+xml;utf8,)

其次,纸媒的广告收入在互联网新媒体的冲击下受到极大打击。从上图中我们可以看到,互联网的崛起,活生生把一个报纸这一传统媒体行业送入了坟墓。由于报社的收入下降,他们只能被倒逼做出痛苦的转型:很多报社开始转向网上业务,同时他们只能缩减开支,关闭海外分社,减少雇佣全职编辑和记者。所有这些变化,都造成一个副效应:即政治媒体报道的娱乐化

当我们在收看一场总统辩论,或者一段政治分析的时候,我们看的是严肃的政治报道,还是娱乐新闻?这两者之间的界限正在变得越来越模糊。

为了吸引眼球,主流媒体在选择报道内容的时候不得不以”收视率“作为主要的考量。而对于收视率的追求,让原本严肃的政治媒体报道变得高度娱乐化。有时候一个满嘴跑火车的”大炮“,反而能够得到媒体的青睐而被反复采访。

举个例子来说,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川普以有张口无遮拦的大嘴出名,经常会放出一些让人大跌眼镜的言论,比如墨西哥人都是强奸犯,建议美国禁止穆斯林入境,质疑奥巴马并非在美国出生等等。因此川普对于主流媒体来说,是一个天上掉下来的大礼。媒体对于川普的曝光率远远高于共和党其他任何候选人。根据一些机构的计算,这些媒体的曝光率相当于给川普打了价值20亿美元的免费广告。

![](data:image/svg+xml;utf8,)

我们可以看到,川普受到媒体报道的覆盖,在所有共和党候选人中最高,并且比第二名的杰布布什要高出好多(上图右上角)。

![](data:image/svg+xml;utf8,)

媒体们的大规模报道也达到了效果。上图中显示,川普在2016年6月到8月期间,受到媒体的报道越多(图中橙线),其得到的支持率也越高。在媒体报道和候选人受欢迎程度这两个因素之间,有非常强的相关性,其相关度高达96%。

![](data:image/svg+xml;utf8,)

2016年10月,美国FOX电台的Megyn Kelly在现场采访共和党议员Newt Gingrich时,两人就川普的大巴言论起了争执。Gingrich表现的情绪非常激动,不断指责Kelly的报道带有很大偏见。虽然Kelly在现场直播时被Gingrich骂了一通,但是从媒体宣传角度来看,这是一次高度成功的采访。因为两人的口角,该视频被美国各大媒体电台转载报道,极大的提高了Kelly和FOX新闻网的曝光率。

对于这些媒体来说,经常口出狂言的政治人物就像一味毒品。虽然他们说的话不着边际,经常没有任何事实证据支持,但正是这些貌似“愚蠢疯狂”的言论更能引起观众和读者们的兴趣。因此采访报道这样的人物让媒体欲罢不能,也导致了严肃媒体越来越严重的娱乐化倾向。

主流媒体缺乏公信力导致的结果之一,就是小道消息满天飞,到处都充斥着阴谋论。因为到最后,大家还是需要阅读新闻和信息。而当他们无法从主流媒体那里获得自己信赖的资料时,他们只能从其他途径去获得这些信息。

![](data:image/svg+xml;utf8,)

举个例子来说,高达61%的美国80后通过Facebook获取政治新闻。但问题在于,Facebook和很多自媒体类似,经常充斥着各种假新闻。网络媒体和传统媒体的一大区别就是,网络媒体的来源更分散(各种自媒体),发布的新闻速度更快,经过的质量审核更少,因此广大读者们读到垃圾和虚假信息的比例也更高。

一个好的民主制度,其中有一个不可或缺的环节,就是高质量的媒体。媒体应该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对政治新闻进行客观的报道,这样才能够让广大选民在第一时间获得基于事实的,不带有偏见的信息,帮助他们做出理性的抉择。但是如果媒体被普遍认为带有偏向性,或者过度娱乐化而失去其公信力,导致民众从其他更为鱼龙混杂的自媒体途径获得信息,那么在这样的信息机制下还能保证民主制度的良好运行么?

最后再来讲讲第三个大问题:阶级特权。

2016年总统选举战的两位候选人,希拉里和川普,是美国总统选举多年以来最不受广大选民欢迎的候选人。虽然希粉和床粉水火不容,势不两立,但是如果你仔细思考,就不难发现其实两人也有一个最大的共同点:那就是他们俩都属于特权阶级

从Wikileak释放的海量的希拉里内部邮件内容来看,希拉里集团通过克林顿基金会(Clinton Foundation)在美国的精英阶层中的各种操作手段令人眼花缭乱,叹为观止。

举个例子来说,有一封2008年10月的邮件,由当时花旗银行的高管Michael Froman发给现任希拉里竞选团队主席John Podesta。邮件的主题叫做“名单”。在邮件中,Froman列出了一大堆政府重要位置的候选人,包括31个部级重要岗位的候选人名单。

事后证明,这份名单里的大多数人确实获得了重要的政府职位。他们包括:Eric Holder(司法部), Janet Napolitano(国土安全部), Robert Gates(国防部), Rahm Emanuel(内政部), Peter Orszag(预算部), Arne Duncan(教育部)等等。这个单子还可以列很长。

要知道奥巴马是2009年1月才上任成为美国总统的,而Froman在奥巴马正式上任前就开出了未来总统的内阁成员名单,并且他竟然是用花旗银行的公司邮箱开出的这封名单。美国的那些跨国集团对于政治的影响力可见一斑,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这些大银行在金融危机时能够得到政府史无前例的救助资金,帮助他们渡过难关。

![](data:image/svg+xml;utf8,)

