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进阶之黑天鹅(二)


(sonyzh) #1

古德里安建议在攻势发动的第五天,用强大的装甲部队,强渡缪斯河(meuse),在这里突破法军防线,然后向着亚眠(Amiens)前进。当时的参谋总长哈尔德,认为这个计划毫无价值。哈尔德认为应该在突破缪斯河后,建立桥头镇地,然后等待步兵和炮兵的赶到,才能发动全面的进攻。古德里安争辩说,德军唯一的优势是,用全部的装甲部队进行突破,然后在一个非常宽和深的地域奇袭,使得对方难以判断自己的目标,而不必担心侧翼的安全。但在后来,包括李斯特(List)元帅,龙德施泰特元帅都认为应该谨慎的使用装甲部队,这令古德里安非常沮丧。

古德里安说,这个时候相信曼施泰因计划能够成功的,可能只有他自己,曼施泰因以及希特勒三个人而已。

之后又进行了一次军事会议,这一次是希特勒亲自主持,古德里安做了最后的发言,他陈述了自己的观点:第一天应该抵达比利时边境并且突破,第三天达到Bouillon,第四天达到缪斯河并且强渡,在第五天上午应该已经建立桥头镇地。希特勒这时候问随后准备怎么办。

“除非我接到了其他命令,否则我会立即向西进发,由最高统帅来决定目标是巴黎还是亚眠,在我看来,应该是亚眠,然后转向英吉利海峡”

但古德里安也没有接到明确的命令,告诉他应该怎么办,绝大部分人不认可那么迅速的突破,因为暴露侧翼孤军深入是极端危险的赌博。当后面古德里安真正突破了缪斯河,他主要是依靠自己做出决策。

当古德里安按照计划强渡缪斯河之后,集团军司令克莱斯特元帅突然发布命令所有的单位不得越过桥头堡。古德里安立即与之激烈的争辩,最后克莱斯特让步允许在下个24小时内前进。

从法军俘虏身上的文件看,法军高层对德军的突破非常苦恼,前线的种种状况让古德里安觉得自己的突破是异常成功的,他这时努力的让自己的士兵理解这个胜利,并且恢复了斗志和士气。

而这时隆美尔率领的第七装甲师,以最快的速度向西推进,隆美尔总是喜欢冲在最前面获得第一手的信息,他的指挥坦克装有一个木制的假炮塔,遇到危险不能还击只能逃跑。由于双方的混乱状态,德军突破时可以看到大量的法军逃兵和平民,经常是因为迅速的行动受到城镇居民的欢迎——因为那些居民总是把隆美尔的军队当成是英国人。有一次,隆美尔只带着几个人和一辆坦克,就命令赶来的一长列卡车的法军去城镇缴械,隆美尔告诉说他们的战争已经结束了,必须立即投降。法国兵面面相觑,最后还是跟着隆美尔一行几个人一辆坦克乖乖的来到附近城镇的大院,这是临时指挥所,然后缴枪,这时才发现,一共竟然有三十四辆卡车的法军!

有的时候,法军的逃兵太多,隆美尔刚刚告诉他们去某个地方投降,法国兵先是假装在路上走,然后趁乱突然向着两旁的树林里面逃窜,不过由于隆美尔的人手太少,而且还要前进,所以隆美尔也只能假装没看见。

古德里安这边又突破了两天后,集团军司令克莱斯特来到了前线,见到古德里安就激烈的质问为什么不听命令。古德里安非常生气,立即提出解除自己的职务。克莱斯特很吃惊,但接着表示同意。后来是李斯特在中间调和了这件事,恢复了古德里安的职务,并且为古德里安争取到了继续自主行动的权力。

不过此时的大本营,希特勒见到前方进展如此神速却觉得如坐针毡个,哈尔德在日记中说:

“希特勒似乎被自己的胜利吓坏了,他走来走去,神经质式的握紧拳头,经常大喊大叫说,你们这些饭桶早晚会把这个计划搞砸!”

