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中国最大的证券公司,没有一个分析师!

行业发展
标签: #<Tag:0x00007fc062d00820>

(小马哥) #1

全世界最大的出租车公司Uber,没有一辆车。

全世界最大的酒店公司Airbnb,没有一间房。

那么,将来全世界最大的证券公司,会不会没有一个分析师?

一定会的!

其实不仅是证卷公司,所有的服务型公司都将被转型,怎么讲呢?

凡是依靠员工的技能服务于客户,并以此获取佣金的公司都可以称为服务公司。比如广告公司、咨询公司、设计公司、律师事务所、会计事务所、代运营公司、出租车公司等等都属于服务性公司,其中也包括证卷公司。

这种服务性公司之所以必定消失,并不是因为今后不需要做服务了,而是需要做证卷服务的公司太多了,而且这种服务正在细化,细化到每一个服务个体,你提供的服务所创造的价值,都能一一得到反馈。

Alt text

而传统证卷公司提供的的流程化服务,已经越来越不适应“后互联网时代”。

首先,中国A股市场的交易主体是散户,绝大多数散户没有获得任何投研服务。这些人已经从50,60后的大叔大妈,变成了80,90后的年轻人,因此他们的工作方式、社交和独立性都将对整个行业产生巨大影响。

其次,证卷公司的分析师正在被互联网解脱出来,如果能力足够好,他们不再需要依托某一个公司,只需要依托平台直接去找自己的客户,把自己的能力发挥到极致,自然就会有人同他们协作,然后完成客户的任务。

研究员个人的IP化是互联网时代证券服务的最大特征,过去平台的重要性远远超过个人分析师的声望。那些大券商的研究员和小券商的研究员受到的关注度是截然不同的。

然而在今后,你是谁,远远比你在哪个平台更重要。越来越多的明星分析师有自己的IP、微博、公众号等。大家对于他们的名字,比在哪儿就职更记得住。同时基金公司原本比较“粗放”的佣金排名制度也越来越精细化。越来越多的基金公司将“佣金派点”落到了个人头上。这对于卖方研究员更加容易考核。

也是基于这种越来越市场化的考核制度,我们看到卖方分析师的收入出现巨大的分化。那些超级有影响力的分析师年薪(工资+奖金)可以达到千万以上,而如果做不出太多成绩的普通分析师,年薪可能只有十几万。

在这种模式下,卖方研究所越来越像足球俱乐部。市场火热中最受益的是球星的身价。最终许多平台可能赚的不多,大头被明星分析师赚走。而对于分析师来说,由于平台力量弱化,个人IP强化,他们也更愿意去一些提成制度高的中小平台(但不能太小,如果没有交易席位就很难获得佣金)。在中小平台中,其变现也相对更好。过去传统大券商的平台溢价在减弱,当然并没有消失。

未来会出现一批收入过千万的明星分析师,但也会有大量分析师因为产能过剩而下岗。

再来看看直播是如何影响这个行业的,以前一个优秀的卖方分析师就是一周要给60-70个核心的买方对口分析师/基金经理打电话。但随着买方数量的快速增加,现在分析师已经没有精力去覆盖所有的对口买方了,那么互联网必然是一种新的途径,甚至未来可能出现大量通过视频直播的分析师,一场直播就把观点讲清楚。

水木然认为个性化、定制化不仅是整个社会的大势所趋,也是分析师服务的未来。随着佣金费率的节节走低,分析师也越来越需要提供“增值服务”。

我们已经看到互联网对于大量传统行业都出现了变革。从零售,服务,银行,旅行,房地产和汽车买卖等。但目前还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互联网券商/互联网研究所,来颠覆传统的大研究所。我个人觉得这会在3年内发生。未来三年会出现一个不拥有任何分析师的券商,或者一个真正的互联网券商:全部通过在线打通研究,路演,报告,交流和交易。而传统研究所的模式,非常可能在未来5-10年被完全颠覆。

Alt text

共享经济的模式核心在于UGC。许多分析师的观点本身来自于UGC,一部分是上市公司的观点,另一部分是其他行业专家或者买方观点。那么未来是否有一个券商平台,通过整合资源的方式产生UGC内容。这将是共享经济模式下的券商。

而同时,其它类型的服务公司,比如广告公司、咨询公司、设计公司、会计事务所、律师事务所、出租车公司等服务性企业消失的同时,独立策划人、战略顾问、设计师、会计师、税务师、律师、文案、司机、分析师也纷纷获得了解放,这就是水木然反复强调的“公司+雇员”的商业模式正在向“平台+个人”模式转变,服务性公司将消失,服务性的个人将大量出现,他们将成为独立经济个体。

而这一点最能反映中国社会的进步!


来源:点拾