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的交易小苑3:我的交易故事(一)


(cdbdyx) #1

根据之前的约定,每一两周会写一些东西。有朋友私信我,问我是如何开始做交易这份工作的,那么我想,就不如从这开始写写。这些年做交易,还是经历过很多值得谈谈好玩的事情,因此一次怕是写不完,我将会写成一个系列连载,就叫做《我的交易故事》吧,带给大家。

故事就从毕业那年找工作开始吧。我的大学生活有点尴尬,主要源自于大二的时候,曾经花了一学期想国内化学转国外商科,所以有整整一学期没有学专业课程,没有转成功后,多余的学分,就压倒了毕业季,很是痛苦。其实大学的时候也没少折腾,这可能是一部分北京大学学生的状态,学校提供的资源和机会非常多,如果你有好奇心和探索欲,确实可以丰富多彩的折腾起来。其实也有挺多很好玩的事,不过和交易无关,就不写在这个专栏里面了。

我的第一份交易工作,开始于Futures First,寰富投资,但实际上真的是偶然加机缘巧合。我的Futures First求职非常偶然,因为之前有朋友在前一年申请过,因此我就研究了一下,但当时觉得公司网站真的很丑,还有很多印度人的故事,因此就没什么好感,但毕竟是一个机会,就在他们网站上提交了简历,然后就把这事忘了。所以之后的校园宣讲啊,招聘讲解啊,都没有去。大概半年之后,其实Futures First已经招聘过几轮了,可能是人还没招够,于是不知怎么想起了我,给我发了封邮件,叫我去参加笔试。

我这个人性格比较被动,但是别人叫我,我一般会去,于是就去参加了笔试。第一次走进Futures First的办公室,感觉很棒,一排排六屏幕的电脑,确实特别唬人,看上去非常专业,就像电影里面的交易室一样。然后北京的运营小姐姐接待了我们,感觉就更好了。这个复旦的小姐姐,后来我知道,蝉联了Futures First每一年的最佳着装奖。怎么说呢,职业当中透着知性,又很温和亲切的感觉。在后来的工作中,也非常照顾我们,在很关键的时候拉了我一把,非常感谢她。笔试内容我个人觉得比较简单,30道速算和GMAT类似的短文阅读,做题花的时间比较少,偷瞄交易室和小姐姐,花的时间比较久。

笔试过了大概一周,公司发邮件叫我去面试。我其实是有点抵触,因为Futures First所在的北辰时代大厦的交通实在是不方便,去一趟要好久,不过还是去了。然后就被面试我的美国姐姐再次震撼了。

我一直觉得她是个传奇。Kate,03年毕业于哈佛大学东亚研究之后,来到北京电影学院,完成了导演专业学习。这位和我差不多高(我185厘米)的姐姐,是哈佛大学女子篮球队的主力。随后,在中国创立了一个健身连锁品牌和一家职业服装公司。在10年加入Futures First,担任中国区的人力总监和集团的公关总监。最震撼的,是面试中先用英文,到一半,突然说我们也可以用中文交流,然后就跟我讲了一嘴的京片子,发音用法特别地道的那种,但是好像北京女性并不这么说话,我至今严重怀疑她是和出租车司机大爷们学的。

然后过了一周,我又被邀请参加终面。时间是周五,我们上午要做一个大实验。化学专业的实验,可以认为是重体力劳动,首先前一天晚上要写几个小时的实验报告,然后第二天(我住在校外)不到七点就要出发,一直要站着操作,到下午一点左右,可以说已经筋疲力尽了。于是赶紧回家换好了西装,看还有一点时间,我就小睡了一下。

然后当我醒过来的时候,我发现,面试时间是下午4点,而现在已经4点多了,从我家到公司,需要一个多小时。所以我鸽了终面。

不过当时,我也是鬼使神差,觉得还是去看看,就算不能面试,见见两位姐姐也好,于是就去了。到了门口,发现公司是没有前台的,只有一个保安大爷,我当时可以说是非常崩溃。我就问问,你们老板在吗,我是来终面的。保安大爷也很震惊和尴尬,居然有这么横的终面,但还是帮我进去看了一下。

根据我后来的了解,我们当时北京的老板一般那个时候已经走了,但是我那次,居然还在,也许那天公司赚了不少钱,心情不错,于是把我叫了进去。说以真的可以说,是命运的巧合,让我进了这个坑。

看见他,算是我在Futures First遭受的第三次暴击。一个光头白人男性,非常严肃的带有一点不高兴的盯着我。第一印象是什么感觉呢,仿佛见到了没胡子的杰森·斯坦森。当时他穿了一件紧身白衬衫,扣子快要被胸肌撑破了。于是,我大概是完成了我生命中最严肃的一次面试,生怕说错什么被他打一拳,估计我就没办法完成学业了。另外,办公室的视野非常厉害,可以眺望整个国家体育场,非常漂亮。

话说回来。这个人叫Boaz Fuchs,以色列人,先服役于以色列特种部队,之后法律专业毕业,做过一段时间律师。他的名字非常喜感,因为名字,我们之后都管他叫“包子”,一般不说他的姓,因为感觉在骂人。当然,他最重要的身份,是我们集团大老板的侄子。看来,犹太人也喜欢家族企业这套。

面试中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问我,这份工作,不是那种安全稳定的工作,如果你做的不好,你会被炒鱿鱼,你怎么看。当时我的回答是,我对交易员这样的工作很好奇,在中国,如果不在这里,我可能再也没有办法体验这样的工作了,无论成功与否,我都想尝试一下,我想这份经历,将会受益终身。不过,再过几年,其实对应届生开放的交易相关的工作,就如同雨后春笋般出现了,我当时的想法,是不正确的。

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回答符合他的想法,我不久就拿到了offer,也是因为这句话说服了我自己吧,我也接受了offer,在13年暑假,前往上海,正式开始了我的交易之路。

我不知道这篇文章,是不是解释了我的开始,但是因为Futures First已经离开了中国,大家可能没办法走我这条路入行了。

不过,另外一家类似的公司,和永安期货合作,在杭州设立了办公室,叫OSTC。之前和他们的中方老板聊过,是一位非常有干劲的女士,大家可以了解一下。不过,海外的市场,因为高频交易的兴起,留给传统自营交易公司的空间越来越小了。记得13年的时候,我们觉得当时市场里的自动交易者,真的是蠢得不行,给我们送钱,但是到了15年左右,就可以偶尔打败我们了,到现在,说实话,已经非常成熟了。传统交易,看待海外市场,可能就如同柯洁现在的处境吧,这是需要思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