在希特勒看来似乎法国人的寂静太奇怪,所以龙德施泰特元帅也同意,法国人应该随时会发动强烈的反击计划,而这会严重威胁到突入德装甲部队的安全。不过法军此时在东边完全没有行动是因为指挥已经相当混乱,事先对这一攻势法国人完全没有准备,而后来对德军突破做出的反应总是错误的——因为他们计算的时间总是和德国总参谋部认可的德装甲部队进展相一致。在这一点上德法两国的大本营没有分歧,所以总是增援尚未到达,德军已经又攻克了新的地区,导致防线一直完全无法建立。

这里有两个例子。有一次隆美尔在临时指挥所听广播,法国人的电台说已经对91军长解职,任命格里高利将军接任。过了一会儿,卫兵带进来一个样子很绅士的法国将军,这个人进来就说,我是格里高利将军,我接到命令让我来这里接收91军,我本以为有这么多人来欢迎我,但我下车才发现周围全是德国兵。

还有一次,隆美尔率领坦克部队正在前进,通过一座桥梁的时候发现有一队法国兵手持反坦克武器逃跑,隆美尔的部队俘虏了这些人,奇怪的是这些人没有做任何抵抗。原来他们的反坦克武器都只是道具,而这些法国兵是在这里进行反坦克战术演练,他们的上司说德国人至少还有一周才会到达这里。

德国利用闪击战击败法国比利时英国联军的确令人瞠目结舌,当时英法联军可动用坦克有4000辆,而且法军在火炮方面还占有优势,在当时号称欧洲第一陆军强国。而德军可动用坦克只有2400辆。然而是包括古德里安和隆美尔等人对闪击战正确的认识,以及英法联军高层严重低估装甲部队突破的威力,结果是在他们看来小概率的阿登森林突破,最后演变成无法组织的溃败。但即便包括最初赞成曼施泰因计划的希特勒,在其装甲部队深入突破后,也开始手足无措,幻想着自己的装甲部队随时可能遭遇合围致使战争形势逆转。只有包括隆美尔和古德里安在内的第一线德军将领,在观察那些前线的迹象时,正确的获得了法军的指挥已经实际上崩溃的信息,因而能去按照既定计划大胆的扩张战果。隆美尔率领着德军装备水平最差的第七装甲师,以伤亡2000人的代价,俘获97000人。

当进行交易的时候,即便某个交易者很早就发现了大部分人逻辑瑕疵而具备一个长期优势,也很可能首先因为风险控制不当失败,因此《对冲基金市场奇才》有一句话:“重要的不是知道即将要下雨,而是知道下雨的时间”。这完全和风险控制有关,没有风险控制的成功,所谓长线优势没有基础。

其次,这个交易者也会在期待中的高赔率机会出现后,由于市场行为异于平常而容易不所措,就像是大本营中的希特勒。当涉及到杠杆时,极端情况下可能意味着某些时刻1分钟十个百分点的资金波动,要能一边正确处理信息,确定自己仍然具备优势,一边牢牢持仓谈何容易呢?我并不认为长线交易就是把屏幕一关然后等待最大收益的实现,太多可能我们的计划错误,太多可能市场的崩溃不是这一次。如果将屏幕关掉永远也不能处理好这些回撤。这就是海龟交易法的处境,太过频繁的回撤频率,以及超长的恢复周期。

所以@赛博格Cyborg兄提出的通过降低频率提升赔率的努力其实是非常具备价值的,可以随意举出一个简单的原因,比如说市场的收益率分布是严重有偏的,高赔率总是更有吸引力,尤其是正确时机做空的那些赔率。我自己从在本专栏中所发的第一篇一直到现在,整个的思路就是这样穿起来的。但在我努力的过程中,发现需要提高的地方太多,需要的知识太多,即便如此,还需要太多的运气才能做出那种非常精彩的高赔率交易,这真的很困难,看看上文中这些最天才的人物就知道这究竟有多难。

不过这也并不妨碍我们向着认为是正确的方向努力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