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的交易小苑16:我的交易故事(八)


(hbworld) #1

故事前情提要:在Futures First,一年被分成了三个财务季度,按季度结算业绩发放奖金。在第一个季度里,10名新人交易员,只有一位完成了盈利,但这个人并不是我;反而,在第一个财务季度迎接我的,是两次新人级别的亏损记录。

岑秋苑:岑的交易小苑15:我的交易故事(七)​zhuanlan.zhihu.com图标

亏损是每个交易员都需要经历的一部分,也是交易中,最正常不过的状态。无论你之前赚了多少钱,一旦你的资金,相对于你最巅峰的资金,有所回落,你就会感觉你亏了,和你最富有的状态相比,你没那么富有了。这也是交易比较反人性的地方,因为人都希望自己越来越富有,厌恶自己变得没那么富有,而且对没那么富有这件事,觉得更难接受。但是你的资金,不可能一直创新高嘛,那样,你交易的夏普比率,就是正无穷了。所以只要不是正无穷的夏普比率,就一定会有回撤和浮亏,而人看到了浮亏,就会觉得难受,有的时候还会大起大落。

比如,你平常每天就能赚几十万,但是突然一天早上,你发现你赚了几百万,那种感觉,自然是非常开心,一上午听着小曲晃着腿,美的不得了;然后午间过后,风云突变,你的利润从几百万回吐到十来万,这时候你的感觉,肯定是很不好,第一次经历的,会觉得非常痛苦难过,如同天崩地裂;我这种经历多的,也会心底浮起一种怅然,“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好像离剃度又近了一步。虽然实际上,一天赚个十几万,也还不错,但是入宝山而空手归,你不会因为得见宝山而开心,但是会因空手归而伤心。

所以想全职从事交易行业,如何在心理上排解由于回撤带来的不良情绪,是挺重要的一部分。这种浮亏压抑,一方面会引起潜在的心理问题;另外一方面,也会扰乱人的激素平衡,影响健康。不是有个笑话么,说如何识别正规私募,和理财骗局,一条就是,如果管理人精神焕发神采奕奕,那么一般是理财骗局;如果管理人畏畏缩缩,表情如同便秘,那么一般是正规私募。便秘可能真是因为激素不平衡引起的。刚工作的时候,仗着高中大学爱运动身体底子好,不太注意这方面,和市场硬刚,觉得没什么;现在年纪稍微大了点,没那么多火气了,感觉调剂交易带来的负面情绪,保持身心健康,还是挺关键的一方面。

另外一个就是,很多投资人,委托其他人代自己管理资金,却希望每周,甚至每天看自己的资金情况,这一点我是觉得挺冤的。作为投资人,你都花了各种费用,来委托别人管理资金,就应该免除这种浮亏的压抑,带来的对于身心健康的不利影响的。但是同样的业绩,天天看,浮亏压抑一点都不少,把自己搞的和管理人一样便秘,那钱就真是花的冤枉了。

我第一次遇到亏损,是实盘交易开始后的第二周。之前说过,我们做很多盘口交易和套利交易,那个时候,市场在盘口和套利方面,竞争还不是很激烈,所以基本上,按照L小姐教授的交易方法,勤勤恳恳干,每天都能赚几个tick。Tick是Futures First形容利润的方法,tick原本指市场行情的一跳,但是在Futures First,指的是买卖价差的一跳,也就是赚取一个买卖价差。那个时候,一个买卖价差大概是23美金左右,合100多块人民币。所以依照交易水平,悟性稍好一点的,基本上都是每天赚个几个tick这样,也就是100美金左右;当然10个新人里面,也并不是一开始都那么顺,有些对一些基本操作,还需要熟悉一阵子,进度就稍微慢一些。我的进度还可以,一开始也是处于业绩领先集团里面。

第一次亏损是这样的,市场有一天,到午后,不知道为什么,第5个合约(即大概1年半之后交割的合约)突然开始下跌,连续下跌了5跳,然后过了一阵子,又涨了回去。我没见过这种行情,所以就观望了一下,有其他人抄了底,赚了一些钱,我挺羡慕的。然后第二天,又是午后,这个合约,又开始快速下跌,又停在5跳附近。这回我没有犹豫,果断进了,然后市场停留片刻,又下跌了3跳。这时候,我依然觉得市场还是会重复昨天的过程,不过这次幅度更大,所以我决定接着抄底,加仓一手。加完,市场又停留了一阵子,似乎要上涨,但是没多久,又开始继续下跌,最后跌到离最初10跳的位置。这个时候,我已近亏损了7个tick了。7tick,也就是1000人民币不到,其实还好,但是从我盈利能力的角度,我之前一周,也就赚了这么多。套利和盘口算是辛苦钱,也就是我辛辛苦苦一周,这不到一个小时,就灰飞烟灭了,这种对比,就很难受了。

