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进阶之避免过度适应


(xmnz) #1

交易者首先是一个生命,因此具备所有生命的共同特征——适应环境。大脑的思辨能力不断受到环境的挑战,当无法解释环境时,就出现了祈祷仪式和巫术。如果把鸟类放在随机性的环境下,鸟类也会把获得食物和某种祈祷仪式联系起来,这很像是交易中的过度拟合。交易者,尤其是主观交易者,也被此一威胁所笼罩。交易者实际上生活在一整个市场环境下,但必然受强烈的市场局部特征所影响,可能的结果是过度适应,但因此损失了其他路径的适应性。

生物种群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是一定频率的基因突变,基因突变就是向着某些未知环境特征探索的努力。如果此环境特征恰好存在,那么这一基因突变立即获得初始竞争优势,然后通过繁衍机制,相当于交易中的复利增长,快速扩大优势,最终挤掉未突变的基因占领种群。而如果此环境特征并未出现,那么突变的结果可能是无意义的,也可能是有害的,但是对生物种群而言,都是无关紧要的。

最近在硅谷王川专栏看到关于深度学习的文章,深受启发。智能程序是通过一定频率的自由探索,掺杂在此情形下(环境)最优的反应来做出回应。所以,它是功利的目标(短期收益最大化)和非功利的自由探索(仅仅为增加知识)结合起来的。完全的自由试错和完全的依靠知识库来决策的方式都不是最优的。

因此在深度学习中所奉行的准则,实际上和自然界经过数亿年演化而留下的最为Anti-fragile的系统原则相同,对未知领域做较低频率的自由探索。或许整个自然界就是一个巨大的蒙特卡洛发生器,因为参与者的参与方式实在太多近似可以认为布满了整个空间,经过超长时间的竞争筛选,所呈现出的趋向,恰好就是人们试图通过理论希望找到的答案:一个社会应该如何构建,交易系统应该表现出什么特征,开放社会为什么更利于人类进步等。只要我们经过抽象之后能够忽略那些不重要的东西,将它们看作是一回事。

一个具备edge的交易者,在坚持规则一的情况下,应该不会那么担心生存的问题。但要再进一步,更多的利用edge,会发现还有更多的东西需要解决,这部分内容远远比正确止损和建立edge要多得多。

过度适应就是其中的一点。尤其对主观交易者来说,过度适应是一个相当常见的行为,因为做趋势的追随者,或者做一个大部分时间都试图尽量利用当前波动的交易者,主动适应市场行为是正常的。像是规则一这种交易原则也不允许这类交易者去对抗趋势。然而,环境会对任何置身于其中的参与者施加影响,交易者因此在长时间内会试图理解市场行为,认为这是正当的,即便有时这些行为明显的违背了自己认可的原则。

这非常普遍和常见,我们知道国有企业有很多问题,代理人问题,成本控制问题,效率问题等等,而且国企经历了一轮又一轮的改革。我们也知道国企大部分处于传统行业之中,而传统行业已经形成规模的企业估值是不应该过高的,尤其如果它是国有企业。但在2007年很多国有企业的PE超过了70倍。作为一个对比,巴菲特在互联网泡沫时买入的GM,市盈率只有4倍。即便将中国经济持续高增长的假定延长14年,中国经济的总量大约增长4倍,这个估值仍然是荒谬至极的。不过,这并不影响很多人不设止损的蜂拥买入。

区别于价值投资者,主观交易者可以利用市场的泡沫,而且有可能利用的相当充分——这么做很难不要轻易尝试。由于在国内的资本市场这种Soros归纳的根源于虚假逻辑和错误认知的繁荣萧条周期太多,而且幅度太大,主观交易者会是比较有优势的。相对而言,价值投资者会经历过大的波动率。至于主观交易者,我当然说的不是那种不设止损买在媒体已经都在谈论牛市,而且媒体股评家财经艺人越鼓噪越不设止损的人。

在这种市况下,绝大部分交易者就发展出自己的“学说”了。比如他们不会让股市下跌,比如国企改革获得了巨大成功,比如人人都在创业,还有老艾的国家队出手。这些假说的确在某些时候具有吸引力,值得去思考一下,但至少不思考是不行的。再考虑到那种喧嚣的环境,主观交易者过度适应是不难理解的。相对不设止损的人,我们的优势是知道游戏肯定会有结束的一刻,必须做好准备。

不过,结合深度学习所使用的原则。我认为,要在交易上更进一步,主观交易者应该能够更透彻的观察自己,观察自己的行为而不是行为的结果。换句话说,过于注重短期的表现是不行的——除非短期的表现提醒你危险降临了,非此则应该留出一大部分精力观察自己的行为是否偏离了最佳的交易方式。但是必须说,在浮躁的泡沫后期这是非常困难的工作,但你首先必须从别人的目光中走出来。

于是,过于在意回撤和短期的盈利表现,都是不正确的,都可能是过度适应的某种表现。这和新手生存指南系列中赞成的方式相悖,唯一的原因在于edge。新手很难最大化自己的edge或者edge还没有建立,那么严格控制回撤和在意短期是正确的。但对edge可能比较高的交易者,完全世俗化(过度适应)是不正确的方式,必须掺入低频率的自由探索。这是为了对尚未出现但可能出现最有利于交易者的市场状况(环境)做好准备。

所以我的看法是,在更高层的交易上,必须能够找到衡量自己交易行为是否未向特定的市场环境妥协的办法。否则就会沉浸在过度适应中,发展出似是而非的解释,在市场转折后丧失了反应速度。因为就算一个非常理智的主观交易者,也会不自觉的主动适应环境,不能观察自己行为的偏差是不容易发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