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员的自我修养》——长路漫漫


(darcylike) #1

你是一位火车司机,现在正操控一列刹车失去控制的火车极速前行,而恰好当前轨道下有五个被绑匪绑着的无辜男女,如不采取行动,以当前列车的速度几秒钟后这五个人必将命丧车轨,而唯一可以转向的另一条轨道上还站着另一个无辜的老人。你可以按下换轨按钮,压死一位无辜老人,也可以什么都不做等着列车压死当前轨道上的五位男女。

无论决定哪一个选择,你都要承担以及面对做出选择的后果。

哪怕没有外界民众的批判,没有法院的审判,你仍然要面对自己内心的愧疚。你是否应该对因为自己的选择而导致的死伤负责,自己当时的选择又是否是**“正确”的,是否是你自己内心“唯一”**的选择,当目睹死者尸体这一结果时你又是否会后悔?

————————————————————

随着交易年数的增长,我越来越确信,我来到市场的目的不是为了钱。

我喜欢竞技与策略,他带给我深度的思考与对自己内心的问责。在学人力资源管理时书上说道,作为一个决策者,无论你做出怎样的决定,总有一部分人无法得到满足,而另一部分人获得利益,永远都不要指望会有面面俱到的决策。

你必须同时面对两方态度,一方把你当成救星捧上天,另一方则对你怀恨入骨。

上个星期我出去购物,叫了一两海博出租车。按照惯例我和司机开始聊了起来,我说,现在李批准了网上约车的合法性,这是不是对你们的冲击力很大。

司机:艹TM的什么ZF,我们现在生意越来越差,他们那里收入做的好的一个月都快要2万到3万了。

我:那你们公司里是不是人都跑光了?都去那里了。

司机:对啊,走了一大半了,都去优步、滴滴那里了。

我:那你没去吗?

司机:我反正年纪大了也无所谓了,正好上面人走了,我也可以升职。

我:那你们份子钱还要交吗?没有改革么?

司机:交啊,照样交,一分不少。年纪轻的都不会留在这里,MD这个李前阵子还说暂时不会同意网约车合法,现在突然就签了,我们一点准备都没有。

我:那现在经济环境不好啊,很多人下岗,要去产能,这个网约车能提供大量的就业岗位啊。

司机:我们不管啊,现在全国已经有好几万司机联合签名上书责问李,为什么出尔反尔,为什么出台了政策一点给缓冲的时间都不给,置我们几十万的出租车司机的利益不顾,原本他们疯狂补贴我们生意已经很难做了,现在还合法了,我们更竞争不过他们了。家里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我们日子怎么搞?

—————————————————————

8月25号早上,所有的商品大跌,上证指数同步大跌。当天除了耶伦将要在杰克逊霍尔央行年会上发表讲话以及谣传的6000亿保险资金这两则新闻外,我并未找到其他消息。

老实说,那天早上我本能的感到恐惧,因为我是彻彻底底的多头。

我试图与我的本能争夺大脑的控制权,我想要保持理智。我翻开行情图仔细检查了一遍又一遍技术面,我翻开所有的新闻网页阅读一行又一行的新闻报道。

我想要尽力向我自己保证,如果我今天做出了平仓的行为,不是仅仅因为心里感到害怕而做出的决定,而是经过了深思熟虑后做出的最优选择。

我曾对人说过,要为你做了**“正确”的事情而高兴,为做了“错误”**的事情而难过。不要因为赚了钱就开心,亏了钱就难受。

我十分害怕,我会因为一时的本能反应,而做了**“错误”**的事情,我使劲全力与我的本能反抗,我故意拖延时间打开交易软件,看看游戏转移注意力,但我仍然无法将它从脑海里挥去。那个破位的形态牢牢的印在我的脑海中,我不知道为什么,也没有任何的原因,我的感觉只告诉我一件事情,立刻平仓!就现在!