再举一个例子:上面这封邮件由Facebook创始人Mark Zuckerberg在2015年8月发给John Podesta,邮件的主题是“谢谢你”。在邮件中,Zuckerberg非常恭敬的说到:昨天和您会面,给了我很多思考。我希望(在慈善和社会活动方面)得到更多的建议。

在另一封邮件中,Podesta要求和Facebook的COO, Sheryl Sandberg会面(链接如下)。可见,John Podesta这位交际花,就像一只辛勤工作的蜜蜂,不停的在商政精英的圈子里穿针引线,安排交换各种利益。用中国人的时髦话来说,这叫做“整合资源”。

而在希拉里团队应对FBI调查邮件门的案例中,这种精英阶层的特权更加显露无遗。在向FBI呈交出她用私人服务器收发的邮件前,希拉里团队删除了3万多封邮件,并且特地将它们从服务器上也删了个一干二净。在FBI对她进行的审问中,希拉里一问三不知,连续用了30多个“不知道/不记得了”来应付调查人员的问讯。而FBI中负责调查希拉里邮件门的副局长 Andrew McCabe的老婆Jill McCabe收到了支持希拉里的政治团体大约46万美元的政治献金,因此FBI能否公正的审查这个案件引起了很多质疑。

通过阅读Wikileak释放的几十万封邮件,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的政治和商业精英们精心构建了一个高度私密的社交网络。通过这个网络,他们对事关国家的所有重要问题都施加其不可忽略的影响力,并且从众获利。希拉里是这张大网中的一个主要核心结点,而John Podesta则是一只辛勤的蜘蛛,通过不断的社交活动把这张网铺的越来越大。

当然,这并不代表希拉里的对手,川普就比她好多少。我们现在把希拉里和川普做比较有些不公平,因为希拉里桌底的那些勾当都被Wikileak给翻了出来,而川普则没有。川普甚至没有公开他的交税记录。到目前为止,有12位女性指责川普对她们实行了性侵。从川普一向的口无遮拦,以及大巴言论来看,即使在公开场合他都能如此无所顾忌,如果在私底下的话情况只可能更加糟糕。

一个带有严重种族歧视,满嘴跑火车,拒绝公布自己交税记录,对多名妇女都有性侵嫌疑,卷入欺诈案(川普大学,11月底开庭审理),曾经经商亏损了10亿美元的失败的富二代,竟然在竞选美国总统并且在民调中和另一位候选人十分接近,有差不多50%的机会成为这个地球上最强大的国家的总统。这本身就足以让人觉得匪夷所思了吧。

川普和希拉里的共通点在于,他们都是特权阶级,他们都是“不同”的。川普可以随意调戏自己喜欢的女性,甚至跑入她们的更衣室一饱眼福。川普可以在公开场合叫嚣墨西哥人都是强奸犯,穆斯林滚出美国。而希拉里则可以堂而皇之的用自己的私人服务器收发带有国家机密的政府邮件,并且在被发现后堂而皇之的把这些邮件删除然后以“一问三不知”来逃过司法审讯。换做一个普通人,只要做了以上任何一条,轻则会被公司处分解雇,重则会面临刑罚要去坐牢。而像川普和希拉里这样的特权阶级则可以泰然处之,甚至问鼎一个国家的最高权力,这其中有太多让人深思的地方。

美国硅谷的创业家Peter Thiel在最近的一次演讲中说,小的百万富翁(Single digit millionaire)负担不起正义。这句话真是击中了要害。家庭财富在1百万美元以上的美国家庭约占总家庭数的10%左右,也就是说绝大多数人(90%的家庭)的家庭财富在1百万美元以下。在美国这个地球上最发达的工业国家,连那些小百万富翁都无法负担的起他们应得的正义,更何况我们普通老百姓?如果一个国家的司法系统无法保证人人平等,让每个人都有获得正义的权利,那么所谓的民主自由就是一句空话,那些所谓的选举也只是表面文章,浪费时间而已。

政治恶斗,媒体失信和阶级特权这三大问题让美国的民主制度再次陷入了危机,也让全世界对民主制度向往的自由斗士感到困惑和失望。当然,民主制度暴露出来的各种问题,并不能反证专制制度的优越。但是这也让有识之士陷入沉思:到底什么样的制度才是我们应该追求的更好的目标?

川普的竞选口号说对了一半:美国确实不再伟大。但是川普绝对不是能将美国变的再次伟大的人选。希拉里也不是。因为他们都是那高高在上的0.1%,是美国不伟大的体系里的受惠者,他们的存在加剧了国家的不伟大。在可预见的将来,上面提到的三个问题会持续困扰美国的民主制度,而这一代美国人,很可能只能从对历史的回忆中去体会美国的伟大之处。

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data:image/svg+xml;utf8,)

数据来源: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ews/the-intersect/wp/2016/10/12/facebook-has-repeatedly-trended-fake-news-since-firing-its-human-editors/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ews/the-intersect/wp/2016/08/29/a-fake-headline-about-megyn-kelly-was-trending-on-facebook/

https://www.theguardian.com/commentisfree/2016/oct/31/the-podesta-emails-show-who-runs-america-and-how-they-do-it

http://www.snopes.com/donna-brazile-leaves-cnn/

https://newrepublic.com/article/137798/important-wikileaks-revelation-isnt-hillary-clinton

https://wikileaks.org/podesta-emails/emailid/29255

https://wikileaks.org/podesta-emails/emailid/15865

http://www.marketwatch.com/story/single-digit-millionaires-like-hulk-hogan-cant-afford-justice-says-peter-thiel-2016-1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