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证券公司自主研发的几点思考


(haoyushui) #1

面向个人的券商的经纪业务与互联网业务并无本质区别
我们可以将券商的经纪业务分为面向中小投资人的服务和面向机构投资人的服务,对于券商来说,经纪业务收入是业务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大部分券商的经纪业务收入超过50%,做的比较均衡的券商比如海通证券,也占有接近40%的比例,由经纪业务而衍生来的财富管理、投资顾问、理财销售收入更是未来很大的增长部分,面向中小投资人的服务来说,这种模式和互联网的模式很类似,本质都是通过软件(pc及移动客户端)服务个人投资者,通过增值服务或直接收费获取收入,只是互联网企业基础服务免费,而我们的基础服务也是收费的。反观互联网企业,大到腾讯、百度、阿里、网易、搜狐、小到创业公司无一例外地都是自主开发面向客户的系统。腾讯、百度、阿里均有几万名开发人员。在证券领域内的东方财富网,也拥有600多开发人员,所有系统均自主开发,在收购同信证券后,组建了200多人的开发团队进行集中交易系统的自主研发。再看国外的互联网企业,facebook、google等无一例外也是如此。为何这些互联网都如此一致的选择自主研发?这是因为唯有自己研发的系统,才能随时响应客户的需求,才能在用户数快速增长的时候,迅速调整架构,适应变化。因为面向用户的软件是一个随着用户需求变化、市场变化而进化的过程,这个进化的过程是一定要把握在自己手里。

比拼研发实力的的机构经纪业务
再看面向机构的经纪业务,这里很重要的一块是面向私募投资人的pb及交易服务,尤其是量化投资的私募。现有的大部分券商给私募客户提供的PB系统,交易通道基本全是采购自第三方,包括恒生、讯投的PB系统、金证顶点的快速订单系统、深交所的OES极速系统等,这必然导致对客户的服务同质化,并且不能根据客户的需求调整、定制。还有一个致命的问题在于,因为不是自主研发的系统,在服务客户的时候,对系统深层次的机理不够熟悉,导致服务也需要联系厂商,这也必然导致服务效率的低下,并且导致客户的不信任感。而要真正服务好私募客户,必须要有全线自主研发系统的决心,从PB到后台的交易系统,要有做脏活累活的决心,为私募投资人打造有竞争优势的交易通道、打造个性化的交易和行情系统、搭建私募云服务、提供有差异化的增值服务,这些都离不开长时间的自主研发,离不开一支具有证券背景的研发团队。

外包的困局
在传统的企业以及券商内,都有一种想法是内部的IT人员做项目过程管理,具体的开发任务交给外包来做。这在需求固定、对用户体验要求不强的内部系统是可以采取这在开发模式。而对面向客户的系统,采取这种模式有百害而无一益。软件产品不是交钥匙工程,是一个不断迭代、不断重构、不断进化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我方团队不能真正参与代码编写是无法掌握和接手代码的,也就导致重度依赖于外包商。
同时我们要深刻认识到,从软件工程的角度来说,软件行业还远没到达工业自动化的程度,软件开发依然是一个极具技术挑战的工作,软件产品的质量依然极大依赖于代码编写的质量,而代码的质量又依赖于工程师自身的技术水平、团队的磨合程度、对项目的认同程度。而外包团队的开发人员质量是远远落后于互联网企业,对项目的认同也远低于自有开发人员对项目的认同,这导致外包团队产生的代码质量低、扩展性差,也不能形成统一的风格。
打造一支有凝聚力、配合默契的研发团队,对产品的进化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通过企业文化的塑造,让团队认同为之努力的产品,并投入心血与其中,这是产品质量和品质的最大保障。

研发实力及基础组件是公司重要的**、**值钱的资产
在自主研发的过程中,可以形成大量的可重用的基础组件,也形成针对具体行业的模块和解决方案,比如行情的解析与分发、证券行业的大并发组件、大数据算法组件、以及各种中间件、微服务组件等。这些组件也是公司重要的资产和财富,也是科技类型公司最值钱的资产,所以自主研发过程中创造的源代码是有着非常重要的价值,也需要在研发过程中鼓励技术创新,鼓励技术探索及积累,并最终形成技术壁垒,这在科技行业也是比比皆是的案例,腾讯、百度、阿里均有针对自身行业特性的积累,均有深不可越的技术护城河。华为在这方面也是典型的案例,华为基本法中写明每年收入的10%投入研发,也正是华为多年的坚持研发投入,才成就华为现在的地位。

灵活的薪酬及晋升制度筑巢引凤
曾经有篇文章问:互联网的泡沫什么时候会破灭?我记得在10年前就有观点认为计算机行业开发人员很快要供过于求。然后从现在的发展来看,软件开发人员的增长速度远远跟不上需求的增长。在各行各业互联网+的大潮下,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物联网、虚拟现实、人工智能等等的蓬勃发展下,软件工程师的需求越来越旺盛。然而,软件行业又是一个需要长久学习的行业,一个成熟的软件工程师至少需要在工作中学习2-3年,优秀的软件工程师更是极度欠缺。因此我们需要充分认识到我们是在和互联网等科技行业抢工程师,而不是和券商抢工程师,所以我们需要有和互联网比有竞争力的薪酬和灵活的晋升机制,需要有类似互联网一样宽松的环境和正向激励政策,筑巢引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