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的交易小苑20:我的交易故事(十)


(mmforever) #1

故事前情提要:亏损是交易者最好的老师,当你在一件事情上栽了跟头,你就会在这件事上变的聪明起来。

岑秋苑:岑的交易小苑17:我的交易故事(九)​zhuanlan.zhihu.com图标

这两次新人阶段的亏损,是最好的教学。一方面,亏损让我理解了市场中哪里是有风险的,你必须要小心应对;哪里风险相对小一点,你可以稍微加大一点马力,让你的利润增长快一点。

打一个比喻吧,市场很像是一个藻泽地,你希望通过这片藻泽地获取到对岸的宝藏。有的地方,是坚实的土地,你可以快速通过,不浪费时间;有的地方,则是陷坑,你要是掉以轻心,就会命丧于此。作为新人,你对于区分实心地和陷坑,没什么经验,如果一味蛮干,很快就会挂了。所以当时,Futures First对新人采取了非常严格的风险管控,一开始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让新人用最小的资金进行交易,就是这个道理。这相当于你使用小拐杖,在藻泽地的每个地方都捅一捅,看看哪里是实心的,哪里是空心的。虽然走的慢点,但是你最大的风险,就是把拐杖掉进去,回去再拿一个新的就行了,并不至于丧命。

正是学习到了这点,在之后,从事更多不同的市场,不同的交易标的和不同的策略的时候,都采用这种“小拐杖捅一捅”的方法,因此有时会错过机会,但从来没出过问题。在我的观察中,大部分人,无论天赋如何,只要掌握了一套正确认识市场的方法,在市场呆久了,总会能赚一点钱的。怕就怕在,很多人一开始进入藻泽地,主观上觉得自己很厉害,一个大步踏进陷坑,就长眠于此了。

高瓴资本的张磊先生,在邱国鹭先生的《投资中最简单的事》的序言中提到了一点,就是好的投资者和交易者,需要很强的“延时满足”能力。

我对国鹭的景仰,除了他追求真理的真性情以外,便是其极强的自我约束力 和发自内心的受托人(fiduciary) 责任感。记得看过一个研究报告,发现成功 与智商等等关系都不大,但与儿时就展现的自我控制力有极大的关系。实验中几 个小朋友每人分得一个糖果,并被告知如果现在不吃,等到几个小时后大人回 来,可以拿到更多的糖果。结果有的忍不住,就先吃了眼前的一个,后来再也没 有糖果吃。而能够忍住眼前诱惑,等到最后的,则得到了几倍的收获。跟踪研究 发现,那些儿时就展现出自我约束力的小朋友后期成功的可能性大大提高。

其实就是这个道理。那些急吼吼想从市场中赚钱的人,总是耐不住性子,一脚踏入深坑就离开了;而那些温温吞吞,不着急赚钱,而是喜欢研究藻泽地,充满对藻泽地探索欲的人,反而慢慢走了过去。对他们来说,最后的宝藏不过是“副产品”,他们的宝藏其实是对藻泽地的知识和经验。

我也是比较幸运,一开始交易,就有非常系统的指导。要知道,这些指导,是我们犹太大老板,上世纪七十年代起,在芝加哥一步一步摸索过来的,并证明是成功的。所以经历了比较黑色的前4个新人的月份,我在随后,就突然找到了赚钱的办法。

14年初,全球经济刚好处于欧债危机后的复苏阶段,市场没什么预期,这就导致了我们交易的期货合约的前两个合约,基本不怎么动,尤其是第一个合约,在一个买卖价格上,停留了一两个月。

但是很奇怪,在当时,第一个合约,仍然有很大的买卖量。大概数据是,当时买一和卖一上,大概有4000手订单,但是每天在买一或者卖一上,可以成交七八千的量。这些量,很可能是来自于一些售卖场外衍生品的机构,需要在期货合约上对冲,但是对冲手法又如此粗糙。所以我的第一桶金,其实很简单,就是来自于在第一张合约上双向挂单,相当于把流动性卖给这些机构。

所以说很好笑,一个交易员最开始赚钱,不是学会了什么判断方法,而是学会了做生意,做倒卖流动性的生意。但无论如何,赚到钱总是好的,并且赚钱并想着赚更多钱的过程中,实际上也学习到了新的东西,这种成长,在之后的交易工作中,还是蛮有帮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