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LTCM基金经理解释其缘何放弃主动策略

ltcm
主动策略
标签: #<Tag:0x00007f61f51936e8> #<Tag:0x00007f61f51935a8>

(小马哥) #1

导语:面临日益增长的金融海量数据,传统的量化投资以及主观投资已经显得有点力不从心,而这恰恰给了人工智能算法交易更多的机会

21世纪伊始,刚过完四十岁生日,曾在90年代两次历史性金融事件中崭露头角的Victor Haghani就遭遇了一场投资界的巨大变革。

他一度是精英套利团队的领导者。离开所罗门兄弟(Salomon Brothers)之后,Haghani先生便供职于以高杠杆套利和诺贝尔奖获得者团队著称的LTCM基金(LongTerm Capital Management,长期资本)。在90年代末,LTCM由于流动性危机被迫解散,是金融历史上最著名的华尔街救市案例之一。

自此以后,Haghani先生的投资经历便成了现代投资界演变与核心争议的镜像。

Roger Lowenstein在《当天才们失败时》一书中这样描述在长期资本成立初期刚刚三十出头的Haghani先生:“天生的交易员,具有敏锐的市场触觉和果决的交易手腕。”

而当我们走进Haghani先生坐落于伦敦帕丁顿满是初创企业的Wework办公楼时,则很难将眼前这位冷静沉思的先生与早年鼓动同事进行巨大仓位交易的年轻激进套利者联系起来。

“我一直站在金融领域的前沿,与那些曾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在内的优秀同事并肩奋斗,”他说,“那也是刀口(前沿的另一种翻译),而我想我也曾在刀口处得到过伤痕。”

从伦敦经济学院刚刚毕业,Haghani先生便加入了投资银行所罗门兄弟,不久后被调入John Meriwether领导的固定收益套利团队。John Meriwether在Michael Lewis《说谎者的扑克牌》一书中被描述为一个不朽的金融家,这本书也正是他在80年代华尔街的半自传写照。

所罗门的交易员们以他们为银行赚取的惊人利润和在生活中随处运用概率的痴迷蜚声华尔街(关注私募工场ID:simugongchang,联系场长微信:guo5_guoguo)。为了决定谁在晚餐时买单,Meriwether的团队发明了“说谎者的扑克牌”,而这一基于美元纸钞序列号的游戏也正是Lewis先生著作的书名。

Meriwether在交易丑闻后带着包括Haghani先生在内的团队一起离开了所罗门兄弟,成立了LTCM。随着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Myron Scholes和Robert Merton的加入,LTCM成为盛极一时的最成功基金之一。然而,在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期间,由于其使用巨额杠杆的债券投资失误,LTCM成了史上最糟糕的金融爆仓事件之一。

尽管LTCM已经消亡,但Haghani先生依然对这段过去的时光保有怀念之情。“我在所罗门和LTCM的时期是学术和金融理念开始在市场上引起重视的黄金时代,它很神奇,”他说,“时隔多年,我在重读Michael Lewis的书时不禁感慨他在描述我们团队时真的很宽宏大量。”

在LTCM崩塌之后,Haghani先生就和其他也在LTCM投入了大量自有资金的合伙人一样变得无所事事。在此之前,他每分每秒都在最神秘的金融量化领域进行交易,而现在他却被迫思考应该如何处置这些剩余的自有资金。

“那时我刚满40岁,便决定给自己放个假。有生以来第一次,我开始思考该如何管理我和家人的资产——那些未被LTCM危机卷走的余钱。”

随后,这位史上最主动的交易员踏上了一条全新的道路,而这条路通向一个完全不同的投资策略。

尽管曾和一些传奇的华尔街交易员和诺贝尔奖得主共同管理过几十亿的资产,他却发现自己不知该从何着手。

“我不知道我应该感到惭愧还是骄傲,但我对于如何做家庭投资真的一无所知。我的第一直觉是继续做主动投资,但我也意识到主动投资策略更适合类似于所罗门这样的大投行,而不是个人投资者。”他说。

“为了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我开始和身边的朋友或前同事进行讨论,发现大家都有相似的际遇。人们总认为投资很简单,这没错,但对于长时间与市场近距离接触的人来说,第一步必须是先清空头脑。”

经过这段时间的反思,Haghani先生在2011年创立了Elm Partners以管理自己的资产,随后业务对象逐步扩展至一些朋友和其他客户。

Elm使用指数跟踪基金投资于各大类资产,并试图以尽可能低的成本为它的客户从全球经济增长中获益。Elm仅向投资者收取0.12%的费用,远低于当年LTCM收取的2%管理费和25%的业绩报酬,而他本人不从公司领取任何薪水。

那么,这位主动投资策略的代表为何转向低成本、基于指数的被动投资策略呢?

“我意识到投资需要解决两个问题,”他说,“一个是如何识别有吸引力的投资机会,而另一个就是资金仓位分配的问题。”

“无论在学术界还是实战界,百分之九十的文献都在讨论第一个问题,也就是如何在投资策略或投资标的中寻宝。第二个问题看起来无关紧要,事实却是关键所在:交易规模正是LTCM倒闭的罪魁祸首。”

如今的Haghani先生积极拥护以尽可能低的成本和低的周转率进行长期投资策略的价值。“我无法预测明年或后年会发生什么,”他说,“但就目前而言,设定一个长期投资目标是最容易的事情。”

Haghani先生和Elm团队的研究及实验结果也进一步支持这一投资理念:在平常的投资行为中,投资者往往会由于过于主动而遭受损失。

“主动投资的欲望会带来一系列严重的后果。大量研究显示个人投资回报率远低于基金回报率,这正是因为个人投资人总是希望通过对市场进行不断的择时进行逐利。而由此带来的收益却往往低于简单的市场静态配置所带来的收益。”

除“逐利”之外,Haghani先生认为投资者并没有意识到过度主动投资还将导致其他问题:“首先,主动管理意味着更高的费用,而更高的费用会使投资业绩降低。另外,投资人还将在税收方面效率降低,因为主动管理策略并没有将收益实现时需缴纳的税费纳入考虑范畴。从税收方面来说,延期实现收益是一件好事。”

Haghani先生曾亲历主动管理带来的负面后果,因此希望其他投资者不要再重蹈覆辙。

“Elm要致力解决的问题,”他说,“正是如何让投资者停止主动投资的冲动而不因此蒙受损失。”

来源:桐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