对于新人,每天的软止损,是5个tick,亏损达到这个级别,建议平仓休息;硬止损是10个tick,达到这个级别,交易室经理回来和你说平仓,平仓后去经理室谈话(当然经理主要是找老trader,新人这种笑话级别的资金波动,一般就由导师谈,经理就过来说一声就走了)。基于止损线的压力,我浮亏7个已经超过软止损,当时内心确实是有点慌了,当时给自己的计划就是,只要市场有任何往下走的迹象,就立马止损。

市场在短暂而令人焦虑的停留之后,下面的买盘突然一松,似乎下跌已经无法避免,我咬了咬牙,点击了卖出,止损7个。就在我卖出后,过了几秒,买盘突然加了回来,并且卖盘开始快速成交。卖盘翻转变成买价,市场开始上涨。

我被耍了。

我卖在了市场价格的最底部,之后市场,重复了昨天的故事,慢慢涨回了最初的价格,我却无心参与,黯然离场。

这次亏损之后,感觉其实并不算太差,因为一个是,觉得自己毕竟年轻,刚开始交易,被耍一次也没什么,不过一周白干,长了教训;另外一个,就是还有一两个新人难兄难弟,一起被耍了,不过他们没加仓,亏了5个,我加了,亏了7个,因此我打破了新人单日亏损的记录。于是,第一次亏损,其实是在愉快的互相吐槽和吐槽市场中结束了。

真的觉得痛的,是第二次亏损。

虽然我向下破了记录,但是L小姐觉得我交易比较积极,她的方法掌握的也还可以,于是在第一次给新人加交易头寸的时候,也带上了我,从最多5手,增加到了最多10手。

不过因为我们新人,需要交易5个合约,因此虽然是10手,我们平仓交易,也就是1手或者2手,每天还是赚几个tick。

第二次亏损,是澳大利亚出利率决议。因为我们交易的利率产品,因此利率决议对我们的影响,就和公司财报或者并购重组消息对股票的影响一样。

当天,在出利率决议之前,第一个6月的价差合约(spread,国外和部分国内的期货合约,有可以直接交易的跨月份套利合约),有人挂出了一个奇怪的卖价,这个价格在当时看,有点低,但是由于马上出消息,因此我只是关注了,计划是如果消息利空,我就干掉他(由于利率合约在利空消息时,一般远月下跌幅度大于近月,所以买入套利合约,实际是看空)。

经过短暂的等待,利率决议出了。利空!

正合我意,这个挂出这么低价格的傻瓜,我要干掉你。因此,我第一时间,下了重手,平常只用一两手的我,一下子下了5手,然后剩下的订单,被我同事吃掉了一些,还剩3手。我看英雄所见略同,贪心起,又下了5手,希望把价格从卖改成买。但是在我下单的一瞬间,我的5手全部成交了,原来又不知道谁,挂出了新的卖单。

之后,其他同事想起了这个合约,开始纷纷进攻,但是每次觉得能干翻这个卖单的时候,新的卖单就会加上来。大家反应了过来,“蓸,Iceberg!!”

Iceberg是一种相对原始的大额订单下单方式,大额订单为了避免暴露自己的交易意图,会只挂出一小部分订单,如果挂出的订单全部成交,就会重新挂出新的订单,直到完全成交。

就在我思考为什么有人在这个看似很低的价格挂出大量卖单的时候,市场突然停住了下跌的脚步,开始反涨,几秒的时间,已经涨回了之前的跌幅,我们纷纷攻击的卖单,现在已经是不错的卖价了。

我只是稍稍一愣,市场就继续疯涨,我的浮亏,从10个tick,变成20个tick,再变成30tick。

我愣在那里,不停的打折寒战,完全搞不清楚市场发生了什么,只是感觉到,屏幕上的数字乱跳,地板好像变软了,我的椅子一直在往地板里陷。

疯了,市场疯了。这个念头,在我脑海里反复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