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工智能公案


(smartpig) #1

2016年1月24日晚,人工智能先驱Marvin Minsky在美国波士顿去世,享年88岁。看到这则新闻,不禁想起了一个人工智能的公案,拿来与各位分享。

彼时Sussman还是个菜鸟,有一天Minsky过来问他正在干什么。

“我在训练一个随机连接的神经网络,用来玩三连棋游戏。”Sussman回答。

“为什么要随机连接?”Minsky问。

“我不希望因为人为设置,使这个神经网络存在一个如何玩三连棋的预先概念。”Sussman回答。

然后,Minsky合上了Sussman的眼睛。

“为什么要合上我的眼睛?”Sussman问他的老师。

“你一闭眼,这间屋子就空了”

眼睛闭上,清净是有了,只是禅心不知道还能否找到。

由感知机到人工神经网络到深度学习,工业水平的发展,带来的却可能是彼岸的远离。这年头,谁会回去研究Minsky的SNARC呢,那个最早的随机连接神经网络,一个破烂的老古董。当然,谁又能保证他的SNARC,甚至是感知机,是走在正确道路上的呢。

强人工智能到底能不能实现,多久能实现,上帝也许是知道的吧。Minsky在60年代满怀希望可以实现的东西,至其仙去也没能看到,愿他在那边找到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