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情回顾之A股2014年一


(mmforever) #1

2014年7月末行情形成突破之前,看起来整个市场的发展,是持续的令人悲观和压抑。2013年12月形成了一次趋势性不错的下跌,我在最初几天没有加入任何一方,一直在思考市场究竟形成了一种什么样的逻辑解释这种走势。高点形成大约4-5天,我决定做空。至于调整的目标在哪里,我没有什么答案,实际上关于整个市场当时处于一个什么方向的大趋势之内,我也是一头雾水。关于这样的问题现在我该做什么来推测自己的想法,我处理的会更好一些:如果在短期我的假设被太多次证伪,那么中期观点很可能是错误的。这时候一个中期观点的转变就可能是正确的,可能是重要的修饰词。

但是在当时,我还不太理解这些。我在这一次做空还算是成功,由于趋势性很好,我取得了11%左右的盈利。不过当时回撤控制太差,在很多时候,这其实和我对中长期市场的位置缺乏判断有关系。对当时那种波动率而言,11%并不算多。

在2013一整年我都被回撤控制的不利困扰,所以我在2014年的目标是更好的控制住回撤率。由于这时我已经理解了,做好回撤控制在某种程度上会提升总收益率(尤其对我当时的特定情况),所以作为一种新的本能学习起来就容易一些。

在2013年我的收益率也达到了68%(按最低手续费调整后计算),但回撤却高达24%。这种幅度的回撤会让自己经常感觉像是被猛兽逼到角落。做过期货交易的朋友都理解这种感觉,脱身出来的时候你肯定会说,再也别出现了,谢谢你上天。

在这种情况下,春节前的那段时间我决定了结空头就很容易理解,一方面我感觉不到太强烈的趋势,另一方面春节前市场经常不会太差。

我那时已经在关注海通期货大赛,丁丁子,成冠投资,贪食蛇,往事如风,往事随风一直占据着榜首的位置。后三者全部是高频交易,而且非常典型,尤其两个往事收益率随时间下降非常明显,同时资金曲线平滑程度惊人。成冠投资应该是整个大赛最好的趋势交易者,不仅更好的利用趋势性,而且处理震荡行情也相当完美。

2013年的表现从收益率回撤比率(Yield/Drawdown)这个指标看我的表现实属平平,赢钱算是命运垂青。但是如果从总盈亏比率(Total Gain/Loss)上看就很难接受了,简单的说就是回撤频率太高,这创造了太多的情绪需要去管理。在这个过程中很容易出现其他问题。但是无论从哪一种指标看,上面的四个交易员都只能用杰出来形容。

我同时还在关注着另外一个当时非常出名的交易者(GF君),GF君在2013年斩获了220%的收益率,比绝大部分大赛榜首的交易者都要高,虽然回撤数据没有透露,不过盈利时的资金曲线非常凌厉。显然GF君在2013年6月银行间钱荒时下了大赌注做对了方向,并因此一战成名。我在那一次也做对了方向,我只是觉得,5月的反弹决定了很大可能市场要重新找回2012年12月之前的趋势。但并不知道,正好是钱荒那一次下跌形成了最低点,所以回撤又出了问题。由于5月我的本金持续受损,所以虽然我在6月3日就进场建仓,但杠杆率却不敢提升,我觉得这不算是错误的做法。

![](data:image/svg+xml;utf8,)

收益率相比之下我对GF君有点不喜欢,他的记录提醒我根本没有正确兑现自己的观点,虽然我知道距离谈正确兑现我还差的太远。像上面提到的,我整个中期观点处于一种混乱的状态(当时显然并不知道)。不过这种不喜欢就这样产生了,大概就是一种相对狭隘的偏见。我也不理解他为什么用一个侧面作为头像,用可见的头皮对着别人。我经常去他的微博查看他的动态,不过我不会在乎他的观点,这是我一直以来的习惯,和交易水平无关。我觉得,作为一个交易员要实现盈利,一定是你的本质能够让你盈利才有意义。

快速积累的名气使得他立即就募集了不少资金,他经常用手机微博发一些高大上的图片。我从我的错误中学习了这一点,虽然可能并不算是一个道理:我认为一个真正成功的交易员应该在任何时刻留在交易的本质上,不去过度关注物质方面的东西,因为我怀疑这些东西会通过扩大自我来腐蚀交易者能够随时抛弃自我换取的盈利基础。

当时同样非常出名的Y君显然具备更强烈的这种特征,并非作为交易员不应该去关注物质的效用,这和夸耀的心理基础是不同的,夸耀实际上是扩大自我的一个表现。而扩大自我在特定时刻,可能会让一个交易员更固执,尤其是有那么多的人关注着他的成败时更是如此。所以即便不去讨论Y君的观点,他也不可能成为一个持续性的赢家。

本文首发于公众号:临塘而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