它很强大,我难以抵抗。

我不知道我是否做出了正确的决定,在和**“它”的战斗中似乎理智也在慢慢妥协,刚开始还会找各种各样的理由去刁难“它”**,比如,技术图形还没有完全破位,上方的上涨空间还很大,或者破位后也要坚持看他是否能站稳。曾一度我的理智思维占据上风,“他”告诉我,你可以保持冷静,因为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并没有足够的理由支撑我出场。

而然我做错了一件事情。

我把交易账户打开了。

由于我的所有头寸都是多头,因此,我得以在当时用最贴近内心的距离观看到大笔利润迅速缩水的盛况。当天所有商品品种以倾泻的方式跌破下方趋势线后再连续重挫2个点,短短一天内,将我两个星期的利润全部吞噬。

我开始控制不住自己,理智思维在坍塌。

**“它”**再次出现并占据我的大脑,那句话又开始如同防空警报的鸣笛一般响彻我的脑海。立刻平仓!就现在!快点逃走!否则就来不及了,你还在犹豫什么!?

我的理智变的很弱小很弱小,但我确定他还存在,我尽可能的保留理智的意识,然而由于理智的存在太过于弱小以至于我只能做一点点非常简单的冷静思考。

我还要再确认一遍,我的失败经验告诉我,如果我不想后悔,我需要再确认一遍。

我用那仅存的理智查看了下跌破的程度,的的确确是跌破了下方的支撑位并且幅度还很大,而当前行情又没有止跌的情况,理由似乎很充足。但我的潜意识告诉我,我并没有耐心的等待当天行情收盘确认,按照标准操作,我应当在快要收盘前去确认是否完全跌破,而不是在距离收盘还有好几个小时的时候去做所谓的确认。

我的耐心被完全摧毁,我的理智崩塌成一片废墟,我向**“它”**妥协了。我把持有了三个多月的多头仓位全部平仓离场。

我好像刚从战场上经历了一场恶战一样,饥寒交迫,不知所措。无数的问题环绕在我脑海,我做出了决定,然而我竟然不知道为什么。

我的脑袋一片空白,我安慰我自己说到,不管怎么样,我的斗争结束了。

——————————————————

收盘前三十分钟,所有的下跌幅度全部收回,有的品种甚至还创出了两天内的新高。

我陷入了深深的自责。

我认为我并没有做出**“正确”的选择,我“输了”**。

——————————————————

第一时间我想到了和老板交流,我说我全部走了,实在是感觉不对。原本有希望能获得更大的利润,但是好像行情已经结束了。

我说我很不好意思,今天这一天的下跌把我两个星期的利润都还回去了,在关键时刻我掉链子了,我原本可以是应该早就有警觉的,这次弄的太匆忙。

老板反而还安慰说这没关系的,哪有人能完全的精确到某一天的,能达到八九不离十就很好了。

我赚了大笔的钱,然而我**“高兴”**不起来。

事实上,我无时无刻都在做着同样的一件事情,要向全世界所有事物证明我自己的能力。而归根结底,我只是想要填补内心的无底深渊,我不弱小。

我总是喜欢站在效率最大的那一边,站在最理智的那一边,绝不与无知和迷茫沾边。我自认为我总是能做出最恰当的决定。

我想这正是竞技类游戏,策略类游戏的魅力所在。

8月26日星期五,行情持续下跌,第二根实体将昨天的下影线全部填充。

这似乎又证明了当时我听从了**“它”的意见而做了一个“正确”**的选择。

————————————————

我曾在一篇生物基因学家的报刊上看到过,任何的人行为都是不**“理性”**的。没有人可以脱离感性思考而接收外界的信息。

我们身体的疼痛是为了表明来自外界或者来自身体内部的危险情况,我们的味觉感受到的糟糕味道是为了警告所吃的食物有害,一切我们的感官都是感性的,我们的理性是建立在种种感性体验之后所归纳总结的经验。

所以我想,我当时所做的决定,应该是脑子里好几百位脑细胞一致表决通过的。

在理性代表的过往经验派和生物本能的感性派之间的斗争之后,才得出的那个复杂的答案。虽然事后,我仍然要对自己选择所造成的结果进行一番刨根问底的审判。

归根结底,这个游戏没有正确答案。

在交易世界里我是一个决策者,而我永远不会得到所谓**“满意”**的结果。

我所走的道路会一直不停的拷问我的价值观,不停的审问我的判断,不停的责问内心是非。永远都不会有所谓最优的选择,也不会留给我充足的时间让我把所有的原因都弄个明白。

每年我都要驾驶那辆刹车失灵的列车,在一个个分岔路口做出我的选择。

听从我的理智或者本能,

压死一个人或者五个人。

——————————————————

吾令羲和弭节兮,望崦嵫而勿迫。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饮余马于咸池兮,总余辔乎扶桑。
折若木以拂日兮,聊逍遥以相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