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的定量世界5:“一二五”新周期


(kikidai) #1

这周我们来聊一聊近期的“拯救民营企业”活动。

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表示,初步考虑对民营企业的贷款要实现“一二五”的目标,即在新增的公司类贷款中,大型银行对民营企业的贷款不低于1/3,中小型银行不低于2/3,争取三年以后,银行业对民营企业的贷款占新增公司类贷款的比例不低于50%。

“一二五”目标一出,大家的第一感觉是,又要放大水了,钱又要不值钱了,物价又要涨了,房价也又要涨了。

那么“一二五”的威力究竟有多大呢?

我们先看近期的影响。如果真的实现了“一二”,将有多少资金释放到经济当中。

根据银保监会副主席王兆星的介绍,截止今年9月末,民企贷款总额约为30.4万亿,占据企业贷款比例约为1/3。

也就是说,目前银行整体符合“一”的对大型银行的要求,但是达不到“二”对中小型银行的要求。也就是说,增量主要来自于中小型银行,从1进2的过程。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520’%20height='257’>)

按16年数据,中小型占比30%,实际上这几年中小型银行占比一直在增加,但是,结构上中小型银行民企比率会高一些,两个作用相抵,算起来,也是每年有大约10万亿资金需要翻倍。再加上“三年后50%”的计划,所以总结一下,“一二五”等于每年十几万亿,并且高增速的民企流动性释放,看起来确实非常给力。

年初我们对银行表外资产影子银行进行了清理,收缩了数万亿资金,“一二五”的目标,就是使用政策影响力,在表内开出更大的流量。

如果实现,放水是既定的了。不过理论上没有向房贷转移,民企自己炒不炒房,历史上是炒的,这次学不学乖还要看偏好。

因此,这事确实挺重要,因为之前是银行宽松,但是银行不愿意发钱,监管管着,风险高的不敢贷。可以理解成资金堰塞湖。现在政治要求,要打破堰塞湖,解救下游干旱。但是是细水长流,还是一波猛灌,我们需要关注。资金的流向,对于很多资产都是有很大影响的。比如近期跌跌不休的商品,是不是迎来了转头的机会?配合原油企稳,以及资金释放投资需求,是可以留意的。

那么还有其他影响么?

银行很为难

在目标公布之后,忧虑最大的来自于银行业。次日银行板块下跌近3%,远超同期上证跌幅。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702’%20height='388’>)

银行板块下跌的很确定

我们现在的银行体系,和十几年前政府的出纳员不同,已经引入了现代的监管体系,对于银行的各类指标有明确要求,监管要求繁复,包括CAMELS评级体系和MPA宏观审慎要求等。银行如果在各类数据上不好看,那么成本将远高于同行。所以并不是郭老板一提议,银行就可以变戏法一样将贷款结构凭空改变,而是需要在评级体系下小心艰难的操作。由于“一二五”目标,对中小型银行2/3的要求显然比大型银行1/3的要求苛刻太多,如果真的执行,中小银行能否在评级体系下辗转腾挪,还是不得不接受下调评级,这是值得观察的。

中小银行有困难,最近跑出两个观点是挺有意思的。一个是要求按易行长11月6日讲话精神,不要“一刀切”,言下之意是,我们搞不定,大哥饶命;后续也继续吹风,指明“一二五”不是硬性指标,需要看不同银行的具体情况。一个是《别夸大支持民企的“一二五”目标对银行的负面作用》,意思是放心干,别担心,没事。但是究竟怎么会没事,没说,权当打气。

为了没事,我们实际上也做出了新的准备。

![](data:image/svg+xml;utf8,<svg%20xmlns=‘http://www.w3.org/2000/svg’%20width=‘418’%20height='504’>)

从央行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内容来看,我们很明显的是删去了“不搞大水漫灌”,这是在预期内的,困难时期特殊对待,不搞XXX没有必要反复强调。另外一个,就是加强了MPA的对象性。宏观审慎评估的“逆周期”性,就是经济增长时加强监管,经济减速时放松监管。监管放松,就给中小银行松了松紧箍咒,可以浪了。

所以走了这么一圈,我们可能将看到银行的变局。大型银行承担“一”,要求不高,可以接着降风险,优化结构,增强盈利;中小型银行承担“二”,难度很高,顶风要上,监管给你放松要求,打气。为了增加民企比重,国企这些国家背书的高信用客户,中小银行可以放一放,交给大型银行管吧;你们要有开拓精神,吃下风险高的难度大的民企。

所以从直觉上看,如果做交易策略,买大型卖中小应该是可以做的。同时,对于中小银行,挑战也是机会,有可能中小里面,会在这波政治任务下,崛起几个能力很强的新巨头,所谓大浪淘沙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