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歌剧院的成功与失败


(caozihua) #1

前一段日子我在和家人讨论圣诞节的出行计划,谈到我们去哪里度假。孩子们都对澳大利亚的悉尼特别感兴趣。当我问他们悉尼有什么好玩时,他们一致的回答是:悉尼歌剧院。

是啊,悉尼歌剧院已经成为了澳大利亚和悉尼的象征。如果一个游客到了悉尼而没有去歌剧院拍几张照,就好像到了北京没有去八达岭长城,那感觉就是白来了。2007年,悉尼歌剧院被列入联合国文化遗产,成为一个世界上公认的最成功的标志性建筑之一。

但可能出乎很多人意料的是,悉尼歌剧院是从一系列的失败开始的。1955年,当时澳大利亚的新南威尔士州总理Joseph Cahill宣布举行一个建筑设计大赛,从参赛作品中选取一个设计方案来修建一所能够容纳3,000人的多功能剧院。

1957年,来自丹麦的建筑设计师Jorn Utzon提供的设计方案从233个参赛设计中脱颖而出,成功的被专家组选为获胜的设计方案。1959年,悉尼歌剧院正式开始破土动工。根据Jorn Utzon提供的方案,建造歌剧院的预算为7百万澳元,预计4年完工。这个预计在事后被证明错的离谱。悉尼歌剧院一共花了14年才完工,一直到1973年10月才正式开放。最后该歌剧院的总造价高达1亿零2百万澳元,比原来的预算高出了1400%

在悉尼歌剧院竣工的时候,设计师Utzon甚至没有被邀请参加开幕式,在歌剧院的历史陈列室里,都没有提到Utzon的名字。在悉尼歌剧院完工后,Utzon本人竟然从来没有回过悉尼去亲眼看一下自己设计职业生涯的巅峰之作。从这些方面来说,悉尼歌剧院和传统的成功定义完全相反,可以说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灾难。

世界上很多赫赫有名的巨型建筑项目,从金融角度来看都是一场灾难。上面提到的悉尼歌剧院绝不是个案。

![](data:image/svg+xml;utf8,)

举个例子来说,贯通英吉利海峡的英法海底隧道,是英国和法国之间最为标志性的工程项目之一。到1994年该隧道开通时,其花费的成本比预算翻了一番,实际的投资回报在接下来的很多年里都是负的。根据英国学者Anguera的计算,如果当初没有建造这条隧道,英国的经济反而能够得到更多好处。

![](data:image/svg+xml;utf8,)

和英吉利海峡海底隧道类似的,很多举世闻名的建筑项目都严重超支,成为一场投资灾难。比如埃及的苏伊士运河超过预算1900%,加拿大蒙特利尔夏季奥运会的支出超过预算1300%,苏格兰的议会大楼超支1600%

![](data:image/svg+xml;utf8,)

四年一次的奥运会是另一个非常好的例子。几乎每一届奥运会最后的开支都会大大超过原来的预算。举个例子来说,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预算为200亿美元,最后的花销在450亿美元左右。2014年索契冬奥会的预算在100亿美元,最后的开支超过了500亿美元。

![](data:image/svg+xml;utf8,)

丹麦学者Flyvbjerg和他的同事研究了世界上过去70年中的258个大型建设项目。他们将这些项目分为铁路,大桥/隧道和公路三大类进行研究,并得出结论:90%的建设项目都会超过原始预算,不同项目的超支幅度如上图所示。这样的超支情况在全球五大洲中全都十分普遍。

而造成超支的原因有:对完工时间的预计过于乐观,施工阶段外汇变化出乎意料,对施工的复杂性估计过低,对施工的安全和环境影响估计不足,以及施工中可能出现的腐败。

既然有那么多前车之鉴,为什么很多国家和政府还是对建造超大型建筑项目情有独钟,充满热情呢?这其中可能有几个原因:

首先,从技术角度来讲,超大型的建筑项目更能引起工程师们的兴奋和兴趣。很多工程师和科研人员毕生的追求就是“更高,更快,更大”。因此如果有机会可以制造一个“世界第一”,如此“名垂青史”的机会让很多科技人员都无法抗拒。

其次,从政治领导人的角度来看,完成一些建筑和大型活动的壮举,可以提高人民的士气和自豪感,增强民意支持,满足领导人本身的成就感。从奥运会到大水坝,从纪念碑到世界第一高楼,在历史上有数不胜数的这样的例子。

再次,每一个超大项目,都是一个花钱和赚钱的盛筵。建筑公司,银行,咨询公司,投资银行,律师,基建部门,等等,所有这些行业都可能在一个浩大的项目中分到一杯羹,因此他们全都有足够的动力去促成超大项目的批准。

最后,从艺术角度来讲,如果一个超大的建筑项目有机会成为像悉尼歌剧院那样的标志性建筑,甚至成为世界文化遗产,那么它可能不光会受到当地政府领导人的支持,甚至会得到当地市民的认可。谁不希望自己的城市中有一座像旧金山金门大桥,或者巴黎艾菲尔铁塔这样让全世界游客蜂拥而至的建筑奇迹呢?

回到本文开头提到的悉尼歌剧院:这到底是算成功还是失败呢?这可能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一方面从施工当时的情况来看,这个项目很难称得上成功。但另一方面在事隔40多年以后再回头看的话,成为了世界文化遗产的悉尼歌剧院为悉尼带来了极大声誉,也为悉尼的旅游业做出了非常大的贡献。当然,这些好处可能也是当时主张建造歌剧院的政府领导们所始料未及的。

超大型建筑项目对于很多人来说有着不可抗拒的诱惑力。但是这种诱惑力越是强,我们越要保持清醒和冷静的头脑。从历史上的规律来看,超大型项目十之八九都会超过预算,在金融投资上有着巨大的风险。因此项目决策者更要慎之又慎,防止自己重复前人犯过的错误,由于好大喜功而做出一些不理性的投资决策。

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data:image/svg+xml;utf8,)

数据来源:

http://whc.unesco.org/en/list/166

http://mashable.com/2015/07/11/building-sydney-opera-house/#cH3PndG55kqz

http://www.eoi.es/blogs/cristinagarcia-ochoa/2012/01/14/the-sidney-opera-house-construction-a-case-of-project-management-failure/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hannel_Tunnel

Flyvbjerg, B., Holm, M. S., & Buhl, S. (2002). Underestimating costs in public works projects: Error or lie?.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planning association, 68(3), 279-295.

Van Wee, B. (2007). Large infrastructure projects: a review of the quality of demand forecasts and cost estimations. Environment and Planning B: Planning and Design, 34(4), 611-625.

Samuel, E. I., & Ovie, A. I. (2015). Iterating a Stationary Cause of Cost Overruns in Construction Project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onstruction Engineering and Management, 4(2), 5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