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的交易小苑17:我的交易故事(九)


(kikidai) #1

故事前情提要:在新人的第一个财务季度,我接连遇到了两次较大的亏损。第一次亏损因为之前有一点点利润,因此还好;但是第二次亏损,给了我沉重的打击。

岑秋苑:岑的交易小苑16:我的交易故事(八)​zhuanlan.zhihu.com图标

一个市场中,玩家的类型是不同的。像我们这些以套利和日内交易为主的玩家,尤其是在Futures First这样账户高度分散到大量交易员的公司,我们每次交易,动用的头寸其实并不大。作为新人,一般交易手数是一次2到5手,像我的导师L小姐,一般也就是40到60手。我在离开Futures First之前,在价差和蝶式合约上做的最大的时候,也最多动用合计不到1000手。

而在市场上,有另外一类玩家,进场就动辄几千上万手。他们中的一部分,是比较蠢的,强行把市场应有的结构打破,让市场走入畸形。这类交易者其实给我们带来了交易的机会。有的时候他们把市场推离应有的平衡超远,反而会让我们觉得他们知道什么内幕消息,因此将市场推动回应有平衡的人比较犹豫,他们所造成的畸形,会影响几天甚至几周。

但是有些大玩家,确实是知道什么的,他们会故意装作自己很蠢,骗市场中的其他人和他成交,大量的成交。然后时机成熟,图穷匕见,猎杀整个市场。

我的第二次亏损,就是遇到了这么样的一个家伙。

在澳大利亚利率决议推出前,他就做好了准备,以看似不合理的低价,售卖价差合约。利率决议一出,利率决议的影响和他的售卖,刚好相反,他的行为看起来就更是蠢极了,像是市场中的慈善家,无私的送着钱。但实际上,他看似和善的面容背后,却是狰狞的魔鬼。

就在利率决议公布后不到一分钟,当时的澳洲央行行长Stevenson非常异常的开始了补充演讲,而补充演讲的内容,和利率决议的书面内容,几乎是相反的。决议书面上,说澳洲经济温和反弹,货币政策计划合理从紧;但是演讲中,却说澳洲受大宗商品熊市影响,经济长期看衰,未来货币政策将有很大的宽松空间。

这种书面和演讲驴唇不对马嘴的行为,之前没有,之后也没有,只有这次,非常的奇怪。现在的理解,可能是当时的央行内部,存在着比较大的分歧,大部分人不想宽松(澳洲历史上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痛苦的通胀,因此大部分人对通胀的任何苗头,都是极其反对的),但是Stevenson,就像我们的老人南巡一样,靠自己的一次讲话,力排众议,强行改变国家走向。最后的结果看也是这样,澳大利亚的货币政策,也向着历史最宽松的深渊一路走去,再不回头。

而这个在愚蠢价格售卖Iceberg的家伙,似乎早就知道Stevenson的计划。他在澳大利亚货币政策从中性向宽松转变的重要节点之前,建立了大量的正确头寸,在未来的几个月,赚的盆满钵满,我们一度怀疑,这个家伙,就是澳洲央行行长Stevenson本人。

在当日创造了新人最大亏损之后,没多久,我们当时的交易室经理,“包子”Boaz先生,就把我叫去了会议室。因为除了我亏损了30tick之外,当时还有几个资深交易员,亏损了一两百个tick,我觉得我应该麻烦不大。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Boaz非常不高兴,他看的不是绝对亏损,而是我的亏损,远远超出了当时给新人每日10tick的计划。他反复询问我为什么会拿这么大的风险,因为我当时还不完全明白市场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就只好说,我以为这笔交易是稳赚的,结果市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

说完,这个肌肉爆炸的光头特种兵哥,默默的盯了我好久,盯得我肾上腺急速分泌,肚子里像着火了一样热,感觉马上大祸临头了。不过还好,盯了一会,他站起来,说你在这里反思一下,过一会让L小姐来和我谈,他就出去了。

过了好久,L小姐终于来了,来的时候感觉她非常开心。她还是先非常耐心的安慰我,我们怎么亏的钱,询问我第一次亏损这么多钱,心里的感受是什么。过了好一会,她突然告诉我,她其实也买了80手我买的合约,但是今天赚了好多钱。。。

我:“啊?”

原来,她买入了80手后,也发现了是Iceberg,然后发现根本没机会以更高的价格卖出这个价差合约,就继续观察市场。她很快发现了市场中的异样,并在更远的月建立多单。

之前说过,利率期货,近月波动比较少,远月波动比较大。因此,买近卖远,大部分时候代表看空。我们进入的合约,就是看空的。但是如果你在更远月买入等量的合约,在有近月买入价差合约的前提下,你的头寸,实际可以理解为,变成了最近月份的多头,以及稍远月份的卖出价差,两个头寸,都是看多的。市场大涨,她的两个看多合约,都赚了很多钱。

这就是有经验交易员和菜鸟的区别。

首先,她能发现市场的异常,这种异常出现次数很少,并且每次都不太一样,因此很难量化,但是人在其中,如果你有上万小时的盯盘经验,就是能感受到。也正是这种对异常的直觉,我之后在瑞士法郎脱钩的巨震中,非但没亏钱,还赚了一些。

其次,她可以在执行一步之后,迅速执行第二步,甚至第三第四步计划。而我一般执行第一步之后,就会陷入一种暂时的呆滞状态,只能看着头寸赚钱还是亏钱,想不清楚之后该干嘛。这个问题因为后来我日内交易越来越少,就一直没有提高,从来就没有达到L小姐这种日内交易行云流水的状态。

最后,就是对风险的感受了,我上了10手,稍有差池,就已经慌了神了,不能正常思考了;她拿上个80手,还是轻描淡写。这种对风险的掌控力,也是交易员成长很重要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